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一件溫暖的小事

照片攝於台電大樓站「主婦聯盟合作社」外
台北一早就落大雨。這種陰雨的天氣,讓我突然想起一件往事。
記得是七、八年前了,當時女兒才三、四歲。那個下午,我們在信誼親子館玩得好開心。回家前,想到附近一家店買古早味蛋糕回家吃。於是我們穿過寧波西路上一間間店舖,終於如願買到蛋糕。
打算回程時,不料突然下起傾盆大雨,還刮起十分詭異的強風。我一手牽著女兒,一手拿著輕巧的雨傘和剛買好的蛋糕,到羅斯福路上打算招計程車回家。
下班時段的計程車很難招。我站在人行道上,伸長脖子左右張望。風雨愈來愈強,瘦弱的雨傘感覺就要解體。
一部計程車來了,我招了招手,正準備收起雨傘上車時,旁邊一名乘客一個箭步就上車了。我們只好再等下一台。
風雨愈來愈大,還打起了閃電。孩子很害怕,小小的手把我的袖子抓的好緊,我們兩個都想趕快回家。
這次我準備好了,動作得要快一點,先讓孩子上車再收傘。我吩咐女兒待會兒要跟緊,媽媽會撐傘,請她趕快鑽進車裡,頭別淋到雨。
吹了一陣子冷風,終於看見一台計程車迎面而來。我用力的揮了揮手,甚至跳起來揮,車子停了下來。我立刻往前幾步,準備開車門。
正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一位大約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突然朝車子這邊衝了過來,比我早一步搶著開車門。我氣到快要爆炸,心想:怎麼有人這麼誇張啊!(內心OS其實是:台灣何時像鄰近大國一樣?連搭計程車都要用搶的了。)
沒想到,那位中年男子打開車門後,把傘撐在車門旁,對我們露出友善的笑容,說:「慢慢來,不要急,安全最重要。」
原來,他這麼著急的趕過來,是為了要幫我們母女倆開車門。真是讓人太意外!太驚喜!太溫暖了!
我連聲向他道謝。忙亂中上了車,抱著孩子,向司機報了下車的位置。不知道是不是站在冷風中太久了,還是因為受人幫助,內心感到有些小小的激動,坐在車子裡的我突然感覺身體整個好暖和,可是同時含著眼淚,為自己剛才的小人之心感到羞愧。
這件事情一直留在我心中,即使過了這麼多年,雖然我已經不太記得那位好心男士的臉孔,但是我始終忘不了那個天黑黑、陰冷冷的傍晚,那把為我們擋雨的雨傘、那句親切的提醒,以及那抹友善的微笑。也提醒著自己,千萬要小心別讓自己有限的眼光,特別是在不知道前因後果的情況下,輕易對他人做出判斷。
選舉的激情會過去,選錯人四年過了可以再選一次。買床可以買一千萬的床墊,可是人變了,躺著再名貴的床還是會寂寞。然而為人付出舉手之勞的善意,卻會讓人記在心底一輩子。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村上龍在小說《老人恐怖分子》中寫道: 「人們說是出版不景氣,但實際上並非如此,而是被淘汰。」希望透過寫作,讓自己保持持續挖掘新事物的狀態。聯絡信箱 [email protected]
俄國音樂家拉赫曼尼諾夫說:「音樂足夠填滿一生,但一生對音樂不夠用。」音樂的世界極其寬廣,要聽的音樂實在太多了,而且永遠不可能聽完,只能把握每一分、每一秒,全心投入、優遊其中。這裡收錄了隨筆記下的心情,佐我最愛的音樂。
留言13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