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母親 / 2022-2

2022/11/25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她恨她的母親。無法言喻的憤恨。她恨她恨到她曾經不只一次想過,可不可以把這條命還給她。反正一個像戲偶一樣的人生,全憑她操弄,她也不想要了。
她曾經直直地看進她母親的眼睛,用野獸般的聲音低吼,妳已經把我的人生毀了,妳還想怎麼樣?妳相不相信,妳再不收手,你這一輩子都不用再見到我。她認真的這麼想。要撒手,太容易。比做她的母親的女兒容易好多。
她不知道她的憤恨要向誰討回來?
一個像惡夢一樣的人生,起源於一個失職的母親,悲哀的是,她的母親到現在都還不知道她有多失職。
她的母親以為,忍受著一個尖酸刻薄的婆婆,隱忍著住在一個大家庭裡,只求安好就好。她的母親以為,婆婆對自己再壞,也還是個可以相信的人。她的母親以為,同住的小叔只不過是一個大學生,念的是最高學府,全家都在宛如慈禧太后的婆婆的法眼下,一切會是井然有序。她的母親以為,爲了彌補生產時缺氧而體弱多病的老二,把老大交給婆婆、小姑和小叔帶,是最好的選擇。
她的母親以為,她一切都好。
她的母親從來不知道,孩子遭遇了什麼。只在看到血跡時才感到驚慌的質問,已經太遲了,遲了一年。一個失職的母親。
她好恨,其他的恨是後來疊加的,她活該被操弄,她活該屈服在她的母親無邊無際的情緒勒索。但是最大的恨,是在她的母親的失職。一個保護不了孩子的母親,有什麼資格被稱之為母親?一個蠢得為愛隱忍的母親,諷刺的是終其一生都在拿自己的女兒去為惡魔獻祭。一個被蝕得只剩骨頭的女兒,可惜不幸地活了下來,長出了肉,多年以後,剛好肉長滿長好,再獻一次祭。滿足了她的母親自己對幸福家庭的幻夢,而她,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還有那樣的仁慈,還能忍住不把血淋淋的事實告訴她的母親。她的母親和藹可親犧性奉獻背後變態的操控,把自己恐懼和欲望強扣在別人身上的偏執,摧毀了多少人的人生?連她的母親的母親,也被綁在醫院的床上,動彈不得,插翅難逃。
她痛恨她的母親,她痛恨她是她的母親養大的,流著她的母親的血液。那代表著她得與操控抗衡,小心翼翼地抑制血液裡她的母親的繼承。她害怕自己對她所愛的人也複製一樣的錯誤,她害怕她的母親的髒手再次伸進他們的人生,就像當年她的母親不斷的對她洗腦:他不愛妳,妳省省吧⋯⋯她寧可把自己綑綁囚禁溺死在思念的洋裡,也不想傷害她所愛的人。如果,那可以為這份感情換來一條活路,那麼她寧可用天下最完美的謊言去遮掩一切,一個連自己都無法辨真偽的完美。反正她的人生本來就是一場噁心的謊言。
她連他照的照片都只貼在衣櫃裡,她當初就是蠢在讓她的母親看了那些照片。現在,沒有人可以看到,沒有人可以知道,沒有人可以拆穿這個秘密。特別是她的母親,連看到都是一種骯髒的褻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T
    T
    有冒險的靈魂和小孩般的天真。 喜歡好好生活,喜歡有朋友的熱鬧與一個人的安靜。 性格雌雄同體、黑夜與白晝之間有很大反差。 擇善固執、敢愛敢恨。把一天當三天、一生當三生努力的活。 從天堂掉入屎坑,再慢慢從屎坑爬出來,在黑暗與光間穿梭,從中獲得許多珍貴的寶物。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