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手上的錶。

「我從地獄來,要到天堂去,此刻正路過人間。」

,斯湯達爾(Stendhal)
乍暖還寒的多變時節,宛如任性千金般,深夜初春,帶著不懷好意的勁風,挑釁似地撫弄月台上打著哆嗦的身影。男人,一襲風衣作為屏蔽,默默等候著對號列車的進站;一旁的自動販賣機,紅白相間的「高雄朗」題字,即使無語承受了風的咆哮,但海報上的模特兒,一男一女,卻依舊笑臉盈盈,充滿活力,彷彿日子是永遠的幸福美好。
「……請旅客到第二月台候車,本列車預計停靠台南……」
待停靠站由南到北逐一唱名結束,列車例行廣播方歇,一股充滿磁性卻讓人感到異常壓迫性的男聲,緊接而來,在同一個時空裡迴盪著。

「……請各位民眾精確對時,子夜十二點一過,標準時間將進入三月一日,注意!請各位民眾精確對時,子夜十二點一過,標準時間將進入三月一日!維安人員將不定時、不定點協助民眾對時,請大家配合辦理,切莫私自調整與更動。違者將依《國安……」

站在警示黃線內,男人空洞的眼神,看似茫然地望著全彩電子告示板上的政令宣導,但實際上他的身體可說是相當緊繃,除了要提防神出鬼沒,能隨意逮捕疑犯的便衣維安之外,多年來不停變換身分、住所,躲藏執政當局的拘捕,身為黑名單一員,寒暑亡命所付出的龐大代價,就是要守護手腕上的那支錶……
據說這是美麗島嶼上最後一支能顯示正確日期,也是不受執政黨電子監控的錶,更是謊言沙漠裡獨一無二、碩果僅存的真實綠洲!
錶的存在,不!是那一個日子的存在,意味著歷史沒有被人遺忘,哪怕是整個世代菁英的殺戮殆盡,或是屈膝妥協,錶上的日子,小齒輪間既定咬合的前行,當那一天還能夠僥倖每年在島上示現的話,小我的肉身即便化成灰燼,也就不負傳承大我的使命。
瞄了一眼,現在是2月27日晚上,剩下五分鐘就……

西元1947年,也就是太平洋戰爭結束不久,台灣島甫回歸祖國懷抱,捨棄旭日昭和,使用民國紀元還未滿兩年的民國36年2月27日傍晚,有六名台灣省專賣局台北分局的查緝員與四名巡邏警察,在當時大稻埕的法主公廟對面,位於天馬茶房前(今台北市南京西路),進行例行巡查任務時,因為看見了一名婦人在兜售所謂官方禁售的私菸,故立刻上前表明身分,並且依法沒收了婦人所擺設的非法私菸等各項物品,還有其身上所有的財物。
眼見自己的生財工具和手邊的盤纏被官方全數沒收,婦人一下子慌了手腳,低聲下氣地哀求查緝員和警方能網開一面,說她是家裡唯一的經濟支柱,兩個小孩子正等著她賺錢回家……雖然販售私菸乃有錯在先,但「大人」(tāi-jîn)不應該強制沒收全部的物品,起碼有些完稅的公菸要還給她繼續做生意。
但是,查緝員認為婦人既非法在先,就是違反國法,若予以輕放,何來公權力之伸張?故沒有寬待之理!所以堅持沒收全部的物品;結果雙方你一句、我一句僵持之下,現場氣氛越來越不對勁,附近民眾也紛紛上前圍觀,想要了解一下,這群「戴帽子」的先生到底在關心什麼事?
就在這個時候,
一位查緝員由於和婦人的說話口音截然不同,在溝通上可能產生了誤解,再加上聚集的群眾越來越多,大家都用好奇的心態觀察,這些外省籍公務人員想幹嘛?結果查緝員不知道是不是太過於緊張,還是急於脫身,情急之下,居然把手上的槍托揮了起來,不偏不倚,打中了這名婦人!
頓時,婦人的臉上血流如注,整個人攤倒在一旁!而旁觀的民眾也在那一刻從原本的疑惑轉變成了不解與憤怒……
來自中國大陸,祖國內地的公務員怎麼會動手打人呢?還是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呢?
察覺到民眾情緒的異常反應,查緝員和警員們當然也跟著慌張起來,希望能息事寧人,避免惹上更大的麻煩。但沒想到,就在另外一位查緝員匆忙躲開人群一波波的質問之際,在永樂町附近(今台北市西寧北路)的他,本想要開槍示警,叫老百姓不要再圍上前來,卻反而誤擊了在家門口看熱鬧的民眾!可是這位查緝員在知道自己闖下另一個大禍後,竟然沒有在第一時間安置民怨與關心傷者的傷勢,居然就這樣落跑……三步併兩步,躲進去附近的派出所來尋求庇護。
哇!
這下讓原本已經不爽的民眾,可說是更加地火冒三丈!他們認為這儼然跨過了人民能夠承受的執法紅線(底線),距離欺人太甚四個字也僅是咫尺之遙!這群外省籍官府大人簡直沒有把台灣老百姓當作是人在看待了!大家義憤填膺下,群聚包圍了派出所,要求相關單位出面負責和說明!

距離「那一天」還有一分鐘……但男人下意識的第六感,此刻卻嗅到了一股逐漸逼近的寒意!
有人正在注意他!(拖著鋁合金行李箱的年輕情侶?深夜還拿著早報的上班族?或是拎著滑板車、一頭挑染金髮的高中生?)

也許是警方的維安考量或其他判斷,釀成災禍的查緝員居然在多名警員的護送安排下,被「請」到了警察總局,交由更多的駐警負責保護;情緒高昂的民眾們決定不甘示弱,回家一傳十、十傳百,號召了更多的市民前往警察總局,呼籲最高長官應該明察,將開槍傷人的公務員繩之以法,以示公義!
「遺憾」一詞,往往作為是悲劇的序曲……當時的警察局局長等相關主管們,認定這起群眾自發性的抗爭行為是台灣人無理起鬨的一場鬧劇,說穿了就是誤會一場,販賣非法私菸本就是台灣人的錯誤(知法犯法?),「看戲」的受傷也沒大不了的,於是下令不再深入究責,選擇以保護執法者的方式,意圖草草了結。
結果,一個晚上過去了。
2月28日一早,台北市部分地區,在民心沸騰,對政府處理態度極度不滿的情況下,第一次出現了零星罷工,還有罷市事件!甚至有較偏激的民眾,集結前往查緝員所屬之專賣局,群體表達嚴正抗議,並且用極端的手法,闖入辦公室,將專賣局所囤積的菸酒等商品搬出予以銷毀,以表達內心憤慨的情緒!
(台灣人為什麼又再次淪為次等公民?說好的回歸祖國呢?)
另外有一批前往台灣行政長官公署示威的民眾們,則是以理性請願的方式,希望國民政府在台最高主管能夠出面主持公道,還老百姓一個公平正義;但萬萬沒想到的是,公署衛兵眼見苗頭不對,山雨欲來,於是舉槍向這些市民們掃射!引發了比前一日更嚴重的死傷…
混亂的急版悄悄響起,很不幸的,許多台灣人冷靜不下,失去控制,毆打並搶劫路上無辜的外省籍同胞。更有人趁亂洗劫了商家與民宅…製造了非比尋常的恐慌。

「FEB 28」,緩緩地,時間從「那一天」進入了「這一天」,但只發生在這支錶上;電子告示板的「MAR 1」,是從「那一天」跳過了「這一天」……2月27日是月底,「寶寶宮」裡的啟蒙教育一直都是如此,就像掩蓋掉諸多史實一樣,
「歷史是勝利者書寫的《天方夜譚》」,毫無意外。冷笑,是最好的嘲諷。
男人赫然發現,嘴角上揚的,不只他一個。

3月1日,台灣人反政府和反外省籍權貴人士不公對待的示威暴動蔓延到了全島,但也讓官府逮到了機會,透過急電,向祖國中央請求援兵!
一紙『反叛中央』!
一個『台獨造反』!
在風聲鶴唳的詭譎局勢下,「台獨」對國民政府而言,絕不是所謂的單純反叛(官逼民反),而是揮之不去,龐大社會主義陰影的籠罩。因此,基隆港、高雄港,一群群訓練有素、奉命格殺無論的中華民國陸軍和憲兵,在3月8日這天,通通上岸了!
一場被認為是西元二十世紀台灣歷史上,最為慘痛也最讓人難以忘懷的重大事件,甚至左右了近半世紀台島生活型態與思想氛圍的悲劇,就此,在一片看似祥和的福爾摩沙、美麗之島,如暴風雨般驟然而降!

月台上,列車進站時所射出的兩道光芒,劃開了黑夜的靜肅。隨著車窗裡的眾生群相,看哪!眼目所見的每一個臉孔,神情是何等堅毅,是何等莊嚴,彷彿是準備投入偉大的聖戰般。
男人的眼眶有些濕潤,終於,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人孤軍奮戰。老前輩留下的那句話,「同胞須團結,團結真有力!」,是,在身陷黝暗之處,吾人方知光明可貴。

「FEB 28」,出現在每一個人的手錶上。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璀璨的万華鏡下,365+1,點點繁星在夜空裡閃爍著,似嘻笑或沉思,編織成璀璨奪目的銀河千景。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終歸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潺潺細水,取一瓢的點滴拾遺,悄然偶遇的時空現場,我們都是舞台上的主角,看哪!芸芸眾生,每一天來到世間的人物群像,名為啟明之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