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劫-第七日(上)

2023/01/25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卡德在帳棚外架起畫架,正專注地在畫布上塗塗抹抹。
那是一幅已經快完成的畫,上面畫著一名精靈少女,騎著一匹純白的獨角獸,而在她身後,一名與卡德眉角間有幾分相似的年輕男子環抱著她。
利刃在卡德身後安靜地看著,平時好動的牠,此刻卻連踏地、響鼻聲都沒有發出。
「你該回家了,利刃。」卡德手上忙著完成畫作,並沒有回過頭。
利刃像是沒聽到卡德的話,依舊靜靜的站著,只是牠的眼中卻流露出一絲不捨。
沒聽見利刃回答的卡德,回頭看了牠一眼,然後轉過頭繼續將注意力放在畫作上,看似隨意地說道:「芬妮離開後,你一直跟著我不是嗎?」
利刃依舊像是沒聽見卡德說話,認真地看著卡德的畫,並沒有對卡德的話做出任何回應。
「這次,我不需要你了。」
卡德停下手上的動作,轉過身認真的看著牠。
利刃歪過頭不看卡德,但牠的眼角卻滑落一滴淚。
卡德走上前,伸出手撫摸著牠的側臉,輕聲道:「我可以的。」
「嘶啦!」
利刃終於對卡德的話有反應,人立而起,發出不滿的叫聲。
卡德抱住牠的頭,將側臉埋進馬脖子:「你已經幫我很多了,利刃。」
「你曾是最神聖最潔白的獨角獸,但你為了分擔我身上的汙染......」
語尾已經帶上哭腔的卡德,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將利刃抱得更緊。
利刃也不再鬧脾氣,閉上眼睛將頭靜靜地靠向卡德,只見利刃身上的黑色,慢慢的變淡。
而牠緊閉的雙眼,也隨著顏色淡去,流下一滴又一滴的淚。
一匹白色的獨角獸離開了。
在牠漫長的生命當中,有過一個生死與共的夥伴,雖然這個夥伴可能壽命很短,但他會永遠留在牠的記憶中。
卡德目送著牠。
他知道以利刃的速度,即使是將軍級惡魔,也很難追上牠,何況牠還是能夠感知危險的神聖獨角獸。
將畫作完成的卡德,正要將畫架收起,遠處目送利刃離開的安迪,卻走過來制止了他的動作。
「回來再收吧。」
卡德轉頭看向安迪,最終沒有收起畫架,只是默默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然後他轉過身,走向站在一起的盧卡斯與鄧肯。
「走吧。」
三人一起來到了希摩城中央的噴水池,此時蓋因、魯迪、達倫都已經等候在此。
卡德走向前朝三人行了一禮。
蓋因眼神平靜地朝他還了一禮,而魯迪與達倫眼中則帶著敬意,姿勢也更為恭敬。
「只能單獨過去,我們沒有餘力送其他人過去。」蓋因嚴肅地告訴卡德。
「嗯。」
一旁的魯迪也開口補充:「在他要降臨的時候,我和達倫大法師會將你送過去。」
卡德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達倫只是朝卡德點頭致意,沒有再多說什麼。
而盧卡斯卻忍不住上前一步:「為什麼?要卡德去做這麼危險的事?」
「因為,只有他可以。」蓋因語氣平靜地回答盧卡斯。
卡德拍了拍盧卡斯的肩膀,然後朝他說道:「領主如果降臨......即使我能擊敗他,也不能阻止他對其他人下手。」
盧卡斯轉頭看向卡德:「我是你的盾。」
「但如果你們死了,那我做的事情就沒意義了。」卡德認真的看著盧卡斯的眼睛。
「你是我從小追逐的目標,我沒有......哪怕一天,真的成為過你的盾,你答應過有一天我們會並肩而立,你要記住這件事。」
盧卡斯對著卡德,說出了自己一直以來都想說出的話,然後決然地轉身離去。
鄧肯朝伯父揮了下手,但他也知道此刻不是自己說話的時候,於是轉身跟上盧卡斯。
待兩人離去後,卡德轉過頭看向蓋因:「你必須做到你的承諾。」
「我不需要對任何人承諾,我只做我該做的事。」蓋因平靜地回答卡德。
卡德深深地看了蓋因一眼,走到魯迪與達倫身旁。
魯迪走上前,不放心地再次提醒道:「我和達倫大法師並沒有能力直接將你送去惡魔之地,只能趁領主降臨的時候暫時反轉通道,所以你的速度要快。」
蓋因走過來拍了拍卡德的背:「過去直接出手,別被惡魔的話所迷惑。」
四人突然一齊抬頭看向天上,只見天上的紅色漩渦深處,突然變得殷紅如血。
「來了。」一旁的達倫說道。
紅色漩渦突然朝內一縮,然後再用更快的速度朝外擴大,看上去就像整個天空都震動了一下。
接著,天空就像被砸中的玻璃,出現了許多裂痕,裂痕越來越密......
「快!就是現在!」魯迪大聲喊道。
他與達倫一人一手搭在卡德的肩膀上,卡德的身上發出強烈紫色的炫光。
「咻!」
下一瞬間,卡德就像離弦之箭,被射向天空的漩渦中心處。
「活著回來......」
卡德似乎聽到安迪的聲音。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惡魔之地淪陷,七大王城岌岌可危! 當人們不再向神祈禱,天空開始降下火雨,挾帶著紅色的惡魔墜入人間。 貪婪的因,種下罪惡的果。 竊位者與繼位者相互算計之際,精靈也唱起了人族的輓歌。 在那些被歲月所遺忘的真相中,人,神,惡魔,三者間究竟有何不同? 原來一切早就有跡可循⋯⋯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