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鋼琴的鄰居 (斷橋殘月派)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極短篇小說

《The Heart Asks Pleasure First》

我一個人住在一層三戶的大樓內,對面是大戶,一家大概都有十個人吧,他們人多,出入也頻密。我和右鄰都是小戶,右鄰好像空置了很久,多月不聞人聲。
每夜八時多習慣到 B1 層倒垃圾,再上樓之後路經右鄰,有一夜卻聽到內裡傳來鋼琴聲,節奏輕快動人,但卻又矛盾地帶點哀愁。第一次聽到此曲,好美。著魔似的佇立在右鄰門前,腳步不想移動。對戶有兩個小朋友乘電梯下樓,但我靜然不覺,如醉如痴。
之後彈的都是雜七雜八,返回家中,我回味那美妙的琴音。此後,總是有點準時,我好像愛上倒垃圾,亦愛佇立右鄰門前,裡面那人一定會先彈奏那首動聽而又不知名的樂曲。
今夜有點特別,大樓管理員突然出現,他當然認得我,尷尬地表示有小童投訴陌生人的奇異動靜,我告訴他:「來聽,多美妙的琴音。」他摸摸鼻子下樓去了。
有一個黃昏,下班後稍為早歸。入電梯後卻趕來一位高雅的女士,長的漂亮,我紳士地問她要到那一層,她說:「可巧,跟你同一層,九樓。」,我有點詫異,不自覺的說:「新搬來彈琴很美的鄰居?」女生被稱讚的時候,總會笑得更美。「管理員告訴我有一位男士常靠在門外聽我彈鋼琴,那人一定就是你。」
我尷尬地:「大概就是我吧。妳彈的實在好美,請問曲名是甚麼?」她想了一下:
「那是 《The heart asks pleasure first》,你這麼愛聽,稍夜按我的門鈴,進來我彈給你聽,不用站在門外。」她實在很大方。
那好些夜,我們都是吃外送,無所不談。「除了羨慕別人懂得彈鋼琴,我也喜歡別人的手繪和字體,因為我甚麼都不會。」我只是隨口說說。
「其實我字寫的也不錯。」「好哦,寫給我看看。」
她在紙上寫下了「一個傻瓜喜歡我彈鋼琴」,字跡工整娟秀。
我接過她的筆也寫上「一個聰明瓜彈琴好聽」。「你的字真的好醜」。「不要這麼坦白嘛,關於我的字,有一個女老師被我氣得暈倒,有一個男老師心臟病發,來、來、來,我來彈鋼琴給妳聽。」
她被我逗得很開心。她說:「明天暫停一晚,有朋友來訪?」「男朋友?」「不告訴你。」
懷著好奇的心,翌夜,我從「門邊」不停監視情況,真的有一位男生進了她家。沾著腳貼門偷聽,不聞琴聲,只聞間中的笑聲。為何門板這麼厚?為何門的隔音這麼好?氣死人。
兩句鐘後,門縫中看到男生要走了,她送他出門邊,他回身親暱地撫摸她頭頂上的髮絲。我關上門,心在痛、整夜無眠。「痛甚麼?連她的手也沒有碰過,憑甚麼管別人的事?」「要向她問過究竟嗎?真好笑,你是她的甚麼人?」「要作最壞的打算嗎?」「要跟別人搶嗎?」還好,我仍然在憂傷中睡著了,夢裡有她,只是,我們好像毫不相干。
沒有倒垃圾、也沒有順道替她倒垃圾。「要找房子搬嗎?好難受。」我自言自語。過了不多久,門鈴響了,當然是她。
「怎麼不來聽我彈鋼琴......你不舒服嗎?」「我心在痛!」
「心絞痛?你親人有沒有這種病?要看醫生嗎?」她很緊張。
「妳為甚麼替我緊張呢,妳又不是我的甚麼人。」
她瞪大了眼睛,轉身就走。「對不起,我的心真的很痛,我在吃醋。」我真的害怕她走掉,再沒有甚麼不能說的話,我要留住她。她轉過身來,目光溫柔不少。她恍然大悟:「昨天那個人是我的親哥哥。」
「難怪他長的跟妳一樣漂亮。」「你也看見他?」我點點頭。空氣中沉寂了一陣子。但畢竟,我跟她又不是甚麼關係。
「雖然我們無所不談,但有一件事從來不敢告訴妳。」她望著我,等待我說下去:「我實在沒有勇氣追求漂亮的女生,尤其是妳.......妳有這麼多才華,我不但沒才華,更是負才華,看我的字體就知道。..........但當你哥哥出現,以為是妳的男友,我卻受不了,心很痛..........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空氣中又是沉寂了一刻,然後,她笑了:
「好啊!不敢追求漂亮的女生,那麼漂亮的女生來追求你怎麼樣?」
我愕了一下,消化一句說話要那麼久嗎?我終於聽得明這一句話的意思了,捉著她的手、把我抱住,我也抱住她的腰,輕擁了大概接近五分鐘,兩人都默言無語,終於我輕輕地告訴她:「妳媽媽沒有教妳女生應有的矜持嗎?」我們仍陶醉在這種輕擁當中。
「對待沒有自信的男生何需矜持?」
我們都喜歡這種既無動作、又無聲,只是互相倚傍的輕擁,就像跳慢四舞步,但腳跟沒有移動。她抱著我,頭靠著我的肩。我抱著她,她的頭髮傳來輕淡的芬芳,我還聽到我的心在跳。「作我的女朋友,好嗎?」
大樓管理員看到我兩手牽手離開大堂外出,習慣地摸摸他的鼻子.......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83會員
428內容數
如果華人界中只有五個人可以舉出十大全球輕音樂團是誰,余就是其中一個。本來專於輕音樂介紹,時代進步,後轉寫一頁過小說,亦試圖以「文創實驗」形式去書寫長篇小說,意圖將長篇拆成每一篇都是獨立小品,無需知道前面的劇情,這種「文創」是方便斷斷續續觀看的讀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