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劫-第七日(完)

2023/01/25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砰!」
盧卡斯舉起手上的盾牌,再次擋開面前惡魔的巨爪。
而身後的鄧肯趁惡魔被反作用力彈開時,跨出大步,一劍刺穿惡魔的心臟。
盧卡斯的手臂已經幾乎沒有知覺,他不停地重複著盾牌格擋與持盾撞擊的動作。
身後的鄧肯總是能抓準時機,將那些因為盧卡斯的格擋與撞擊而露出破綻的惡魔殺死。
兩人的配合十分嫻熟,不知不覺間拉開與希摩城軍大部隊的距離。
「父親,我們太過深入了。」鄧肯精準刺死正伺機包圍過來的魔怪,然後背靠著盧卡斯說道。
滿臉血汙與汗水的盧卡斯,茫然的環視四周的惡魔。
「鄧肯,我......」盧卡斯眼中充滿愧疚,看到領主級惡魔降臨後,失去理智的他,一心只想為卡德復仇,卻把鄧肯帶進了絕地。
「父親,我很幸運,是您的孩子。」鄧肯微微側過頭,對盧卡斯說道。
盧卡斯張了張嘴,卻發現喉嚨乾啞著,說不出話。
「父親,伯父一定沒死,我們也一定會活著下去。」
盧卡斯自責的情緒,讓背靠著他的鄧肯察覺。
兩頭魔怪一左一右地撲向盧卡斯,盧卡斯背部用力,腳朝地上一踏,持盾迎向左邊撲來的魔怪。
而鄧肯也迅速回身,手中長劍刺向右邊的魔怪。
「噗。」
鄧肯刺死魔怪後,突然感覺身後有一股腥風襲來,此時的他卻已經來不及避開。
而撞開另外一隻魔怪的盧卡斯,也無力回身救援,只能大喊道:「小心!」
「噗嚓。」
一柄大槍被拋擲而來,將撲向盧卡斯的魔怪釘在地上。
坐在馬上的空手騎士一馬當先,身後跟隨一群拿著各式武器的冒險者,朝兩人衝了過來。
「戰場可是老子的天下!」沒戴頭盔的騎士衝了上來,彎腰拔起插在地上的大槍,在手上掄了兩圈,將那些想撿便宜的魔怪掃開。
「安迪?!」正當盧卡斯驚喜的喊出來人的名字,卻感到手臂被一股大力拉扯。
全身都罩在斗篷下的男子,一把扯過盧卡斯與鄧肯,朝馬上的安迪喊道:「拜託了。」
「哈哈哈!包在我身上!」安迪豪邁地大笑,扯了下馬繩,與身後的冒險者形成陣列,將三人護在其中。
「卡......」盧卡斯聽到斗篷男的聲音後,正要喊出他的名字,卻被他一把摀住嘴。
斗篷男將一本書塞進他手裡,然後語氣快速地交代道:「別相信諸神,也記得提防惡魔,還有......蓋因。」
盧卡斯一愣,又聽到斗篷男說道:「盡量......保全人族。」
說完這句話,斗篷男放開盧卡斯與鄧肯,緩步退後,沉默的看著兩人,似乎想將兩人的模樣記得更加深刻。
「別......」盧卡斯忍不住伸出手。
只見斗篷男的身影慢慢散開,變成了一團黑霧,迅速朝天上的浮空島飛去。
在斗篷男消失的前一刻,風突然吹起兜帽的一角,盧卡斯看到一雙鄭重的眼神。
還有一句留在風中的話。
「你永遠是我的盾,盧卡斯。」
阿德克的身周,幾乎沒有任何惡魔能夠靠近。
幾名惡魔將軍被神使纏住,讓武藝高強的阿德克得以在戰場中橫衝直撞。
「砰!」
一名神使墜落在阿德克的身後,揚起厚厚的沙塵。
阿德克手持長槍,慢慢退到墜落的神使身旁。
只見這名神使躺倒在地,胸口處被挖了一個大洞,口鼻不停地溢出鮮血,看起來已經活不成了。
「人......人類。」
這名神使,伸長祂顫抖的手。
阿德克警戒地盯著四周圍上來的惡魔,蹲低身體,想聽清楚這名友軍臨終前想說什麼。
然而,就在他注意力放在周圍惡魔的時候。
神使突然從背後抓住阿德克,阿德克正要反抗,一把長刀從背後刺進了他的胸膛。
「讓我......好好補充一下,人類......我餓......好久了。」
神使的手放在阿德克的頭上,用力一拉,透明的靈魂被一把扯出身體。
「勇敢、正直的靈魂......」
浮空島上,伊斯法罕正在迎戰數名強大的神使。
說是迎戰或許不太恰當,伊斯法罕總是兩三下就能將一名神使擊落或殺死。
「泰萬!你不敢出來迎戰嗎?我身上可沒有那些邪神製成的武器!」
伊斯法罕說完這句話,閃爍出現在一名神使身後,用手臂勒住他的脖子,然後另一隻手臂狠狠地掏進他的後背。
下一秒,她馬上拔出滿是金色鮮血的手,上半身向後輕躺,晃出殘影,躲過另外一名神使揮來的武器,然後伸手抓住他的手與翅膀,將翅膀撕了下來。
「泰萬,還躲著做什麼?你要眼睜睜看著我把你的部下殺光嗎?」
伊斯法罕停在空中,不理會剩下圍而不攻的神使,伸出舌頭舔了舔手上的金色鮮血。
「不對。」
對於樂園之神始終不出現,伊斯法罕終於感到不對勁。
而此時,浮空島上的神使突然一個一個在空中停止動作,瞬間就像被吸走生命力一般,皮膚快速地老化,變成乾扁的樣子,然後一個一個朝下方墜落。
「終於來了?」伊斯法罕唇一勾,朝著一團聚攏起來的黑色霧氣笑道。
霧氣聚攏,顯化出斗篷男的樣子,他朝伊斯法罕問道:「樂園之神呢?」
伊斯法罕噘起嬌豔的紅唇朝島上的巨塔努了努。
斗篷男轉頭看向巨塔,疑惑道:「那妳還在等什麼?」
伊斯法罕一蹙眉,就要回話。
卻見巨塔突然冒出一束熾烈的白光。
斗篷男瞬間再次化為黑霧,而伊斯法罕則用手遮在眼前,瞇起眼看向白光中心。
強光散去。
淡金色長髮,深金色瞳孔,淡金色的虹膜,白色金邊雕文的長袍。
沒有感情的雙眼看向伊斯法罕。
「要有光。」
一道強光瞬間射向伊斯法罕,貫穿了她的腹部。
「呃啊!」
被擊中的伊斯法罕跪趴在地,摀住腹部,指縫間流出的血「滴答」、「滴答」的滴落在地上。
「需有晝夜交替。」
神的身影消失了。
化為黑霧的卡德身邊傳來祂的聲音。
「好。」
卡德化為黑霧的身體不由自主的被強行凝聚回原本的樣子。
祂又說了一次:「好。」
卡德身上突然冒出許多藤蔓,將他緊緊的綑綁住,讓他絲毫動彈不得。
神的身影現了出來,向後飄動,冰冷的雙眸看著卡德。
「當有日、月、星辰。」
天地間突然一片黑暗,只有天空上閃爍著點點繁星。
而繁星的光瞬間射穿了卡德的身體,讓卡德的身體出現無數血孔。
「哇。」
卡德吐出了一口鮮血。
「需有灌溉,以供種子成熟。」祂轉頭看向伊斯法罕。
「不!!!」伊斯法罕臉色驚恐的大叫。
然後,伊斯法罕就在卡德眼前,開始向內坍塌,變成了一團暗紅色的能量團。
「需有果實,以供摘取。」祂轉頭看向卡德。
那團暗紅色的能量團飛向卡德,融入他的身體。
一隻完美無瑕的手掌輕輕地放到卡德的頭上。
「安息。」祂的口中輕輕吐出這兩個字。
「啊啊啊啊啊啊!!!!!」
卡德感到身上無處不被灼燒,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身體的每個部分都在哀號,可怕的痛苦排山倒海而來。
神張開嘴巴,越張越大,最後嘴張得比卡德整個人還大。
「咕嚕。」祂一口吞下了卡德。
祂浮空而起,冰冷的瞳孔看向下方正在激烈爭戰的人與惡魔。
卻在下一秒,沒有表情的面孔突然皺緊眉頭。
祂抱住自己的腹部,像是在忍受劇烈的疼痛:「這是......什麼!?」
神的腹部被劇烈的強光撐開,祂使勁的抱住自己的腹部,用力的壓制著。
「邪神......為什麼會有,邪神之力!!!」
祂的眼中,第一次有了情緒波動,那是驚慌與不可置信。
終於,祂再也壓制不住這份力量。
在一聲痛苦的嚎叫聲中。
神的肚子,爆炸了。
天空中爆炸產生的強光,讓地面上正在戰鬥的人與惡魔不約而同的遮住自己的雙眼。
「沒有完整七位邪神的力量,是不可能正面對抗樂園之神的。」伊斯法罕踩在已經被擊倒在地的卡德身上。
「除非......祂主動服下這份劇毒。」
她摀著自己的嘴輕笑。
「妳要......怎麼做?」被踩住的卡德,艱難地開口問道。
「只要你乖乖聽話,吃下一隻惡魔,用他的力量來掩蓋你體內的邪神之力......」放開卡德,伊斯法罕俯下身體,在他的耳邊輕聲說道。
「而能夠讓獨角獸認可的你,絕對是祂無法拒絕的美味。」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惡魔之地淪陷,七大王城岌岌可危! 當人們不再向神祈禱,天空開始降下火雨,挾帶著紅色的惡魔墜入人間。 貪婪的因,種下罪惡的果。 竊位者與繼位者相互算計之際,精靈也唱起了人族的輓歌。 在那些被歲月所遺忘的真相中,人,神,惡魔,三者間究竟有何不同? 原來一切早就有跡可循⋯⋯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