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學|臺北市立美術館|在夾縫中行走 2022.12.02

2022/12/03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在夾縫中行走Walking The Crack

行走的「行」除了步行,更有行事、行動的意義。人們藉著行走 /行事,行動交織出城市與歷史文化的複雜紋理。「夾縫」指涉的不只是步行的空間與距離,也暗示壓迫性;是使人處於難以前行卻不得不行繼而生出可能的生存之道的縫隙。

空間概念Concetto Spaziale|盧奇歐•封塔那

1961年|油彩、畫布
在1949-1950年間封塔那在書布上開了一刀,顛覆既有繪畫觀念,也奠定封塔那在藝術史的定位。他被認為是極限主義開創者之一。這一刀是個繪畫「行動」,打開了畫布前後,所刻畫的線條也製造出裡外距離,提行走空間的暗示。
我看到這作品的的第一直覺就是這樣的作品我也能夠創作,就是拿刀在紙上割兩刀,就形成作品的立體感,沒必要像其他藝術家一樣這麼辛苦,一定要走寫實風,但要仔細看看這個作品的年代,才知道這件作品在當時是多麼不容易,也因為藝術家的這個舉動,讓藝術界開啟了不同創作方法。

兩頂帽子Cappello per due|莫娜·哈同

2013 |稻草、木材、鋼材
看到兩頂帽子一張長椅,就會想到在公園的長椅上坐著兩個人,仔細看會發現兩頂帽子是接在一起,所以合理判斷他們可能是情侶或夫妻關係,坐在長椅上可能在約會、聊天,也有可能是在談判,當代藝術很有趣,它沒有標準答案,所以要怎麼解讀都可以。

兩個嬰兒Two Baby|陳昭宏

1972 |油彩、畫布
1972 至 73年間身處紐約的陳昭宏發展出《咖啡館》與《人行道》系列。這是陳昭宏
對於大城市眾生相的觀察,也是作為外來移民的他在繪畫中展現對於自己、人們與城市人「之間」關係的思索,並呈現現代人「之間」的距離。
這個展區總共展出五幅陳昭宏的作品,其中我最喜歡的就是「兩個嬰兒」這幅,這幅畫給人的感覺很有趣。
在畫面上會看到兩個嬰兒,上方的嬰兒看著下方的嬰兒,下方的嬰兒凝視著遠方,畫布有兩個顏色,感覺他們身處在夾縫當中,一個看著對方,另一個不做理睬,可能吵架了吧,這幅畫就看起來很真實,但又不真實。

咖啡廳A Coffee Shop A|陳昭宏

1972 |油彩、畫布
這幅畫是陳昭宏的《咖啡館系列》之一,在畫面中可以看見兩個人坐在紅色沙發上,女生掀開熱水瓶蓋子,男生看著她,這時就可以腦補一下,說不定這個男生到咖啡廳是來看旁邊的這位女生,正在找機會搭話,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面,之後他們會有交集嗎?

剩餘與蔥翠Remainder and Green|鄧堯鴻

1993-2022|雕塑裝置
一開始我們有聽導覽,導覽人員分享,這位藝術家在8歲時失聰,那時他就感到很絕望,每天漫無目的的生活,喜歡路上觀察,把撿到的東西帶回家,帶回家改造,變成一件件常見而美麗的藝術品,小到毛髮大到屋頂,各式各樣的東西都能夠變成一件美麗的藝術,回家的路上不妨去撿些東西來改造吧。

走鉛筆的人Pencil Walker |石晉華

1996-2015 |木板、鉛筆、膠帶、夾鏈袋、錄影帶、錄音磁帶、削鉛筆機、延長線、數位輸出、單頻道錄像(彩色、有聲)
記述
架設一西高244公分、寬976公分的白沿,面對此牆安置一組錄影機,行者分別用膠帶將削鉛筆機和錄音機固定在他的左上臂和右上臂,錄音機接出的麥克風封貼在嘴上。
開動錄影機、錄音機,行者用臂上的削鉛筆機削尖鉛筆,持續往返行走並在牆上畫出鉛筆線,與此同時,行者以誦念華嚴懺悔偈:「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嗔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
每次為時至少2小時15分。為了累積線條的密度,行者每次走畫的線條會集中在某一高度,分別是胸部到肩膀、胸部到腰,肩膀到頭頂、腰到膝蓋、頭部以上、膝蓋以下,共六個區塊走筆,走完六次即能塗滿牆面一次,經過20年走滿60次,在同一牆面堆壘10層的鉛筆線條,完成行為。
地點
  • 加州大學爾灣分校
  • 台北華山藝術特區
  • 北京東京畫廊
  • 台中國立台灣美術館
  • 高雄市立美術館
他邊走邊唸佛經,就像有些人到了假日會到教堂禮拜一樣,這位藝術家挺厲害的,花了20年的時間做這件事,不厭其煩每天畫2小時15分,如果是我應該不會去做這件事,每天做同件事會感到枯燥乏味,看似用鉛筆塗滿一面牆很簡單,沒想到他為了讓線條整齊下了這麼多功夫。

遷移Migration|彭弘智

1997 |玩具青蛙、鐵、水、花瓣
這件作品擺在展場中的十字路口,這是一件很大的展品,在我們看起來會有很多條道路,感覺青蛙會游過這些道路,但實際上我卻發現,青蛙一直往死路撞,理性的角度我們知道如果一條路不通,就應該要換條路,但在我們遇到問題時,往往會忘死路衝,我覺得這件藝術品要帶給人的是當我們身處在夾縫中,要如何脫離夾縫,全看自己願不願意換條路行走。

五十五首歌Fifty-Five Waka Poems|何德來

1964 |油彩、畫布
何德來將自我生命歷程凝練而成短歌,再用特殊的結構繪寫在畫布上,成為一幅動人的線性敘事畫。文字畫的底部肌理與畫面上的文字形成若隱若現的疊影效果。
那時他在日本,因為是台獨份子,所以不能回台灣,在日本他把自己對台灣的思念用五十五首短歌呈現在畫布上,從他的出生到長大都寫在畫布上了。
這幅畫完整顛覆我對水墨畫的印象,唯一可以看到的圖就是那輪明月,其他全是文字,利用深淺製造出天空與山的效果。

死谷Death Valley|何德來

1971 |墨、紙
右邊這幅畫是用兩隻筆一深一淺寫出來的作品,藝術家在創作這件作品時他的太太過世,裡面的文字是描述他的悲傷以及對太太的思念,我推測他用兩隻筆在比喻他與太太,一個活在世上,另一個已經不在世上。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可能-非學校,前身由介亭、文伶、姝霈三位老師共同成立於2014年,並於2018年轉型為可能-非學校,以「性格調育、專案課程、親師生合夥協力」為教育目標。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