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笑話吧!取悅天神不要命?(6)

2023/01/25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鄧遠航)
“噢,”我一頭撞上了鄧航佳,皺著眉頭用方言問道,“沒事停在這兒幹啥勒?碰瓷啊?”
我一臉疑惑地看了看我妹妹瞪著的方向,一把拍掉萊福特搭在我肩上的手,他老兄倒是不嫌煩,又搭了上來,我也不理他了,任由他這樣吊兒郎當的搭著。
這位有幸被我妹妹用她那兇起來殺氣騰騰的黑眼睛瞪著的女孩有著一頭金髮,白皙的皮膚以及嬌小的個子,一雙天藍色的大眼中充滿著驕傲狂妄與自大,她長得非常漂亮,但個性也非常討人厭。她穿著一件粉色的小上衣,還有短到露出整條腿的牛仔褲,金髮呈大波浪的弧度,臉上的妝濃得像是要參加萬聖節舞會,我得說,這是我妹妹最不喜歡的打扮風格。
“幹什麼?”鄧航佳不耐煩的問,雙手交叉在胸前,低頭看著矮了她半顆頭的女孩。
“這女的是誰啊?”萊福特小聲的在我耳邊提問,熱氣拍打在我的臉上很癢,我覺得我的耳根紅了。
“她是克萊兒·史密斯,美的女神西拉雅之女,”我回答他。
我也不喜歡克萊兒,她太自大、目中無人了,而且對於談戀愛這方面是“經驗豐富”,訓練營裡的帥小伙幾乎都被她撩個遍了吧?我有不好的預感,她今年在尋找新目標,我轉頭看了看萊福特,突然生出了一個想法,那就是不要讓克萊兒看到萊福特。
“所以你要幹什麼?”我向前一步擋在萊福特前面,皺著眉頭看向克萊兒,“沒事的話我們還得去換制服準備開訓典禮。”
“也是啦,畢竟你們那麼辛苦,沒有一個地方是乾淨的。”克萊兒抿了抿她那塗得艷紅的唇瓣,意有所指的看著鄧航佳身上大片大片的血跡。
“好了啦,我們走。”我拉了拉鄧航佳的袖子,她看起來已經要撲上去揍克萊兒了,我還得時刻注意擋好萊福特不讓他被克萊兒看到。
鄧航佳只是怒氣沖沖地瞪了克萊兒一眼,然後重重的跺著腳向四樓走去,我冷冷的掃了一眼克萊兒也拉著萊福特跟了上去,其實我經過她身邊還是挺緊張的,因為她的目光好像在萊福特的身上多停留了一下。
鄧航佳早就不知道跑哪兒去了,每次跟克萊兒那傢伙對峙完她的心情就極度的不好,我不知道她們倆為什麼會槓上,可能是因為穿衣品味不同吧?我記得克萊兒有吐槽過鄧航佳的偶像,那是她最不能容忍的事。又或者是克萊兒曾經想要撩我,然後鄧航佳真的是很看不起我這個男的,堅決的想要幫我擋爛桃花,還說什麼我的對像要經過她的認可,不合適就直接用她的死神鐮刀滅了。
“你幹嘛一直擋著我啊?”萊福特不解的問,剛才我急著將他擋在身後時他撞上我的後腦勺,此刻正捂著鼻子抱怨,“難不成那女的還會吃人?”
“你很快就會知道她的真面目的,不管是聽說的還是親眼見識的。”我說,皺著眉頭戳了戳萊福特的腦袋,“你到時候被她傷害了感情可別委屈巴巴的來找我哭啊,我一腳把你踹下陽台。”
“什麼啊?至於那麼誇張嗎?”萊福特又沒個正經樣的露出了拽拽的笑,手又順勢搭上我的肩膀。
“就是有可能,”見他好像不相信我的樣子,我覺得有點惱怒想要推開他的手,但誰知道他的力氣什麼時候這麼大了,拽得我肩膀疼,“她是西拉雅的女兒,而且繼承了她媽媽的魅惑魔法,很多男生都是這樣被她騙走的。”
“不是啦,我的意思是,你捨得把我踢下陽台嗎?”萊福特嬉皮笑臉地問,我翻了個白眼,這傢伙一天到晚的腦迴路可真清奇。
回到宿舍後鄧航佳已經換好制服在客廳沙發上坐著了,我不曉得她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清理掉那些血漬並換好衣服的,從小到大也不曉得她用了什麼方法說服克蘭德讓她穿男生制服的,其實男女的制服也沒有多大的差別,就是白色的半臂襯衫跟黑色闊腿褲,女生的則是黑色的百褶裙。儘管鄧航佳的個子在女孩來說已經算高了,那男版的襯衫在她身上還是顯得有點寬大。
“你這麼快?”萊福特也驚訝地問,鄧航佳只是哼了一聲,繼續滑著手機沒有回話。
我拉著萊福特趕緊遠離被低氣壓籠罩的鄧航佳,這時候惹到她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兒,我可不想看見萊福特被鄧航佳的靈獸追著跑的樣子,銀航的脾氣跟它的主人一樣火爆,果然是一家人。
“有這麼可怕?”萊福特跟我一起擠進衛生間搶洗手台要洗臉時問道,“我是說,我知道鄧航佳生氣起來真的很可怕,但是那隻魚?”
“你會後悔的。”這是我今天第二次這樣跟他說,我一把推開他佔用洗手台的身體,擠了點洗面奶開始洗臉,“去沖澡啦你,快點弄完換我了!”
“可是我沒有制服。”萊福特洗到一半從浴簾後探出他的腦袋,可憐巴巴地看著我。
“先穿我的啦,快一點!”我把他的頭摁回去,這傢伙真的是天塌下來了也不著急。
我再也不要跟別人共用衛生間了,本來就已經很擠了還塞兩個人,去他的。
“開訓典禮是在幹嘛的啊?”萊福特直接從我的櫃子裡撈出了我的其中一件襯衫,“跟學校的開學典禮一樣嗎?”
“就是吃晚餐啊,然後宣布一些事情,接著就是歡迎新生啊之類的。”我回答他,也從衣櫃裡抽出另一件襯衫,“我不曉得是不是跟你們學校一樣,畢竟我沒上過學,也沒去過學校,只有幫克蘭德辦事的時候才會不小心燒了幾間學校。”
“我以為只有我燒過學校。”萊福特小聲地嘟囔著。
“欸等等,”我說,看了看我手上皺巴巴的製服襯衫再看看萊福特手上那件比較平整的,“我要你那一件。”
“蛤?不要,先搶先贏!”他一臉欠揍的說。
又是尖叫,對,我又咬了他。
我先聲明,我一開始真的只是為了叫他起床才咬的他,但後來我發現這招在吵架的時候也很好用,所以現在戒不掉這個習慣。
“所以嘛,你早點給我不就好了?”我一邊扣上最後一顆釦子一邊調侃他,他現在正認命的換上制服。
“你幹嘛老是咬我啊?”他滿臉哀怨的看著被我咬成紫色的那排齒痕,“你就這麼喜歡咬人啊?”
“我沒有喜歡咬人,我只會咬你,”我挑了挑眉,順手將我的匕首變成鍊子扣在手上,“你看我咬過我妹妹嗎?那我大概已經去見我爸了吧。”
“好極了,現在我要怎麼遮住這玩意兒,”他問道,“而且你的口水真的很多欸。”
“不用遮啊。”我嬉皮笑臉的說。
“敢情你是想宣示主權幫我擋爛桃花?”他拍拍我的肩膀,“謝了,哥知道自己很優秀也很帥。”
我翻了個大白眼給他,而鄧航佳催促我們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依然還是那句方言。
“快點啊!大老爺們磨磨唧唧的像話嗎?”
我們走去餐廳的路上,鄧航佳的心情貌似好了點,正在調侃著萊福特手上的齒痕。
“喲,清理乾淨了啊?”那個聲音響起的同時鄧航佳的臉又黑了下來。
去他的,為什麼這女人又要來亂,我還來不及把萊福特藏到身後就被她發現了,只見她眼睛一亮,衝上來就要挽住萊福特的手臂,這位左先生倒是很不給她面子的閃了過去。
“你好啊,我是克萊兒·史密斯,美的女神西拉雅之女,”這小姐也不尷尬,露出了她那不知道騙了多少男生的微笑,“你是?”
“請問你還有什麼事嗎?沒事的話我很餓,能借過嗎?”萊福特好像沒有聽見克萊兒講話一樣,朝我挨近了一些,面無表情地對著克萊兒旁邊的空氣說,連個正臉都不給她。
鄧航佳原本很可怕的表情瞬間又有了笑意,幸災樂禍的咬著她細長的手指吃瓜,這是她的其中一個怪癖,焦慮或是想事情的時候都會這麼做,這個習慣很奇怪,畢竟她很喜歡自己的手指的。
“你聽好了史密斯,我們現在還要趕去廚房確認晚餐的狀況,然後到餐廳幫忙佈置,接著還要去大廳集合那些半神人檢查服裝儀容,你以為我們很閒?”我掰著手指一一細數著,還一面把萊福特擋到我身後,雖然不想承認,但是我真的蠻在意這傢伙的。
克萊兒這個小腦發育不完全,大腦完全不發育的天才終於死心了,她哼了一聲,重重的跺著腳離開了。
“小姐!制服裙子太短了,要扣分的!”鄧航佳笑吟吟的喊道。
“你們等著!就沒有我克萊兒·史密斯釣不到的男人!”這位“釣魚”事業遭到滑鐵爐的小姐還不死心的轉頭放狠話。
“可以啊左兄,沒想到你也知道怎麼對付綠茶。”鄧航佳讚賞的說,然後又斜眼看了看我,“不像我的某位好哥哥,要不是我有攔著他可能早就被人家騙走了。”
“什麼啊,明明就是你自己想太多,搞不好她沒有要撩我的意思啊。”我小聲地嘟囔著,手不自覺的去揪著萊福特的小指,我不知道這個動作在他的認知裡代表什麼,但我做這個動作絕對只是想尋求一點認同。
“嘖嘖,我哥哥這麼漂亮,連男生見到都要愣神個幾秒鐘了,”她意味深長地看了萊福特一眼,“更何況是史密斯那種無帥不歡的。”
我臉一紅,不想理會這個講話不經過大腦的妹妹了,她到底有什麼資格說萊福特嘴賤啊?我趕緊轉身推開廚房的門來掩飾我的心慌。
廚房裡飄出了一陣陣的食物香味,火精靈們正忙上忙下的為典禮做準備,鄧航佳彎下腰來對廚房的負責精靈用中文簡單溝通了幾句,我得承認,鄧航佳的中文跟方言講得比我好,有很多專用的單詞都是我聽不懂的。
半神人訓練營裡有很多事務都是由精靈打理的,像是廚房的火精靈,打掃衛生的水精靈,處理雜事的風精靈還有擔任老師跟保姆的木精靈之類的。
其實精靈的長相跟人類沒有什麼區別,外表都是小學三四年級的孩子,耳朵都尖尖的,火精靈的眼睛通常是橘色或紅色,頭髮則像火焰一般熊熊燃燒。
“他們說一切都在控制中,我們可以先去集合學員了,因為風精靈也快佈置完了。”鄧航佳拍拍手,領頭大步向大廳走去。
“走啦,愣著幹啥,修仙啊?”我用方言對著萊福特說,嗯,他貌似沒有見過精靈,呃,頭上著火的精靈。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任洛嵐
任洛嵐
獨愛18樓的追星女孩 備戰會考ing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