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劫-第五日(上)

2023/01/25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本來安蘿以為蘇克曼能夠撐到隔天晚上,但加上精靈軍團後,她只能先帶著軍隊,撤離蘇克曼。
如果說惡魔擁有極高的抗魔法能力,那麼精靈就是擁有極強的魔法攻擊能力。
在兩個種族的圍攻下,蘇克曼很快地就失守了。
安蘿馬上決定放棄剩下的平民,帶著剩下的部下退到希摩城。
然而,軍隊撤離城牆的舉動,讓精靈與惡魔更快的突破了城牆,安蘿只能帶著部下在廣場浴血奮戰。
就在安蘿被部下拉進傳送陣時,她只來得及看到那個永遠待人溫文爾雅的軍官,永遠用提問來提醒自己的忠心部下,回頭笑著看了她一眼,似乎對安蘿已經進傳送陣感到欣慰。
「拜倫──」安蘿發出悲痛的吶喊。
蘇克曼王城,拜倫,戰死。
擊殺者,將軍級惡魔,巴斯拉。
托雷斯和加利亞看著眼前只有一米七的惡魔,這名惡魔甚至比托雷斯矮小,只與加利亞身高相當,但帶給他們的壓力,卻比一旁兩米的惡魔更加強悍。
在托雷斯和加利亞身旁,只剩下五名部下,其中有一名已經斷臂,而除了這五名士兵以外,剩下的都已經變成屍體了。
矮小的惡魔開口了:「我是蘇摩爾,這位是拉馬迪。」
蘇摩爾彬彬有禮的自我介紹著,並介紹了一旁的統領級惡魔的名字。
拉馬迪看見蘇摩爾介紹到自己後,高興的發出桀桀笑聲。
加利亞伸手按在托雷斯身上,手上閃爍著白光,試圖替托雷斯多恢復一點體力。
就在剛才,面前這兩名惡魔,蘇摩爾只是一拳,就將托雷斯壓制住,逼得加利亞趕緊全力支援托雷斯,而拉馬迪則在幾秒間幾乎殺光了他們的部下。
蘇摩爾壓制住托雷斯後,便一直貓戲老鼠般地盯著托雷斯與加利亞,讓他們絲毫不敢分心。
「我在你們兩個身上,聞到了一股人類情緒的臭味。」蘇摩爾伸出長長的舌頭,舔了一下自己的嘴角。
身旁的拉馬迪聽到,又桀桀的怪笑起來。
「是愛情吶。」蘇摩爾輕輕將手爪搭在拉馬迪身上,然後對拉馬迪道:「拉馬迪,還記得你的愛人,那個女媚魔是怎麼死的嗎?」
聽到蘇摩爾提起自己曾經的愛人,拉馬迪瞬間變得憤怒,口中更是「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
「人類在捕捉了她之後,說媚魔族天生如何?然後對她做了什麼?讓她活活哀號了兩天才死?」蘇摩爾口氣輕慢地提醒拉馬迪,當初惡魔之地的人類軍隊,曾經是怎麼對待他的愛人。
「去吧,那個男人我會把他抓起來,那個女人就交給你了,好好的復仇吧!拉馬迪。」
狄恩王城,東門城牆上。
狄恩城現任城主──昆廷,看著城外的精靈族大軍,眉頭皺了起來。
「沒想到,前幾天我們都沒遭受到惡魔的攻擊,原來是他們將我們留給了精靈族。」昆廷瞇起眼睛對一旁的手下說道。
一旁的手下低聲建議道:「精靈族也許是因為某些利益才倒向惡魔,也許我們可以……」
昆廷搖了搖頭,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知道狄恩城以往最大的收入倚靠的是什麼嗎?」
「屬下不知。」
「是精靈女奴,這樣你還認為對方會和我們和談嗎?」昆廷看著他。
而萊茵王城,因為城主一夜間帶走了大部分的部隊與重要人才,通過傳送陣離開萊茵,前往凡提斯。
因此,第二天等待萊茵王城平民的,是惡魔入侵後的地獄。
到處都是獰笑著玩弄人類的惡魔,與屠戮平民的魔怪,整座城被血與火染成紅色。
人類的血,惡魔放的火。
充斥著人類的慘叫與惡魔的怪笑,還有魔怪咀嚼著骨頭、撕裂人類的聲音。
惡魔此時不在地獄,而在人間。
希摩城,城主府邸。
一大早,蓋因就命人將卡德請來,兩人相對而坐。
蓋因雖然在卡德到來前有匆忙地打理過,但依然看得出他的精神有些疲憊。
「你向神祈禱了?」蓋因單刀直入地問卡德。
但卡德早有心理準備,畢竟他可是當著千人面前「變身」,就算那些人當下認不出來,回到城後向其他人述說,自己「向神祈禱」這件事會曝光的機率依舊相當大。
只是蓋因這麼多天後才向自己詢問,究竟是什麼意思?卡德心中感到懷疑。
見卡德沒有回答,蓋因又道:「不必對我有所警戒……」
蓋因繼續說道:「狄恩家族應該還記得,當年大帝驅逐了諸神,統一帕利亞,建立七王城的事吧!」
卡德點了點頭,繼續沉默地看著蓋因。
「但看你現在對我如此警戒,想必狄恩家族早就忘記了一件事……當年大帝宣稱的六位手下,包含大帝,其實是七大秘教吧?」蓋因問道。
卡德驚愕的抬頭看向蓋因,疑惑地問道:「這是什麼意思?」
蓋因看卡德的反應,嘆了口氣道:「果然,狄恩家族也已經忘記了嗎?」
「當年大帝與他的六個手下,其實是七個向神祈禱的秘教,而大帝……用與惡魔交易得來的方法,將自身所屬秘教的神囚禁,然後將其當作自己的力量之源……」
「最後,大帝聯合了七個秘教的教徒,把他們一一送上教首之位後,再將他們秘教信仰的神囚禁,大帝一人……就掌握了七神之力。」
蓋因看向驚駭不已的卡德,苦笑說道:「所以當年所謂的六大家族,只是與大帝共同謀害諸神的幫兇而已。」
又道:「我們本來就是諸神最卑微的奴僕。」
卡德吞了一口唾沫,然後驚疑不定地道:「後來,大帝驅逐了剩下的諸神……建造了七王城……所以,狄恩的秘傳裡,才會有與神溝通和壓制的秘法……」
蓋因點了點頭:「希摩的秘傳,也有與另外一名神溝通和壓制的秘法。」
卡德壓下震驚的心情,看向蓋因:「你想做什麼?」
蓋因舉起手,示意卡德讓他說完:「而我們七大秘教所拜的神,本來就是那些較為負面的……在諸神時代被稱為『邪神』的神。」
又補充說道:「祂們也是最為適合拿來攻擊其祂神的武器,因為祂們最為……銳利。」
不待卡德回話,蓋因又道:「而你現在只向一名被囚禁的神祈禱,壓制不住而失控是遲早的事,但……如果能像大帝一樣,獲得超過一位神的力量……或者應該說,三位神的力量呢?」
卡德舉起杯子,試圖掩蓋自己對於蓋因這個瘋子想法的驚懼,但顫抖的手依舊出賣了他。
平復心情後,卡德問道:「就算狄恩加上希摩,也才只有兩位神,你的第三位是指……?」
「萊茵。」
將兩份溝通神與壓制秘法交給卡德後,蓋因走回臥室,在床上摸索一陣後,床後的牆壁向一旁滑開,出現了一個小祭台。
祭台上有著一尊詭異的漆黑神像,神像被鎖鏈纏繞在一根柱子上,身後有許多猙獰的蛇伸出牠們的蛇頭,似乎在威嚇著,而神像的臉分左、中、右,分別是歡愉、憎惡、憤怒的表情,看起來十分不祥。
蓋因在祭台前方一陣祈禱後,神像憎惡臉的雙眼突然流出血淚,傳來一道若有似無的呢喃聲。
蓋因十分恭敬地對神像道:「已經把祈禱與壓制的方法交給他了。」
剎時,整個神像的上半身都開始顫抖,歡愉與憤怒的臉龐也流下血淚,慢慢的血淚堆積在神像下方的溝槽,匯聚到了祭台下方的盤子上。
等待神像停止顫抖,不再流血淚,呢喃聲也停止後,蓋因再次跪拜:「拜謝尊神慈悲的賜予,忠僕蓋因‧希摩,粉身碎骨也會完成您指派的一切。」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惡魔之地淪陷,七大王城岌岌可危! 當人們不再向神祈禱,天空開始降下火雨,挾帶著紅色的惡魔墜入人間。 貪婪的因,種下罪惡的果。 竊位者與繼位者相互算計之際,精靈也唱起了人族的輓歌。 在那些被歲月所遺忘的真相中,人,神,惡魔,三者間究竟有何不同? 原來一切早就有跡可循⋯⋯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