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巧克力產業鏈《盤中腐事—苦味可可》(上)

2023/01/2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談到巧克力,你會想到什麼?
溫馨佳節的首選,交換禮物的安全牌;甜苦參半的回憶,那年的情人節,送禮的是意料之外的他;濃密真摯的情意,奮鬥整天後有幸受贈的慰勞。
這些都是巧克力帶給我們的印象:美好的、夢幻的、可愛的、甜蜜的、幸福的。
不過,你可有想過,帶給你如此豐富感受的巧克力,背後究竟承載著怎樣神祕的生產鏈嗎?

巧克力,是如何旅行到你手中的?

這次想和大家分享的《盤中腐事-苦味可可》就是描述這樣的情境。
by Pablo Merchán Montes
https://unsplash.com/photos/SCbq6uKCyMY
巧克力的主要產地仍以西非的迦納、象牙海岸等國為主,其複雜而緊密的產業鏈為當地貢獻了大量的工作機會與 GDP,成為了當地的經濟命脈。
若要綜觀全局,我們可以將巧克力產業鏈理解為一個漏斗:
上寬,是眾多的初級生產者農民。下寬,是眾多的我們一般的消費者。中窄,則是獲利龐大的可可貿易商。由上而下,便分別是農民、中盤商、合作社、可可貿易商、零售商、消費者等角色。

農民(初級生產者)

可以從產業對環境、對農民帶來的各自影響而論。

產業對環境的影響

(一)焚林改植

農民會到森林保護區焚林並將其改種為可可樹。
為什麼呢?因為保護區的土壤通常較為肥沃。就像傳統農業的游耕(刀耕火種)一般,便於栽植。
因此,該國家的森林保護區多數皆已名存實亡,形塑「骷髏森林」的蕭索景觀。據紀錄片指出,至1990年為止,象牙海岸的森林保護區之森林面積減少了85%。

(二)取出並發酵

農民會選擇開山刀取出黏稠果漿,並放在香蕉葉上發酵。激發的酵素得以有效保護可可脂。
明明是早已機械化的現代,為什麼農民仍只能使用落後的開山刀呢?因為其獲利低,在養家糊口的權衡之下,自然沒有閒錢能升級設備。

(三)可可村日曬

若你選對時機進入部落,你會見證此番情境:嗅覺上,香氣四溢,引領你的目光留駐於滿街遍地日曬的可可豆。
然而,視覺上,基礎建設不足、房屋破敗頹危的村落,更宣告了人民生活水準的低落。
以上是農民生產可可豆的簡要過程。接著我們可以思考:農民身處產業鏈的最底層,究竟會遇到怎樣的困難呢?

產業對農民的影響

(一)童工問題

為了糊一口飯,由幫忙到走私,剝削從小開始。
當地農民也早已將此視為正常生活的一部分,司空見慣。

(二)農民缺乏議價能力

不論中盤商說什麼:收你幾斤、給多少錢、何時給錢,作為農民一方皆只能乖乖點頭。
為什麼呢?這就像日治時期台灣蔗農的處境一樣——黑心會社藉由「單一原料採收區」而完全壟斷交易優勢。
因此,錢晚交、少交等問題便層出不窮,還容易低於農產品交易價格(採用倫敦標準)。
中盤商感覺很邪惡,對吧?不過,為什麼他們得如此呢?

中盤商與合作社

雖然就整個產業鏈而言,中盤商的影響力不見得那麼高。但是他們在當地往往是較富有的一群人。
為了活下去,中盤商的動作必須要快:一來需快速獲利,二來也免受犯罪風波波及:搶劫、盜竊甚至槍殺。
接著,匯集這些產品,可可豆們便會被送到合作社做初級加工:
位於象牙海岸阿必尚港口的伊柯金(ecookim)便是一家合作社。他們負責收購中盤商的可可豆,並進行初級加工:分類彙整、過濾雜質與灰塵除雜質、包裝出口。
此時,巧克力就準備被送出港了。接下來,它會通往怎樣的旅程呢?
下篇再和各位分享。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Roy Hong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