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Dog 闇犬(2)

Spent my money, took my car. Started tellin' her friends she gonna be a star.
I don't know, but I been told. A big-legged woman ain't got no soul
從這個暑假的第一天,許實篤就在這樣窺伺,分不清楚自己看的是哪一邊比較多。Dia那個堅挺的乳房和矯健的雙腿,讓他回憶起來,他大學時最好的性經驗,就是網球隊的女生L。
又是東南亞來的僑生,總穿迷你裙,對誰都友善。她對文培思會喜歡的,那種古怪陰鬱的事物,一點興趣也沒有,人生只有留學計畫和運動計畫。
感謝她對運動的愛好,她的身體真好,簡單健康的親吻與前戲就夠她饜足,正直的不像是自己這種該上火刑架的罪人該持有的。
如果他跟L,她肯定會生好幾個,是吧。
漸漸,就會變成,那種在臉書上被所有人按讚的家庭,是吧。
而且,這是他給文培思的那種「有價值的人生教訓」,是吧。
然而,他現在的感受如同深陷漩渦無法求救。
他知道,一切會很好,文培思沒有壞到他人想像的那地步。
也許他會變成不夠成熟的老公,卻不可能一直使壞,而不付出代價。
文培思這麼慵懶,男人要壞,是一門苦力工,有了家庭的女人,大抵沒那麼好唬攏,她們就是賽倫蓋提母獅,犧牲是得有回報的。
基於許媽媽與Vanessa的經驗,他清楚這一點。
可是他不爭氣的吐了。
他找的藉口,是喝太多酒,杜松子與咖啡酒,還混了點威士忌,空腹感,使他吐的全是膽汁,沾染上走廊的磨石地板。
好噁心。
Hypocrite!你這麼溫柔,那就別幹了,尤其是走後門。
腦海中響徹文培思那個缺乏低聲部的,飄飄然的責罵,怎麼聽都是口音未褪。那個輕薄感,非常討嫌,對於一般的青春期男生而言。不過,他不是一般。
然後,聽到拖鞋的聲音,死定了,是誰?
一看是Keigo,明顯穿著睡衣,盯著他,以及他造成的一地狼藉:「喂,你怎麼了,酒醉? 」
「是。。。Keigo歹勢,幫我拿廚房紙巾來。。。」
「好,等一下找Scott出來? 我們得趕快聯絡上Cindy。」
「Cindy? 」
「他沒跟你講? 唉,Cindy是我妹,Scott跟我講她應該在新加坡。」
「哈? 害啊害啊。。。」
「我先去拿紙巾,你去叫Scott出來。」
許實篤溜到盥洗室漱口,然後,走回去臥房門外。
他謹慎地假裝自己沒有偷看,敲了敲門,他倆應該完事夠久了。
應該是文培思的腳步聲,漸漸靠近,門又打開了二十度角。
露出了三分之一的臉龐,倦懶地靠在門板上。
「Benjamin---你幹嘛? 」
「Keigo找你。你為什麼沒跟我講Keigo的真實身分? 」
「啊? 我來不及講啊。」
「有時間打砲,沒時間講? 」
Keigo上樓了,火速地把紙巾鋪好,然後,把污物塞進塑膠袋裡。
港仔,你睡飽沒? 」Keigo雙手環抱著胸前說。
「我猜沒有,管他的咧,該做的還是得做。」許實篤皺了幾下眉。
接著,文培思被硬生生拉出門。
---死猴囝仔,他的背心有夠透,還是因為乳頭太凸?而且拳擊褲上的那個小扣子沒有扣。
許實篤趕快轉個角度,把文培思擋住,悄悄的,伸手試圖把那個調皮的扣子扣好。
「屌。。。Benjamin公共場所幹嘛摸啊? 」
---幹,出這麼大聲,擋住他根本沒意義了啊。
「噓。」正想恐嚇他,怕Keigo看不懂是甚麼狀況,許實篤不知道該看哪個方向會比較像話一點。
「我們去一樓吧,電腦我準備了,Scott你先發,我們再救援。」
他們全體一起下樓,把燈開到最亮,然後Keigo想了想,又把燈關暗。
「可是,我要跟Cindy說甚麼? 」
「你問我們? 麥擱鬧啊,我跟她又不熟。」
「她也不跟我熟。」Keigo說。
「你就當成迎新嘛。」
「Benjamin,那是你的專長。」
「那是你的專長!」
Keigo忽然一臉警戒。
「先問她吃晚飯了沒,大概住多大的地方。要是生活沒問題,我也安心。」
「Keigo,我們還是不要動你的電腦好了。」許實篤說。
文培思呆了幾秒,幹,他一定不知道這話的涵義---許實篤是在意,Keigo會不會是故意,利用這個通話過程,要調出文培思的私人資料,雖然說聽起來,本意是找妹妹,很正當---發展下去,難說。
「恩? 好吧,那你們拿自己的電腦下去。」
---看來沒別的意思。

文培思開始登入,不過,是許實篤的筆記型電腦。
假裝只有他一個人,他問候了Cindy。
---唉呀,Scott,怎麼來了?
-想妳吧。
---我可不想你咧,哈哈。暑假了沒出去玩?
-是在玩啊。在朋友家。妳晚上吃飯了?
---都幾點了,今天呀,跟朋友去義大利餐廳。
-Cindy妳現在還住老地方嗎? 那個小套房?
---恩,這裡是星加坡欸,住不了大的。不過最近可能會升級囉。
-怎麼升級?
---朋友給我新工作呀?
-對欸,妳在做甚麼行業?
---算是PR,跟客戶出去談談事情。
-老闆是甚麼業界的啊?
---呵呵,保密。不過你想認識明星的話,至少我可以幫你弄到press的通行證或首映會前排。
-不是娜塔莉波曼,就不用了。鍾楚紅也可以,但是她又不肯出來。
許實篤盯著文培思,心想: 他沒說謊,他的確喜歡娜塔莉波曼,鍾楚紅,可是Cindy應該是說謊。
因為,PR通常不會吹牛這個,除非工作不想要了。
他總覺得,他跟王欣洋的那個結論,是八九不離十,Cindy的營生方式,就是曖昧的高級性工作者,可是,總不能對Keigo講這種話。
Keigo到底有沒有看出來?
---妳怎麼找到這種工作的?
---Timo的朋友介紹啊。你知道嗎? 這點還得謝謝你,我完全不會想到可以接近Timo那種人呢! 就是因為當時跟你在一起,我覺得Timo那邊的人很酷啊。
---別說,那妳還搞消失。
---唉唷,誰叫你不挽回我。我最近在這邊認識的朋友,也有跟你交往過的,聽說你也不挽回她。啊對,她還說,她就是因為你而認識Timo。
---對啦對啦,然後妳們就變人家後宮。
---才沒有,他是派對策畫吧?
---Cindy,妳有跟家人聯絡嗎?
---你咧? 你不是討厭老爹?
---我有打電話給他!
---我自己的決定,他們又不會懂。他們只會把我困在神壇。
啊? 好像講到關鍵字了。
神壇?
---恩。一直說神明要我在那邊做問事。
Keigo在背景嘆氣。
文培思緊張起來,思考了約莫三十秒才說話。
---Cindy,妳看在我的份上,做點善事,可以嗎? 妳哥現在,正在我們家。才剛開了個趴體。
---。。。哈? Scott你說我哥在你家?
---我們一群人在朋友家。要是妳繼續失蹤,妳哥會把我宰了。
---真的假的? 那個死老猴在你家?
https://imageresizer.static9.net.au/d0yXQsdmerwjaIqYRRoH4WcUsXM=/640x207:2527x2094/792x0/https%3A%2F%2Fprod.static9.net.au%2Ffs%2Ff1fff950-b5f3-4f44-8e90-394db29dbb77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顛茄長在於此。 心態像個愛德華時代的單身漢,性傾向與經濟來源很可疑的那種。 間歇性地成為作者,然後自我嘲笑: 所有不工作的畢業生,都自以為是作家。 數年風雨,在為人送死與養生之間掙扎,作者的身分一再被拋棄,而歲月是不為我等待的。 所以留下隻字片語,為我的存在。
「長子」魔咒之下,被迫早熟的老台北許實篤,與嬌生慣養,身分可疑,褲頭很鬆 nowhere man的獨生港仔移民文培思,詭異地成為十年的青梅竹馬,以為彼此理解,即使核心價值觀極為牴觸。直到這個夏天的暴雨驚雷與意外襲來。 在無憂無慮的青春歲月行將崩毀之前,所有未解的疑惑,走向何處。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