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th、Hope、Cicero。

「任何人都會犯錯,但只有愚者堅持自己的錯誤。」

Pater Patriae(國家之父):西塞羅(Marcus Tullius Cicero,B.C 106 - B.C. 43),1月3日知名壽星。
史上第一位獲羅馬元老院授予「Pater Patriae」(或譯:祖國之父,Pater Patriae)崇高封號的羅馬共和國明哲……西塞羅,被視為「自由主義」的擁護者,亦是奠基今日西方分權(分治)憲政基礎的先驅者。
https://fee.org/articles/why-the-founders-favorite-philosopher-was-cicero/
他誕生於古羅馬阿爾皮諾(Arpino,今義大利中部)的權貴騎士之家,從小即天資聰穎,是長輩跟旁人眼中備受矚目的「模範生」跟「神童」。
雖然立志進入政壇服務,但由於當時的羅馬治理核心被幾個主要家族或山頭所各自把持,西塞羅鮮有機會出頭,故只能在律師與軍人兩個次要職業選項裡二擇一……後來他選擇成為執業律師,並以能言善辯、打抱不平為名,也順利在而立之年時,如願獲得民眾支持,擠身民選財政官行列。進一步在菁英當權派(貴族派)支持下,歷經14年的公僕磨練與洗禮,擠身共和國最高領導階層「執政官」(consul)。
By Cesare Maccari - [1], Public Domain,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80023891
但隨著共和國階級對立加劇,以及強人政治抬頭,堅持和諧共存,婉拒加入寡頭領導聯盟的西塞羅,逐漸在詭譎的多變政壇裡失去盟友,更因此被政界人士集體霸凌,後遭勒令離開羅馬城四百英里之外,私人財產與房舍均被沒收!

「我們應當一同在文學中度過我們的生命。文字曾是我們的消遣;如今,它(文字)則是我們的避風港。」

有鑑於仕途不順,本身還淪為多方鬥爭下所操弄的棋子,心灰意冷之餘,西塞羅又看到共和國悄悄變為獨裁政體,於是在失勢時毅然放下一切,投身文學領域,透過他對於古希臘眾多學術的深入研究,以及對古典拉丁語的鑽研,也讓世人得以從中窺得諸先賢們的智慧果實,亦長遠地主導了歐洲哲學與政治思維的走向,儼然是當時集哲學家、思想家、文學家和演說家等多重身分於一身的……精神領袖?錯,是「邊緣人」。

「如果你擁有一座花園跟一間圖書館,那你已經擁有所需要的一切。」

西元前57年8月4日,西塞羅在一次謀求權力平衡的布局下,獲得元老院絕大多數議員的支持與同意,從東歐啟程,風塵僕僕地回到羅馬;
縱使他對於政治活動早已失去興趣,也不願繼續蹚渾水,可是……
就在西元前44年,當凱薩(Gaius Iulius Caesar)遇刺,羅馬共和國局勢陷入動盪未平之際,可望成為最高繼承人選之一的馬克.安東尼(Marcus Antonius),此時決定和其他有利角逐者共組政治聯盟(後三頭聯盟),並在執政者尚未出爐的空窗期內,盡可能地剷除掉殘存雜音與威脅者……
作為元老院發言人,也就是國會聯絡窗口的西塞羅,由於地位崇高、形象良好,長年贏得羅馬人民的支持,更是當時安東尼主要的政敵跟反對者,故遺憾的,哲人成為了野心家血腥奪權的犧牲品。
By Francisco Maura y Montaner - [3], Public Domain,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58355157
西元前43年12月初,西塞羅在福爾米亞(Formia,今義大利中南部)遇害身亡,享壽62歲。
可怖的是,他的首級還被奉命砍下,製成精美的酒杯(首爵),以珍藏品之姿,供安東尼擺上餐桌欣賞。
西塞羅身後,留下不少與朋友之間往來的書信紀錄,內容亦精闢描述了其對於社會、國家的各種看法與立論,但理所當然,很快就被當權者刻意埋沒在羅馬帝國的史冊當中,歷經千年塵封,直到中世紀時,好不容易才被歷史學者佩脫拉克(Francesco Petrarca)重新發掘出來,藉由進一步的反思和探討後,慢慢變成了義大利「文藝復興」早期學界所推動的主要邏輯與概說,因此有不少學者認為,
文藝復興一詞,其實就是另一種型態的西塞羅主義復興。
到了西元十七世紀以降的「啟蒙時代」(Enlightenment),藉由洛克(John Locke)與亞當斯(John Adams,美國第二任總統)等哲學家或政治家的引用與闡述,西塞羅的觀點更是遍及了整個歐陸學界,也算是給予其真正的平反與推崇。

尾聲:

『Aegroto dum anima est,spe esse dicitur。』

(There is said to be hope for a sick man, as long as there is life.)

生命、希望,反覆循環的相伴而生,從古至今,不停鼓舞著身陷暗夜的人們,只要一絲氣息尚存,就有機會看見燦爛的光明,西塞羅如是說。
道別那複雜情愫,令人失望,不捨或帶些詫異的2022,步入未知又可能夾雜惶恐的2023,不才以羅馬聖哲的話祝福大家,
活著就有希望,活著才有可能,毫無疑問。

彩蛋?哈哈,我有準備。
格友們新年快樂,2023,請大家繼續支持與指教。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璀璨的万華鏡下,365+1,點點繁星在夜空裡閃爍著,似嘻笑或沉思,編織成璀璨奪目的銀河千景。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終歸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潺潺細水,取一瓢的點滴拾遺,悄然偶遇的時空現場,我們都是舞台上的主角,看哪!芸芸眾生,每一天來到世間的人物群像,名為啟明之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