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髮艾德〈Bad habits〉超好聽,歌詞似乎訴說著一些點滴

看到英文別跑走,華納中詞版可以細細體會那樣的韻味

是否有過一些煩惱?每次某種情境一來,那樣的壞習慣就會跑出來,把你拉走?

Every time you come around, you know I can't say no
Every time the sun goes down, I let you take control
I can feel the paradise before my world implodes
And tonight had something wonderful

是否會尋找一些刺激的,獲得快感?卻在事後覺得空虛、寂寞、覺得冷

Every pure intention ends when the good times start
Fallin' over everything to reach the first time's spark
It started under neon lights, and then it all got dark
I only know how to go too far

那樣的狀態,明知道不應該如此,也誓言要戒除、斷滅,卻又是如此反反覆覆?

My bad habits lead to late nights endin' alone
Conversations with a stranger I barely know
Swearin' this will be the last, but it probably won't
I got nothin' left to lose, or use, or do

越夜越美麗?越夜越刺激?似乎被桎梏住的難以言喻,卻又有所希冀。內心自相衝突、矛盾

My bad habits lead to wide eyes stare into space
And I know I'll lose control of the things that I say
Yeah, I was lookin' for a way out, now I can't escape
Nothin' happens after two, it's true
It's true, my bad habits lead to you

展翅高飛的身體,野原新之助的心靈?

我們的身體逐漸長大,但所思所想卻不是跟著身體一樣,而是如同音樂,有起有落,有大調亦有小調。有時候遇到娜美姐姐很開心,有時候可能碰上拿著兔子當洩氣娃娃的妮妮。
我們不斷成長、衰敗,中心信仰與思維,即使有著如同琺瑯質的堅固保護,如果沒有「時時勤拂拭」,在這個社會大染缸生存,還是會因為酸性環境與細菌的種種作用,開始脫鈣、蛀牙。
嗯?自發性的悶痛啊,看起來是神經正在壞死,需要找牙醫幫你一把嗎?

壞習慣如同蛀牙,雖然越挖越深,但可以將根深蒂固的習氣,不斷挖出來

牙醫師就像是牙齒一輩子的守護者,想方設法在最低限度的破壞之下,進行選擇性齲齒移除,就是為了要保護那不能被侵犯、最單純、最 pure 的牙髓神經。但人們忽略刷牙、牙線的勤拂拭,隨著時間,縱容並且加深習氣,蛀牙終究會侵犯到牙髓神經,需要進行根管治療。
根管治療後的牙齒,其脆弱度真的是難以形容的弱。就好像大苦難發生之後,即便求診治療所謂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在牙齒根管打個釘柱,外面套個牙套,這顆牙齒的預期後來發展,以長時間來說,依舊都是下坡。
不過也不要太負面,因為還有植牙啊。呃,不是,是根管治療的品質,與牙套的密合度,在這苦短的人生之下,到底能不能再用個20年?享受美好的生活品質?即便時間如此有限。
守護者如牙醫師,維護者如病患,這兩個因子,至關重要,且相輔相成。

初試啼聲的牙醫師,需要經過磨練與調整,但也要切記:磨磚豈能成鏡?

要將根管擴大、沖洗、封填起來,需要學識與技術,如果沒有經歷過這段,必然無法完成治療。
新登場的牙醫師,很幸運的取得了這樣的入場券,踏入硨牙界的大門!只是技術不純熟,必須要依循經驗老道的Master,因為他 / 她走過,所以非常清楚各種眉角,也知道並非一朝一夕就能熟稔的!除了要有願意的心,還要付諸大量練習口外牙的實踐,而最重要的,是從頭到尾的知行合一、貫徹始終。
在實踐、實證的過程中,該調整的如硨牙形成的空間,可以讓治療的器械筆直進入,所以要將道路上的障礙、倒凹修掉,對於彎曲牙根要預先折彎器械等等。不少人經過這樣的調整,謙卑歡喜接受,治療技術突破上去;卻也是有人面對該調整的,依舊不調整,不管是冷漠的不理會或是執著自己的想法,最後造成穿孔與斷針,真的是得不償失。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為什麼不內省自己

凡殺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強大。—尼采
每個階段有每個階段的呈現與狀態,雖然過去確實有很多做不好的,是應當懺悔的,卻不是自責。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站起來吧!從處處卡關的卡滋卡滋餅乾,到有勇無謀的動茲動茲阿伯,再到謙和柔軟的細雨綿綿,我相信只要願意,必然會見證自己突破的過程!千萬不要不聽醫囑,在尚未完成治療時,就擅自開咬,甚至拿堅果去吃,那真的得為自己負責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高雄陽明人,屏東空軍醫院出生,硨牙界的初生之犢,怕老虎。為賦新詞強說愁?走過、路過,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硨牙是種藝術,入流與非入流,只是個名。生,雙關台語的酸,人生這杯很酸,不論容量,除了知道要順逆一如,更需要實踐與調整。階段性過五關的合格,是未來能斬六將的歷境練心。就因為不完美,好,還可以更好!
一個旋律外行人,聽到就想咚滋咚滋的,就好像徜徉在星光大道中。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