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四十九.回顧.關於我與指導的不良互動

2023/01/24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攝影師:cottonbro studio
說來微妙,如今重新瀏覽電子信箱內與指導、助教往來的信件,仍有些說不出來的膽怯恐慌。我很喜歡的podcast「好味小姐開束縛我還你原形」內,好味小姐每次提到她與指導的相處,總是情緒激動、難掩創傷,而我也是。我幾度針對自己與指導的互動受挫與朋友討論、在手帳內不斷宣洩、分析,最終的理論是,我與指導並沒有建立足夠多的信任關係,在過程中又面對了互動不良的惡性循環,最終才發展至此。
之所以找這位指導,是因為我自認在大學時給他留下不錯的印象,然而,我並非大學一路直升碩班,而是就讀在職後再回頭去找相識的老師,他對我的印象,我對他的印象,都有些停留在過去。而我偏偏又是名貌似很有規劃、很有想法的學生,指導可能誤認我早早會產出論文,疏不知我總是雄心壯志、然後鑽牛角尖、拖延推遲,卻又受困於要有成果才能跟指導聯繫的焦慮中,導致我總是匆匆趕上(或趕不上)時程。師生關係一度在我繳交論文計畫時,因太晚讓指導過目、他自覺不受尊重而瀕臨危機。而後在互動上,又因我原先的計畫行不通,歷經了大幅修改,之後每章論文都以「季」為單位緩慢前進,偏偏又因在職學生無法常常請假、疫情之故導致無法常常見面,彼此之間的meeting次數屈指可數,最終彼此的關係,也只能說是責任義務的疏冷。
就我感覺,他對於指導我一事,說好聽點是信任我,故而放手讓我按照自己的節奏慢慢來;說難聽點,就是意興闌珊,任由我慢慢悟通。而我呢,雖然中後期聯繫不算頻繁,但初期我也曾幾次掏心掏肺、嘗試述說卡關困題,然而要不被打了太極(這是你自己要想通的課題,我沒辦法幫你決定),要不感受到指導跟我在溝通上的歧見。我隱約感受到,他很不欣賞我詮釋文本的角度,覺得那太過跳躍而欠缺嚴謹踏實的推論過程(這點我多少同意而修正),而我也常常覺得,他在沒有真正讀過我所研究的文本,只憑著我轉述情節而給予的建議,往往無法真正打到痛點,導致我要不要採納都頗尷尬。最後,在我滿懷壯志,以詳細表格列出口考委員給的建議後,他卻冷冷回覆我一句:「修訂完成後,按現行規定已無需指導教授簽名同意才能送出。」老實說,那種溫差也讓我滿灰心的。而在將論文定稿印出寄送時,相對於其他兩位口委的客氣熱情、大力稱讚,指導那種「可以寄給他,未來多少能給學弟妹當參考」的冷淡態度,則令我了然,大概就是這樣子吧。我跟他的師生之情,大概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經被蹉跎到消耗殆盡。
如今說來,倒也非埋怨,而是感受到獨自研究期間,心境上欠缺旁餘支點的焦躁恐慌。我之所以對指導的一舉一動都如此惦記在乎,多少也是因為自己沒有其他同伴的緣故。在職專班的同學在課後沒有聯繫,沒有互相砥礪支持的同伴,沒有其他可供參考的指教回應,在一人孤寂撰寫論文的過程中,無論信或不信,很大程度都必須仰賴指導的意見回饋。那種自己的一切成績都單看另一人評價,只有一個支點的狀態,本身就是很危險的,對方話稍微冷一點、重一點、不贊同一點,我就很容易心慌意亂,而我偏偏又對對方無法全然信任,一邊質疑著對方的意見可否採納,又一邊自信不足,要如何調整平衡,才是我那時患得患失的焦慮所在。
(當然,過程中也要靠著朋友給予意見回饋,可對方畢竟不是學術圈的,其評價是否是對我的信任溢美呢?還是無法全盤接受。所以指導的意見份量還是很大很重)
所以仔細想想,還是覺得,師生關係還是要建立在互信之上。上面洋洋灑灑抱怨很多,但我後來也覺得,在我自己猶疑試探,不願敞開心胸的狀況下,可能指導也無力施展吧。要給意見要給等待時間要包容要鼓勵還是嚴格點督促,他大概也不知道怎樣回應才比較好?如今回想起來,我一開始姿態擺太低、彷彿什麼都好好好很順從,但又不是真的乖巧,有許多一意孤行之處,也是這段師生互動不健全的根本。雖然這樣講很遲,但我理想的關係大概是:「這些我的意見,但你可以不用採納,畢竟這是你的論文。」但這份領悟也太晚太遲了。我們總是這樣,要從一份不健全的關係中,一步步弄懂自己為什麼不舒服,為什麼難受,方能釐清自己渴望的是什麼。而這也是,我從2018年八月初至2022年七月底這四年的師生互動中,最大的教訓。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曉步,也叫小部。已然三十,體感二八,有感於自己總是寫書、寫電影過多,特開一個新地方存放生活隨筆。但最後,還是忍不住聊書了。
生活總有些思索,有時只是呢喃碎語、發洩情緒;有時卻是洋洋灑灑、信筆為文。無論如何,都是種紀錄.也盼我的心緒思索,能提供給你一些想法。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