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廳的創作者|偷句子的人

2022/11/24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這篇文章應該是咖啡廳創作者系列的第八篇,此刻我腦海並沒有故事,請忽略現在坐在這裡創作的人,當「我」寫出這些句子時也是同時重疊了「咖啡廳的創作者」那位失業失婚的中年男人和正在打字的這個人。
那位沒有名字的創作者有點像是偷句子的人,他經常會組合聽到或在書中看到的句子,還可以說他的故事到最後竟然成為一種預言……記得在第一篇,由編輯的敘事角度寫到他像是一位大病初癒的人,緊抓著自己僅剩的精力寫作而達到一種瘋狂的境界,後來我又仔細讀了一下起初的創作,我發現它竟然與愛倫坡的某短篇小說有雷同之處,但我想還是不要把那篇小說的篇名公開,以免讀者拿來對照。只能說那短篇中提到一位生病剛得到醫治的人,坐在咖啡廳的玻璃窗後凝視著別人。
說這故事像是預言是由於我從第一篇還是健康的狀況寫到目前剛動了手術又完成了二十次的放療,不過是短短幾個月的時間竟然實現了故事中的狀態。又忘了是在第幾篇時寫到創作者的故事被抄襲,他很惱火卻提不出證據,唯一能證明的人就是那位奇怪的金髮小孩,又使他顯得更加瘋狂,但或許對於真的創作這篇故事的人而言讓主角的精神狀況不佳會是比較好處理的方式吧?
此時,我正坐在一間咖啡廳創作,對面的那桌是一位老婦人和一位中年律師,他們差不多和我同時走入咖啡廳,在我起身上洗手間返回座位時看見老婦人正帶領這位律師進行禱告,言辭過於熱切(或許應該說是虔誠)引起我的注意,也在她的禱告詞中聽出中年人是律師的身分,但我始終沒聽出老婦人是什麼背景,只知道她的小兒子在台積電上班而大兒子移民到美國,她特別強調是取得專業人士的移民資格。
而我坐在這邊好像偷聽他們說話但事實也不是如此,即使我不想聽,她還是說得大聲到我不得不聽……那種談話內容就是很典型的在這城市中隨時上演的,我也無需推敲老婦人的身分背景——就知道她是位有財力又想表現出虔誠的基督徒——若是推敲,大概也沒什麼可看性,可是為什麼她極度想讓大家知道這些背景?
說起來我也很無聊,自從開始到咖啡廳創作後就很喜歡隱身在螢幕後偷聽別人講話,然後他們會變成這些故事裡的主角,只是我的故事也不知道有沒有寫完的一天,若是還記得頭幾篇內容的讀者會知道這是與一位神秘的「金髮小孩」之間的約定,說是讓我持續的創作就能改變生活狀況,想必會有人覺得這故事很扯,怎麼可能會有一位精神狀況正常的成年人會聽信一個「來路不明」的小孩的說詞?但就是因為很奇耙才不得不信啊!
這是一種奇妙的邀約跟承諾,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終止,我也不敢貿然的中斷,只好每天在同一時間段走進咖啡廳創作,在此情況下不是很痛苦地硬寫出內容,就是只好裝成失去理智的樣子,即使是以觀察者的角色搜集故事也不是很容易扮演的,就如同波特萊爾說過只有極少數的人才有觀察者的能力,或者也能說是真實的狀態,因為寫到此時,咖啡廳的創作者的角色和我在某些部分是重疊的。
(此篇完成14:0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曾任職於媒體,現偶爾寫作。 依舊照著自己的意思活。連絡信箱:[email protected]
你一定聽過即興創作,但或許沒聽過即興寫作。 我有時刻意將通訊設備留在家中帶本子到外面寫作,出國時我帶著台幣500元的當地幣值且不帶信用卡——因為這樣只能老實的在咖啡廳寫作,無法跑去吃大餐或逛街——坐在各地的咖啡館或是某個廣場開始寫下我的感受,有時則是事後寫下,被我稱為「印象派」的寫作。那也是屬於即興創作的概念。
留言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