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橋殘月派)極短篇小說-心痛的浪漫都市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獨個兒按址尋索,同事提供喝到飽的平價酒吧,一直留到半夜,酒館內外酒客仍是零落不絕。七百多元就這樣飛走了。不遠處坐著一位隹人,明顯地憂悒寂寞,與天上的明月極不調和。
平日我是內向的人,從來不搭訕女生,可能是酒精的關係,我居然靠近他,帶點傷感對她說:
「今夜月色華美,就因為妳在,夜色更美。有人不懂得欣賞妳的美麼?」
這個口甜舌滑的傢伙是我嗎?一切只能怪酒精。
她望了我一眼,幽幽地道:「如果他懂得欣賞,我就不會這麼痛。」
我嘆了一口氣:「剛巧我也很痛,兩個心痛的人,我可以坐在妳旁邊麼?」
她大方地:「隨便。」
空氣中沉默了片刻,我問她:「他離開妳多久了?」「十天。」她點燃了一根菸,抽了兩口。「他為甚麼離開妳?」
她想了一下:「有必要問這麼多麼?」
我笑一笑:「相信我,說出來妳會舒服一點,不會那麼痛。」
她抿了一下咀唇:「你倒有經驗嘛。」
我聳聳肩:「哎,如果我有經驗就不會這麼慘。」
我伸手拿她手上點燃了的菸,她遞了給我。
「他變心,貪新忘舊吧........你呢?」
「她說我很單純,很悶蛋,另一方面,她貪愛名牌物質較多吧,大概這方面分歧很大..........一星期前我從未碰過菸酒。現在就變成這個落魄樣子。」我也抽了兩口菸,把菸還給她。她沒有嫌棄。
她笑一笑:「學好需要三年,學壞只需要三天。」
我也苦笑:「最慘的我還發現自己原來是一個飲酒天才,千杯不醉。」
她問我:「為甚麼還不回家?」
我不知道按實回答是否有失顏面:
「不捨得坐計程車,還有兩小時就有捷運了。..... 妳呢?』
顯然地我的掛慮是多餘的,她對我的窮酸相並沒有反應
「我住在附近,雖然有點睏,不想這麼早回去,孤單的感覺很難受。」
不多久,我問她:「明天妳不用上班嗎?」
「行屍走肉,生不如死,沒所謂了。」
我也嘆了一口氣,從心底裡由內至外的同意:
「說得沒錯,我也是沒所謂了,但人總得活下去。」
她加了一句:「痛苦地活下去。」
接著她又說:「我可以挨著你睡一下嗎?」
我知道這時心痛的人,不會對其他人有甚麼興趣。我脫下西裝外套,披在她身上。「隨便睡一下吧。」
她真的靠著我的肩小睡了一會。零落的旁人真會以為我們是愛侶。我也閉目養神。
天色也亮了。她掙開了眼睛,說道:「我們也該回家了。」
我鼓勵她:「有人告訴我,時間會治癒心痛,女生不應自暴自棄。妳會好起來的。」
她苦笑了一下:「男生也不要喝太多酒,酒精始終無益,你也會好起來的。」
我穿回自己的外套,幫她整理一下她頭上的髮絲,
我對她說:「好了,保重了,我走這邊,順路嗎?」
「我剛好是相反的方向。」
我們四目交投,她是一位算得上漂亮的人,哀傷的眼神明顯地不見了。她突然捉著我的手,握了一下:「再見了,保重了。」
她頭也不回就走了。
本來我想追上她,始終還是停住了腳步。
我的心仍痛,剛走的那個人,是如許地又陌生又熟悉,她像極我的親人,並不存在甚麼男女感情的幻想,我想,如果她是令我心痛的那個人,這樣依傍著我,那有多好。
旭日初升,我也困倦地回家。從此,我沒有再見過她,但我常記得曾有過這麼的一個夜,就因為她,才稍為減低我曾經的心痛。我也真心地希望,她很快地撐過去,好起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84會員
428內容數
如果華人界中只有五個人可以舉出十大全球輕音樂團是誰,余就是其中一個。本來專於輕音樂介紹,時代進步,後轉寫一頁過小說,亦試圖以「文創實驗」形式去書寫長篇小說,意圖將長篇拆成每一篇都是獨立小品,無需知道前面的劇情,這種「文創」是方便斷斷續續觀看的讀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