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那些活著的人呀》第九篇

2023/01/30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兩天,足足兩天了。正銘獨自待在幾十米外的黑暗小屋裡,拒絕任何人靠近。與此同時,其他人即使心懷不舍與愧疚,也只能無可奈何地與他保持距離。
除了年幼的可兒還為此略感不解之外,就只剩下宇捷一人願意前往“探訪”。他可不管自己如何被拒之於門外,也沒有理會菲宏的百般勸阻,執意要與好兄弟待在一起。
也不過才兩天的事。正銘一向魁梧的身子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瘦一大圈,從前招人喜歡的嬰兒肥,如今卻瘦削得連臉都凹陷了一點!加上大大的黑眼圈,他整個人憔悴了許多。
若非威勇的一番警告,大家壓根兒沒意識到最近頻頻遇上大人竟是與正銘有關!
被病毒感染上的第一步,身體會開始散發出一種不易察覺的氣味。這種氣味很容易吸引同類,因此他們遇上的敵人大多都以群體行動,鮮少有落單一人的。
此前,他們還有嗅覺靈敏的明仔能辨別特殊氣味,幫助排除風險。可他走了後,大家就形同丟失指南針的迷途者,亂了事先預知危險的陣腳,也不曉得它原來一直跟在身邊。
“明仔早就察覺到不對勁了。那天他一直纏著我說嗅到奇怪的味道,我還不以為意,原來到頭來,問題真的出在我身上!只是他來不及說……是我,真是我害了他!若不是我身上的氣味,大人也不會一路窮追不捨,明仔也不會死!又或許是因為我,大家才被迫離開木屋…...”
正銘就像瘋了一樣,不斷對著宇捷神神叨叨。帶著愧疚和即將化身為“大人一員”的恐懼,他的精神一直遊走在崩潰邊緣,一下把宇捷趕得遠遠的,一下又哀求他不要拋棄自己。
“你走開,我會害死你的!”,“我已經沒用了,走吧。”,“我好害怕,我不要變成那個樣子”,“為什麼是我?我明明才13歲,黃飛鴻14歲,為什麼偏偏是我先中?”,“大家都怕我,我已經是怪物了……宇捷,我現在只有你了,你別丟下我好不好?”
“我絕對不會丟下你!你已經一天沒吃東西,我給你帶了餅乾。”
“你不走?呵呵好,那我,我要吃……”得到滿意的答覆後,正銘終於肯放心進食。
他奪過餅乾如狼似虎地啃食。一手死命將餅乾往嘴裡塞,另一手在堆滿積灰的地板來回磨蹭,一把抓起混著沙塵的餅乾屑就想吃下去,幸好愣是被宇捷給狠狠制止住。
看著他這個舉動,宇捷的內心既有鑽心的痛,更多的還有害怕與擔憂。
新城鎮的一片空地處,尋找物資的二人鬱鬱寡歡地臥在草地上。
“他怎麼樣了?”
短短的一句問候,卻讓宇捷緊張得滿頭大汗,不安地攥起拳頭。
“他現在終於肯吃東西了。”
“我不是問這個,說些我想聽的。”菲宏皺眉,語氣略顯不耐煩。
“他……從前天開始就變得有些奇怪。”
“怎麼奇怪法?”
“就……脾氣很暴躁,動作笨手笨腳的,會重複說一樣的話,說的話也很奇怪。”
“唉,我看是差不多了。”菲宏長歎一口氣,哀怨地看著天空。
染上病毒的第一步是氣味,接下來便是感染者的行為舉止逐一反常化。
常見的徵兆不外乎有:記憶力衰落,語言組織能力退化,情商急降愛動不動發脾氣,理解能力變弱,好奇心強烈,手腳不俐落,玩心重什麼都想嘗試等等。
正銘的狀況已是進入感染中期,再過不了多久就會完全變異。實際上,變異之後的他與一般小孩無異,不挨餓就不會失控,只要像對待小孩一樣好好安撫就行。
如今的大人曾經也是好好的,若不是饑餓達到頂峰,也不至於變異成現在這個樣子。重點就在於他身上的氣味,這是讓大家陷入危機的關鍵!也因此,所有感染者不得不走。
“你打算什麼時候讓他走?”宇捷不安詢問。
菲宏沒有回答,而是警覺地快速爬起身子,此時對面的草叢裡正有著什麼動靜。二人舉起手槍,一人守前,一人顧後地緩步趨前,查探之下,原來是一個變異的孩子躲在裡面。
由於變異時間不長,他並不像其他大人那般具有攻擊性,只是不斷囔著“好餓好餓”。看見他們時,還會撒嬌和哭鬧——“哥哥,我餓餓!我要吃飯飯,給我飯飯……”
見狀,二人不禁松了一口氣。至少現階段的他不具攻擊性,也還沒有招惹來其他大人。
“現在我們該怎麼做?”看著這個還不像“怪物”的感染者,宇捷不知如何處置。
見菲宏默默收起手槍,他心想大概是要棄之不顧了吧。殊不知,菲宏接著拎出一把利刃,粗暴地抓起試圖抱著他左腿撒嬌的男孩,精准地刺入對方的心臟。
幾聲痛苦的呻吟後,男孩應聲倒下。連一點多餘的掙扎動作都沒有。
“你……”宇捷被這個舉動嚇得不輕,有些害怕地踉蹌後退。
太狠了!菲宏出手真的太狠了!他不禁狂冒冷汗,全身發抖。
“我只是幫他解脫罷了。而且就算他現在不會攻擊人,以後呢?”菲宏轉身離開。
即使這樣說,這也無法消除宇捷對他的懼怕。能夠不帶一絲感情,連一秒猶豫都沒有地對一個看起來“和他們並無太大差別”的人痛下殺手,他該是怎樣的一個狠人?
這種狠令他生畏,更忍不住擔心……他也會對變異後的正銘做出相同的事嗎?
宇捷越想越害怕,竟想趁對方不注意時偷偷跑回去帶走正銘。可才沒跑沒多遠,他一下就被腿長的菲宏給追上——“你想幹什麼?”菲宏拉住他的胳膊,表情十分憤怒。
“你是不是也想殺了正銘?我,我在這世上就只剩下他一個親人了……”宇捷發著抖求情。
“我說過,每放走一個敵人就是推一個孩子去死。”
“不……不要!不然你讓他跟我走吧?這樣他就不會給你們帶來麻煩,而且有我在身邊照顧他,他也不會亂攻擊人,我保證……這樣行嗎?你別殺他好不好?他如果死了,那我……我也活不下去了!求求你不要殺他!”急紅眼的他撲通一聲跪下,雙手合十苦苦哀求。
“你……你這個軟弱的人!”氣急敗壞的菲宏一拳揍在他臉上。
“啊……”宇捷痛苦地捂住噴血的鼻子。
“我王菲宏這一生從沒求過人,算我求求你……別再鬧了好嗎?你真以為我想動手?我喜歡做這種事嗎?看著同伴一個個死去我也很痛苦,但我別無選擇!為什麼直到現在你還只會為自己而想?誰沒有失去過親人,誰沒有?但我們依然堅強地活下來,就你一人哭哭啼啼,要生要死!我知道你不想活著,可你不是說了嗎……你有要保護的人。難道除了正銘,你就沒有其他想保護的人了嗎?可兒呢?你從理髮店把她救下來時不是曾答應過會一直保護她嗎?我們呢?我們不是同伴嗎?你就不想保護我們?不是說好要一起共進退的,為什麼要這麼不負責任地說想死就死!大家都在成長,為什麼就只有你還像個孩子一樣?”
“嗚嗚嗚……為什麼要逼我長大?我明明還只是個孩子……為什麼都逼我?”宇捷絕望大哭。
“別傻了。現在的我們才是大人,曾經的大人才是小孩吧?別再沉溺于過去了,現實點!看清楚。此刻現在,這就是如今的世界!”菲宏紅著鼻子低語著。他也感覺好累,好無力。
興許是被一拳打醒,也可能是菲宏的話奏效。本還在哭哭啼啼的宇捷一下收起了情緒。
“你說得對……是我太軟弱了。大家已經長大,唯獨我一人還守著過去不肯放手。”
“宇捷,我只是希望你能明白……”
“我知道了。我答應你,不會再自私下去。正銘的事就交給我處理好嗎?”
黑暗小屋外,宇捷和正銘肩並肩坐在一起。前者快樂地玩著撿來的死蚱蜢,後者則是滿臉哀憂地一直盯著對方看。不舍,心疼,無奈全寫在臉上,卻也無辦法。
“你放心我不會殺他,我也下不了手。”菲宏遠遠走來,遞上一個小袋子。“告訴他,這是餓肚子時吃的,我也只能為他做這些了。”
宇捷點頭,轉身溫柔地打理正銘的衣服:“兄弟,你要好好的。對不起我沒法保護你,也沒法繼續在身邊陪你,還有人等著我去守護,我只能先在這裡和你說再見。”
“哥哥,這是什麼東西?”正銘好奇地奪過袋子。
“那邊有很多好吃的,你要過去看看嗎?”他指向遠方,一顆淚珠緩緩滾落。
正銘的背影越來越遠。宇捷和菲宏站在原地看了好久,誰也沒有說話。
直至許久後,菲宏才帶著扭曲的面容先行離開。這幅離別的場景太痛苦,剛失去明仔的他不想再次承受。一步,兩步,三步……後方驟然傳來“砰”的一聲巨響。
菲宏驚恐地轉過身子,不可思議地瞪著舉著手槍的宇捷。
“我只是想幫他解脫。”宇捷冷冷地看過來。他的眼底,此刻再也見不到一絲恐懼。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默默活在地球上某個隱蔽角落的小人物。喜歡文字創作,感性動物,擁有懷舊老靈魂,拖延症嚴重,浪漫與理想主義者,正在為夢想默默努力的小透明。
希望能與世界分享我腦海中的奇思妙想,用我最熟悉的筆觸與文字訴說那些真實與虛假,平凡與不平凡的故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那些活著的人呀》第八篇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那些活著的人呀》第七篇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那些活著的人呀》第六篇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那些活著的人呀》第五篇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那些活著的人呀》第四篇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那些活著的人呀》第三篇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