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記:9. 宮崎駿詐騙(The scandal of Hayao Miyazaki‘s kagemusha)

2022/11/24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夢中,其他三人與我,一起在馬來西亞的一家背包客棧住宿。
我記得,那間背包客棧的外觀是清水混凝土,大約2-3層樓的平房建築,大門是木頭的,外觀像似台南的1898或是泰國清邁的設計旅店“Earth”。
同行旅人Check in,我顧行李。在門口我看見拿著地圖四處張望的老年背包客,他有著一頭白髮和白鬍子,以及濃黑的眉毛。我時常在日本人身上看到這樣的身體特徵。他沒戴眼鏡,但我認出他是宮崎駿。我看到他時,壓抑了一下見獵心喜和忐忑不安的心情,同時帶有一點壓力,因為我知道據說他是一個嚴格的人。
我到他身旁詢問他,我可以幫助他嗎。剛好,他正在找的旅館,就是我住的,乾淨而有設計感的一晚約兩千元的背包客棧。
接下來幾天我們都住在這家旅館內。跟旅伴比起來,我是最常遇到他的一個。說實在話,我並不是他的粉絲。但是這讓我壓力小很多,我並沒有討好他的需求,也沒有試圖從他身上獲得什麼。從旁觀察他的我看到的,就是一個衣著髮型一絲不苟,愛好規矩與清潔的日本歐吉桑,這也符合我對日本人的一般印象。
大概第三或第四天的下午吧,我坐在門口前的清水模台階上(為何強調清水模,是因為這家旅館很不符合馬來西亞當地的建築風格,比起熱帶華洋文化混合的建築習性而言,應該搭的是,像是騎樓前遮陽,手繪有廣告商品的竹簾,或是略為像似伊斯蘭圖案似鑿空幾何圖像空的拉式鐵門),宮崎駿坐在台階上,我們無違和也不尷尬地坐在一起。比起索取簽名,我更想做的是,思量,如何挑選最不市儈的問法來解答我的疑惑:「他究竟如何辦到的,或者像我這樣平凡的人如何辦到?」
但我注意到,未戴眼鏡的他,看起來有點不像宮崎駿。幾乎在閃過這個念頭之前的瞬間,我就聽見他口中發出的聲音,而在念頭閃過的瞬間我才解譯他話中的意思。
他告訴我:「很不好意思,我不是宮崎駿,我是宮崎駿的雙胞胎弟弟。」
蛤?
工作室所有人都知道。
宮崎駿的弟弟,並不只是工作室的影武者,還是工作室的外交大臣。比起喜怒無常的暴君宮崎駿本人,以及總也有擔任和事佬的鈴木出面也無法解決的大事需要處理的時候,像是跟金主募款或是宮崎因為太想待在第一線工作室所不願抽離的工作時,對外,由看不出本人的弟弟出面是最好的。媒體通常發現宮崎駿並沒有展現出在傳說中在工作室的一面,都覺得鬆了一口氣。他並不僅僅是個堅持的藝術家,還具有帶領工作室走向全球的格局。所有的成功者,都需要具備這種難以調和卻完全分割的兩面性,以適應全球化世界的需求。但總算,在宮崎駿退休之際,他仍然日復一日前往工作室,他所做的事沒有任何改變。宮崎駿的退休,事實上是「我的」退休。
我安靜地聽完他講述了他的故事,陷入了沈思。看著眼前溫暖和善的(高階上流)老人。想著世界上,只有日本會流傳這種「影武者」傳說。想到不可能擁有影武者的我,這樣的成功是不可複製的。我知道從別人身上得到的任何成功建議都是不可複製的,連模仿都做不到。但是我心中卻感受到一種撫慰。由老人溫暖而深厚理解的目光,不夠獨斷、不夠冷血卻冷漠怯懦的我,並不是因為我固有的問題而無法得到那些的,我的撫慰來自於此,我深深地信賴這位老人。
老人即將離開。他被診斷出重症,即將離開馬來西亞尋求治療。而我(一般來說,我不會跟路上遇到的旅人共留聯絡資訊)難得地主動提議,從櫃檯拿了一張紙讓他留下我們的聯絡資訊(因為以他的地位,我認為請求他留下聯絡方式是不禮貌的),我的同伴寫完後,換我寫下我的兩個LINE帳號,但是我不確定到底哪一個是正確的,或者兩個都不是?長久不使用的我,幾乎忘記我的帳號。
我突然有了一個非理性的,不知為何的提議,讓他留下我的身分證,以及兩張信用卡,為什麼啊?
老人帶了信用卡和那張紙,微笑,優雅地,逆光如聖像地步出旅館門外。
這時我福至心靈突然警醒,步出門外看見正打開行李箱整理行李的他。
我跟他說「不好意思,還是請你把信用卡和證件還給我吧?」
他說:「你給我的東西,在我台階上正打開的行李箱中,你自己去找吧。」
我突然在腦海中流過我生命中遇過的詐騙。我說:「我對你充滿了尊敬,請求你,不要破壞這一份信任」,這時我的旅伴們出來,我跟旅伴包圍著這位老人,我看著老人的後腦勺,彷彿看見了黑色的髮根緩慢地爬上髮絲根部逐漸蓋過白色的跡象。
我一邊用手機在Google輸入關鍵字「宮崎駿 詐騙」,一遍讓我的旅伴圍住他,別讓他跑了。
跟宮崎駿的弟弟比起來,我只是個凡人。但是我有動物性的直覺與執行某些行動的冷血。也許,他只是個可憐的老人,還是宮崎駿的弟弟。在我查出宮崎駿是否有弟弟,以及東南亞是否有關於宮崎駿詐騙的新聞,在交叉比對之前,只得請他留在這裡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寫作類型為科幻、奇幻、旅遊。另著有旅行文學《行旅,在深邃亞細亞》。
有人說,夢是日間所見的異象。然而,我的夢都不是我白天所見之事。大概因為造夢的素材非日常所見,故無法隨手可得,於是夢中所見既深且難以忘記如奇幻小說般,直到清晨醒來時,身體依舊疲累不堪。折騰一段時間之後,我決定早晨起身前、依半夢半醒時的意識將其載入手機裡。為前夜心靈的建築工事打好地基,造夢為文,是以為記。
留言3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