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活著的人呀》第七篇

2023/01/25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血跡斑斑的鐵鍬盛著堆起小尖端的黃土,緩緩撒落在填滿的坑洞周圍。
忙了數個小時,宇捷和肥榮終於合力將長眠的明仔葬入土裡。緊實的土壤,小聰擺上一顆大石,石面上刻有兩行工整的字體——【林子明,11/03/2014 - 25/09/2025】
“明仔,你不會再痛了……好好休息吧。”三人做出拜拜手勢,神情悲痛至極。
走進昨夜找到的臨時小屋,映入眼簾裡的還是與數小時前相同的場景。
正銘整個人蜷縮在牆角邊,不吃不喝,也不理會旁人的安慰。一直陪在他身邊的阿芬和可兒,雙雙已是一副累壞了的樣子,看得出來她們付了很大的努力。
“他還是不斷責怪自己。”阿芬頂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面容憔悴得很。因為明仔的離開,她昨晚可是哭了整整一夜。此時還得照顧陷入自責中的正銘,真的很辛苦。
“辛苦你們了。快去休息吧,他就交給我。”
“正銘,你還好嗎?”
“都是我害的!都是因為我太弱打不過大人,他為了救我才會……”
“我們沒辦法控制每件事的發生。你已經盡力了,不要怪自己好嗎?”
“為什麼咬的不是我,而是他?我的腦海裡……全是他被咬掉脖子的畫面。是他替我承受了那些痛,倒下的本是我才對!我真的好內疚……”很顯然,他根本聽不進任何話。
見此,宇捷也不再勉強他,而是放任他宣洩崩潰的情緒。這樣的狀況也不知持續了多久,一直到哭累了的正銘漸漸陷入昏睡之前,宇捷都沒有離開過半步。
隨後,他拖著痠痛的身子來到廚房想要稍作休息,正好碰上正在發呆的菲宏。
“菲宏,你還好嗎?”他見對方神色不太好,主動上前關心。
菲宏的反應也很反常,像是被嚇到似的從椅子上微微彈起,略顯呆滯地看著宇捷。這個他,似乎已不再是他,沒了平日那股波瀾不驚的自信,整個人似是沒了靈魂一樣。
這樣看來,明仔的離開對他的打擊真的很大。宇捷心想。
“你如果需要一個人呆著的空間,那我不打擾你了。”見他不說話,宇捷本想離開。“能留下來陪我說說話嗎?”菲宏忽然提出請求,這也是非常難得的請求。
廚房內,兩個身影背對窗戶盤坐在地,身上的衣物還殘留著昨日的血跡。
“我第一次遇見明仔是在一間超市里。那時候,他和其他孩子為了爭奪物資大打出手,差點就要被揍死。我因為看不慣人多欺少所以幫了他,自此他就一直跟著我……”
這是宇捷第一次覺得菲宏“原來也很多話”的時刻。他化身為一名傾聽者,靜靜聆聽對方講述自己與明仔的過往,聽他們一起奮鬥,一起經歷各種生死的故事。
透過這些故事,宇捷也才真正瞭解到,這個看似冷酷的菲宏原來也是個重情之人。
“明仔雖然嘴巴很賤,也很欠揍。但他是我見過最熱心的人,比誰都熱心……”
話說到一半,情緒本還算平穩的菲宏像被戳中了什麼痛楚,臉色忽然難看。
“我應該為那件事道歉的。那天我並非真的想趕他走,我只是……控制不了自己。我一直都想找個機會開口,但卻做不到,我王菲宏從來就不是個會低頭的人!可是……應該開口的。”
他懊悔地一拳捶著瓷磚地板:——“為什麼?我甚至在他死之前都沒有勇氣說出口!”
可縱使如何悔不當初,錯過的事就是錯過了,哪怕地球被擊出個大窟窿,明仔終歸也無法再聽見那聲道歉。宇捷猜想。也許這個遺憾將一直留在菲宏的心裡,永不消逝。
一通傾述後,菲宏很快的又恢復冷靜。
空氣中再次飄蕩出一股熟悉的冷酷氣息,宇捷知道,是平常的菲宏回來了。見對方安靜,他自然也沒有主動說話,因為不確定,現在這個菲宏還想不想接著聊下去?
“那個……”沉靜一會後,菲宏忽然一臉嚴肅地看著宇捷:“地圖你還留著嗎?”
“還留著,不過你不是不信嗎?”宇捷有些出乎意料。
“我不曉得該不該相信,但也已經沒有辦法了。不管那種地方是否真實存在,我都不想再看見任何一個同伴受到傷害,真的夠了!事到如今,我們也唯有放手賭一把。”
見菲宏不像之前那樣執著不聽勸,宇捷頓然感覺心底一松,儘管他本人也是半信半疑,怎麼樣也比全然沒有希望來得強。也許明仔的離開,真是壓倒他的最後一根稻草。
“拿,給你。”宇捷取來一遝地圖和幾張字跡密麻的泛黃紙稿。
半年前,他和正銘在城鎮醫院搜刮物資時,偶然從一具倒在藥房裡的小孩身上找到這些文件。那是一具全身上下遍佈著駭人傷痕的屍體,目測大概死去了好幾天。
由於意識到所在地點的危險性。一開始,他們只想著快點搞到一些藥物就匆匆離開。
要不是正銘突然間鬧肚疼,急需一些擦拭的東西,否者就算打死他,他也絕不可能從屍體手上奪走這些文件!結果最後屁股沒有擦著,反倒是被宇捷搶先一步奪走了地圖。
“喂!這個我要用來擦屁屁的,還給我!”草叢裡的手不停擺動著。
“這些地圖可能會有用,你隨便摘些雜草解決吧。”隨手打開,宇捷感覺發現了新大陸。
根據紙稿上的內容來判斷,這大概是一封回信。雖然不曉得如今哪來的郵差幫忙送信(也許是飛鴿傳書?也並非不可能),宇捷仍一秒篤定,這肯定就是一封有來有往的信件。
據信裡所提及,這幾遝畫工精細的繪製式地圖上被標注的部分,皆明確地指示著前往南部的某個地點——千町山,一座距離他們所在城市約有1000多公里的偏遠高山區。
我們現在過得很好。山上資源充足,到處都有種植物和乾淨的水源,偶爾還有美味的鹿肉大餐。這裡很安全,來到這裡後我每天都睡得很沉,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昨晚一夜大雨後,建好的石牆塌了一些,好在有恩娜的爸爸和叔叔們幫忙修復。難以相信,我竟然還能見到正常的大人,而且我馬上也要16歲了身體也未出現異狀。也許,千町山真是地球上的最後一片淨土,你快點帶著阿華過來吧!地點我已儘量畫得仔細,只希望你來的路上要小心。哦對了!收到這封信時請你務必幫我多喂喂小B。它千里迢迢地為我們傳訊,真是辛苦它了。
“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跋山涉水到了那裡才發現一切是假的,你會怎麼辦?”
“不知道。”菲宏一臉茫然。
不知道?能從這個桀驁不遜,深謀遠慮,做事從不隨便的狠人口中聽見這句答案,宇捷除了感到十分意外之外,還是只有意外。死馬當活馬醫,唉,不曾想過他終也會走上這一步。
“不管怎麼說這至少是一個希望。對我來說,起碼也不是盲目地活著。”
“我問你,你還是一樣這麼不想活嗎?我是說……如果沒有希望,沒了羈絆之後,你是不是真的寧願去死?難道就沒有一刻想過為自己而活嗎?”
宇捷一頓,往上指了指:“自從媽媽先上去找爸爸後,我自己就仿佛不存於世了。”
接著,他面帶感傷地續道:“我曾想過一了百了的。偏偏正銘不肯和我一起走,我也不放心他。老實說,活下去於我而言早就沒有吸引力了,但我有想保護的人。”
“我也不知該說你偉大,還是傻。”聽罷,菲宏面露一絲不屑。
“反正,我和你們這些有錢人家的幸福小孩是註定不一樣的。從小到大,我就沒有任何羈絆可言,只有我自己。”說著說著,他的眼神也透出一股淡淡的憂傷。
談話之間,過往的回憶倏忽竄入腦海裡,喚醒那些埋藏於心底的痛。
殺人入獄的爸爸,棄他於不顧整日在外花天酒地的媽媽。有異於其他同齡人,菲宏的童年生活一直處在缺乏關愛,窮困潦倒,受盡別人白眼和排擠的黑暗之中。
為了生存,自懂事以來他便早早養成了獨立自主的個性,不僅洗衣煮飯照顧自己,還會學著大人的樣子出外討生活。從早期替大人跑腿打雜賺些小錢,到後期漸漸長大後加入不良集團,做詐騙,做小弟跟著四處收賬,參與不法交易販賣違禁品。
“那時候的環境魚龍混雜,不是在打人的路上就是被人打。也不知道我一個小孩怎麼挨著挨著就長大了。”菲宏訴說時,還會不自覺地撫摸滿是傷疤的手臂。
“沒得選擇出生背景,至少我要決定自己的人生怎麼活,以前是這樣,現在也一樣。就算連自己還有沒有未來都搞不清楚,我也不想就此認命!那天對明仔的失控,也是因為我害怕被提醒……原來在我拼盡全力活下去的同時,病毒也從來沒打算放過我。我好不甘心!”
聽完他的訴說後,宇捷頓感同情心大爆發,鼻頭酸疼得難受。
“這些年辛苦你了,但至少我們現在還擁有一個新希望。也許到了千町山之後,我們就能順利避開病毒的糾纏,也許到時候……我們就不再是沒有未來的人了。”
“不管怎樣,我們這些同伴都要一起共進退。”
“嗯,一起。”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默默活在地球上某個隱蔽角落的小人物。喜歡文字創作,感性動物,擁有懷舊老靈魂,拖延症嚴重,浪漫與理想主義者,正在為夢想默默努力的小透明。
希望能與世界分享我腦海中的奇思妙想,用我最熟悉的筆觸與文字訴說那些真實與虛假,平凡與不平凡的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