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能命名的彼此

2023/03/18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到最後其實也只有我記得那年少時相約的約定,那慷慨激昂的模樣最後還深深地環繞在我的腦袋中揮之不去,我知道從相見的那刻起我們好像就是一對不可能的未知數。
我的名子叫做王允恩,我的父親取的名。我的父親跟我的母親很早就結婚了,而我一生下來就是個早產兒,差點保不住性命,我知道我的母親生下我時落下了病根不能要二胎,但我爸絲毫不介意反而還覺得很好因為這樣媽媽就不用受苦了,但好像一場誤會就可以打破一切,在我六歲時他們出現了第一場爭吵,年幼時的記憶我大部分記不清了,只記得好像是我媽出軌了,但真相並不是這樣,我媽當時給我爸氣得,直接帶我回娘家,最後這場誤會還是我爸買了一堆媽媽愛的東西連哄帶騙的把我媽接回了家,大家都說我媽媽遇到了絕世好男人,可我爸爸在我10歲那年便消失的無影無蹤還拿了媽媽的錢跑了,之後我媽媽幫我改了名,因為爸爸叫做王益昌,所以我的名子就變成了王念,雖然媽媽不說但我隱約的猜到媽媽想爸爸了。可如同偶像劇般,在我12歲時,當年人間蒸發的爸爸回來了,其實那年的誤會的真相是爸爸把出國的機會放棄了,可爸爸是個畫家,沒有了出國機會的他在國內是沒什麼機會展的,消失的爸爸去了國外,好幾幅畫都在國外很有名,可他想媽媽了,才回國,他做到了做到之前和我小時候的約定,他把在國外賺的錢都花在了我跟媽媽身上,我和爸爸約定恩恩以後要當個公主要有很多很多的裙子還要有好大好大的衣帽間還要有一個公主房,爸爸做到了,可為什麼我和爸爸的約定能達成和我最摯愛的那個人卻不行?我想了很久很久,或許是我沒有媽媽當時的勇氣嫁給了窮小子,也或許是我沒有資格跟他訴說的愛意,到頭來我是不幸的可我的結局為什麼是這樣?我不肯面對也不肯相信我們的結局,畢業了,什麼都沒了形同陌路般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像個路人一樣走過去了。
我們的初遇是在我剛上國中那時,因為我讀的是國高中併校的私立,所以校園裡時常看到一些高中的學長姐,他也不列外。還記得我那時國一剛要進來時,因為爸爸太又名導致我被要簽名的粉絲推擠到角落,是那時穿著志工背心的他把跌坐在地板上的我拉起,還主動問我幾班的,帶我去的班上,因為他是直升高中部的,巧然地他跟我同一個班導,到門口時還被班導說:你的小女友啊?可別把人家小妹妹帶壞,他回了句:我妹啦張老師幫我帶一下唄,我莫名其妙地被傳我有個高中哥哥直到我畢業,一開始還挺喜歡妹妹這個稱呼的,但人都是貪得無厭的,我也是人,我也想跟他有個更進一步的關係,也曾無數遍的幻想我跟他的未來,或許我沒有很差,但在喜歡的人面前,總會手足無措總會冒冒失失,總會像個觀眾一樣觀看他的生活,可有可無的小配角是永遠比不上故中的主角的,我深知這點,但我癡心妄想的還想的想完成約定,那個他曾許諾給小不點的約定,許諾或許只有想完成的人才會記得的吧?
今天星期五放學了因為我是北部人要搭校車返家,我又看到了學長,剛好我們同個車的,他還特意跟我旁邊國二的學姊換了位置,他一開口害我打電話的手顫抖了一下,我媽還調侃到:呦念念談戀愛啦?學長還不知為何的一臉壞笑,跟我媽自我介紹,我這時才知道他叫馮卿,挺好的就是,害我爸失戀了,我回到家一定又會看到爸爸哭著說再過不久我的寶貝也要嫁人了,爸爸怎麼辦?我媽在不是時候掛了電話,我只能看的比我高出兩顆頭的他一直看著我,他先開口了,小妹住哪?我住新北,有空學長多帶你去耶誕城,此時我懦懦的開口說了句:我也板橋的。不勞煩學長了,謝謝學長的好意。他硬聊了幾句後又要我的聯繫方式,我也沒多想就給了。
或許我現在能用當初的聯繫方式看他的貼文看他的生活看到他幸福的樣子,也要多虧他。
王念,年級第二,全班一片嘩然,我考進來時看到有獎學金就認真的考了,我也沒想到那麼高阿,我當初只想進前二十的,前二十就有幾千塊蠻好的,誰知道第二名幾萬塊被拿了,大家都知道了我的家世覺得我是位千金都不敢靠近,這句話還是我旁邊這位徐芸芸講的,我不相信那麼荒誕的東西,但好像真是這樣ㄟ?其實我沒什麼才華徐芸芸這樣講著但我想跟您在一起姊!當我好朋友吧!誰交朋友跟玩寶可夢似的用好朋友出來吧的語氣交友的?我在野憋不住的笑出來,她太憨了吧?是傻了嗎?還是腦袋進水?經過了幾個月段考來了,我打算回北部的圖書館念書,別看我閨蜜看起來像喜憨但實則成績還行的,我跟馮卿滔滔的講著,他問我幾點要去圖館我跟他說圖書館幾點開我就幾點去那我們約好了明天圖書館見,行嗎?小憨兒,他在瞧不起誰啊,結果我訂了鬧鐘,但效益不大,遲到了整整遲到了兩小時,可他卻像我肚子裡的蛔蟲一樣知道我會睡過頭,還提前幫我占了位子,看到我匆匆忙忙地趕來時,他直勾勾的看著我,我真的差點癌症發作,有一種癌叫做"尷尬癌"。我跟他這樣相約圖書館我在小國一時還單純的覺得他真的是好學長,可我變心了,在國二。
變了心的小貓還會乖乖地待在主人身邊嗎?小貓性子膽小怕被拋棄怕主人不要他了所以小帽一直沒表現出來。
------------------------------------------------------------
作者想先休息一下
下篇預告:
他的名子叫馮卿,他是我暗戀了三年的人,他成績好又長的又帥,舉手投足間都散發著光芒,好像遙不可及似的星星,我對他的這段感情就好比一個漂流瓶在茫茫人海中沒有任何目的的飄著飄著,我其實一開始也沒想到我會喜歡上他的,或許我這人命裡帶點煞,總是踢到不該踢到的板。或許當初的歡喜當初的眼淚當初的情意,在他眼裡應該我可能只是個好朋友的,是個喜怒無常年紀小的小朋友,可他不知道,我的思緒都是為了他而牽動,也許今天他一個不經意的眼神,也許今天不小心碰到我的指尖,也許我跟他有個像高牆般的隱形物擋著我,雖然我只要稍微拿槌敲敲就塌了,但我害怕牆上的磚砸到自己,害怕連朋友都當不成。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綾
我這人挺悲觀不好意思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