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的「花草樹木的氣味記憶」應該是零分吧?

2023/01/16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坐落市中心的西式大宅,是南都昔日的公會堂,也是榮光一時的家族府邸,裡頭有著荷塘垂柳、假山樓閣,好不氣派。再往北幾步路,祀典武廟旁的古梅,百年風華,佇立街角,猶如忠實的見證者般,默默望著朝代的更迭。在童年的記憶裡,每逢假日午後,長輩總是小心翼翼牽者我的手,經過摩肩接踵的北上月台,約莫一個小時的車程,「回」到了所謂先祖輩的「老家」。
……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吟詞未歇,暮日仍帶點餘光。端詳酒樓四方,江湖之中,令各家好手聞風喪膽的武狀元殊死戰,終於來到了最後的時刻。
不知道聽誰說過,「比武不比命,比命不比武」,是啊,數十載的無情廝殺,多少俠客、英雄乘著大轎、亦或騎著駿馬意氣風發而來,然斷橋邊的黃土卻已越積越高,無主的牌位之多,可能連「愁」字都不記得了。此刻,若還沒有感受到一絲肅殺氣息者,也許只剩下一種人吧?那就是死人!連呼口氣都隱約聞得到血光滿溢之所,風雨飄、亡靈嘆,彷若張口吞噬蒼生般的驛站兼酒樓,店小二正掛著笑臉,殷切招呼著即將步上黃泉道的貴客們……
一張老朽的方桌,兩張生死契,幾盞搖晃的油燈。人,就這樣規規矩矩地坐著,均勻的呼吸,凝固的空氣,冷冽留白、無聲無息,靜待下一刻的殺機。
……
行走在古都的狹小巷弄裡,迷路,甚至是迷惘,應該是可以被原諒的,哪怕是街角倏忽出現的貓咪讓人失了神。時間被磚瓦掩沒、方向被時間混淆,懵懂如我,以前只記得路口斗大的「材板」二字……左邊的木字邊加官,總覺得是吉祥字,取加官晉祿之意?長輩聽聞之後,對我露出了慈祥的微笑。
空氣中,有淡淡的香氣。
……
「殺!」
一個猛然!起心動念,劍隨意發,闇影刀光就這樣直挺殺向前方,人稱江湖快刀的滄浪悟劍生,卯足全力的進攻,劃開了屏息已久的沉默。這是《滄浪劍法》中的「破疾歸天」,堪為人劍合一,刀影隨行的巔峰。須臾之間,利刃如暴雨疾風似的直搗對手天門而來…
「哈哈哈!」
如徐風吹過一般,可能是看破紅塵的瀟灑豁達,也或許是早已破解了劍術蘊含其中的奧秘,一道雪白身影極其矛盾地在本欲見紅的刀影上拂出了燦爛笑顏。
一揮手、一彈指,淘淘滄浪居然靜如止水!悟劍生一個不留神,連人帶劍,踉蹌地跌落在方桌上!生死契不只被壓在身下,龍飛鳳舞的畫押,筆墨更已被暈開,手上的劍還差點兒就砍中油燈。
昏暗的嗜血空間猶見燭火異常搖曳,讓旁人是不禁捏了一把冷汗。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
不待「如故」二字作結,再度凝聚內力的悟劍生,一個飛身出刀,隨即又展開攻勢。只見刀鋒上那閃爍著暗青色的浮浮幽光,觀戰者無不更感受到了……
這是索命亡魂的低聲嘶吼?還是過往落敗俠客的輕聲嘆息?
宛如陰曹地府擲出的無常索命符,「陰山冥海」,將往世所累怨氣全一貫注於刀面上!一刀出,千刀射,萬眾滅!幽森劍氣如百萬箭矢齊發,破格使用禁招的悟劍生,看似已經賭上一切籌碼。
「香如故、香如故,看此淒風愁雲,閒雲野鶴無世愁,依舊香如故。」
……
梅花吧?是梅花吧。
古都無梅不稱古,雅苑少梅難喚雅。
指引著我們離開巷弄的,是從武廟旁散發出來的梅花香氣啊!想想,能夠穿越時空,不受執拗歷史擺弄者,絕非輝煌樓閣,也不是英雄豪傑,而是悠然又超凡,飄渺於塵世,然俗夫卻摸不著的花香。
……
正當眾人莫不被「陰山冥海」的黑暗氣勢所震懾之際,不知從何而來的高雅香氣,
啊!是梅花的幽香!
淡淡地包圍住了整個斷橋、整個驛站、整個酒樓,整個…裡裡外外。疑惑不解的眼神,從門口倚著樑柱的小童、長桌旁微醺的白髮老翁,準備酒菜的店小二,直到手裡持劍的悟劍生。梅花香自苦寒來,那種悠然、那種超凡、那種飄渺……
「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
電光石火之間,鬼魅幽影無所遁形,慢慢伴隨著香氣四散而緩緩逝去,可怖陰山不再、冥海為之枯竭,「只有香如故」。
……
年二九的午後,日影低斜,古都也彌漫著過年團圓的節慶氛圍,紅色的春聯喜圖也悄悄從勇猛的寅虎換成活蹦亂跳,帶來幸運與祝福的兔子。
隻身站在武廟,默然無語,不禁憶起了長輩那粗糙但溫暖,任勞任怨的手。
「只有香如故」。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璀璨的万華鏡下,365+1,點點繁星在夜空裡閃爍著,似嘻笑或沉思,編織成璀璨奪目的銀河千景。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終歸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潺潺細水,取一瓢的點滴拾遺,悄然偶遇的時空現場,我們都是舞台上的主角,看哪!芸芸眾生,每一天來到世間的人物群像,名為啟明之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