風起人間||第25章:期待再會

2022/11/12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
這個夜晚谷內恢復了以往的寧靜,前夜的激戰及混亂像是被拋在腦後,族人也努力的從悲傷中走出,向未來前去。
霧幻峽如鏡的湖面偶不時被風吹起了陣陣漣漪,風帶回濃濃的霧氣,霧罩來到伸手不見五指,也再次遮住了美如仙境的湖光山色,東方結界也只剩風蕭聲。
天未亮,已有人聲。
夜族的靈隊正在整理集結,並分批緩慢移動離開南方入山口,在霧幻峽渡口整頓上船,船上燭火因走動而搖曳起來,每人臉上都帶著深深的哀戚,這是繼東夜叛亂後最慘重的一次。
一夜未眠的端木傑整理好了隨身包袱來到了正廳,注視著了那把失去靈魂和光亮的麒麟古劍。
他伸手的從劍首輕撫到劍尖。
他不知道當時父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能讓麒麟劍靈也心死的封閉了起來,如是隨著自己父親死去。
「我知道祢只是睡著了,等我,我一定會成為讓祢甦醒並認可的端木氏族長。」
一陣蹦蹦跳跳的腳步聲從遠而近,端木傑聽到聲響轉身看向廳口,端木澈身著跟他一樣的黑衣,揹著包袱跟小布包、腰繫著一把小木劍、手拿著一把木弓,向他行禮。
「兄長。」
身旁還有一個親人陪著,已是他最大的安慰。
他走向端木澈輕摸著他那歪斜綁著的髮束。「雖然有點歪,但梳得不錯。」
聽到端木傑的稱讚,端木澈有些得意。「阿澈可以自己照顧自己!」
「你就帶這些?不多帶點小玩意嗎?」
端木澈堅定的搖搖頭。 「爹爹說,端木家的孩子到了四歲就要開始學習騎射,所以阿澈只要帶弓跟劍去就可以了!阿澈要跟著兄長好好修練,成為了不起的人!」
「好。」端木傑略點了頭。「我們走吧,不要讓師父等太久。」
跟著端木傑身後的端木澈腳步愉快的半走半跳著,像是要出外遠遊似的開心。
「兄長,到了聖雪山,能再見到爹跟娘嗎?」
這話又像把利刃插在端木傑的心口上,他停住腳步,臉色又一陣悲淒,端木氏全族都已屍骨無存,還能輪迴嗎?
「兄長?」
思緒被喚回,端木傑低頭看著那稚嫩的小臉,微笑著牽起端木澈的小手。
「總會再相見的。」
兩人離開蘭亭院,端木傑回身伸手貼向原本就已存在的結界。
一陣波光從他的手掌向外快速擴展開來,時間就像被暫停住,一切就留在當下,所有快樂與悲傷被暫鎖在此刻。
端木傑眼神不捨的看著這從小長大的院落,那曾經有著嘻笑的家,待他有能力再次回歸時,一定會重見以往。
來到了谷口,就見到尚雷正在與上官莫言談著話,尚雷還是依舊十分頹喪、眼中無光漫不經心的微點著頭,而身邊跟著兩個與端木澈一樣大的雙生子。
兩人來到長輩面前恭敬的行禮。
隨即身後傳來了幼嫩的叫喊聲。
「 傑哥哥!」
孫皓天與巧風邊喊邊從遠方奔跑而來。
端木傑有些殷切的抬頭看向上官莫言。
而他也明白,因這一別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相見,於是微點了頭並牽著端木澈的手同意他前去。
「我們在渡船口等你,不要擔擱太久。」
端木傑開心的點頭也朝孫皓天及巧風處跑去,一相遇巧風就難過的緊抱著他。
「傑哥哥,為什麼突然要走!」
「我已經拜四師叔為師,所以必須跟著師父回去春暖。」
「這一走什麼時候回來?」
巧風知道以目前她和孫皓天的身份,沒有長老帶著是無法離開五嶺谷,更別說想去春暖探望,這一別十萬八千里。
她的問題也是他自己想問的,對於未來端木傑不敢多想。
孫皓天將巧風扶開端木傑的懷裡,安慰著。「我想最多五年阿傑就會回來了,或許更快。」
已淚流满面的巧風不太相信的看著端木傑。「是嗎?」
端木傑艱難的拉開了一下嘴角苦笑著,雖然昨天他與孫皓天說得開心,但是否真如那樣,他也沒有十分大的把握。
「當然!」孫皓天樂觀的說著。「難道妳不信妳的傑哥哥嗎?他一定會回來參加長老試練的。」
說完孫皓天立即給了他一個眼神,示意他回答。
端木傑也認同的點頭,伸手擦掉巧風小臉上的淚水。
「我一定會回來的。小風,練功的事也要適可而止,千萬別太勉強自己。」
他了解巧風的個性,看似柔弱但內心卻十分倔強,尤其是被齊踏雪那樣傷害,她一定會為了爭那口氣不要命的修練。
他看向一旁的孫皓天交待著。「你一定要好好照顧好小風。」
「會的。」
孫皓天看著他想起以往的一切,心中那不捨由然而生,原本是打算開開心心的送別,但只要一想到他的好兄弟要離開,心情還是多少受到影響。
族裏他兩年齡相仿,從懂事開始他兩人就一起玩耍、修練、比試,連被罰都是在一起,雖無血緣關係卻手足情深。
他深吸了口氣,緊緊抱住端木傑,他的不捨也不亞於巧風。
相擁了一會,他才強忍著淚水說著。
「保重。我們一定要好好的,期望下次再相聚。」
端木傑也咬著牙忍著傷心的點頭,巧風大哭出聲的與兩人抱在一起。
「雖然我跟小風沒辦法出谷,但等我們學會靈鳥之術一定會傳訊給你,你也一定要回覆給我們。」
「一定是我先學會。」
孫皓天不服氣的反駁。「少自信,一定是我先,不然來比比。」
聽兩人又鬥嘴,巧風破涕而笑,鬆開擁抱將臉上的淚水擦乾,並從懷中拿出一串紫色風鈴,放在端木傑的手中。
「這是我最喜歡的風鈴墜,送給傑哥哥。」
端木傑看了風鈴一會,緊緊握在手中、點頭。
「好。我一定會好好珍惜。」
東方漸漸的升起一絲陽光,像是提醒著他們是該道別了,三人依依不捨的又互擁了一會後,端木傑轉身向谷口奔去,只留看著他離去的孫皓天和巧風。
霧幻峽的河面一艘艘小船依序的順著河道離去。
上官莫言和端木傑、端木澈站在船頭看著河岸,天亮呈現了魚肚白的顏色,微光透過霧氣照入奇石林陣。
原本是綠意盎然的奇石林陣,如今已被燒成一片慘不忍賭的焦黑,那一整片原是濃密植被及高聳巨木的叢林,也成為一片焦土呈現死寂。
端木傑見到這樣的情景悲從衷來,原以為已然接受族人不在的事實,如今傷痛又波濤洶湧的襲捲而來。
那片奇石林陣有著他與父親許多美好的回憶,學陣法、練術法,在林中、石中奔跑著、跳躍著,但現今卻景物不在、面目全非。
小舟緩緩的經過奇石林陣所在處,那所有的過往從此刻起將永遠封存在記憶深處,端木傑心中激動的緊握雙拳,雙膝一跪向著奇石林陣行著大禮。
他想念他的爹娘、想念他族人、想念以往的種種。
但他要離去了,不能再留在谷內、不能再時時刻刻來到奇石林陣弔念,他只能用行動告知已逝的親人及族人,他會堅強的活下去。
端木澈見自己兄長向奇石林陣行大禮,雖然他不知到用意為何,但也誠心的跪下跟著端木傑行禮。
端木傑第一拜淚眼滿眶、第二拜淚水奪眶而出、第三拜痛錐心入骨,趴於船板痛哭失聲,久久不能釋懷,端木澈也感染到那股傷心放聲大哭了起來。
一陣悲涼的笛聲從遠方傳來,那是首送靈曲,曲調淒涼、哀慟、黯然銷魂,上官莫言回頭望向剛離去的渡口,看到那一點綠知道那是聲源處。
衛木峰閉著眼、淚水已佔滿雙頰,痛徹心扉的吹奏著送別親人、愛人的最後一曲。
小舟經過之處,霧漸漸的將景像填滿,遮住那被稱為世外桃源的五嶺谷。
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願世間都善待追夢之人~!
輪迴令是一部十分長的小說,由少年的百年孤寂掀開序幕,曾經是百年玄門之首的宗門一夜間滅了燈,江湖波濤不斷,陰謀不歇,一連串的謎團等待著百年玄門後起之秀一一解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