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橋殘月派)極短篇小說- 電梯情緣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每逢週二、週五發表的短篇文藝故事)
我的生活曾經一團糟,婚外情的下場,兩邊不討好,終於又是剩下自己一個人了,有些事情不可逆轉。前妻改嫁,正如我所言衷的祝福,現在她很幸福,大概稍為彌補我的歉疚。
還好,在國際貿易範圍裡,我仍保持高度專業。一團糟的耶些日子,確實影響了工作,業績的現實逼使我離開了舊日的公司,如今,在新公司上班一個月了。
我猜上司比我小兩三歲,一個漂亮的女人,眼神可以電死人,來了不久就聽到一些傳聞,她跟很多男同事都有一腿,加上對於這類型的女士存有偏見,更加讓我敬而遠之。
對她冷漠,對工作卻熱情,在會議上我不會顧及甚麼新人舊人身份,只將我所觀察到的和盤托出,例如我建議他們看一看香港飲食業有關日本拉麵的食肆,台灣處理好、包裝好的竹筍完全可以攻陷這個市場,更建議他們看看印度及越南,中產階層將會迅速興起,無論在鋼琴、奶瓶消毒鍋、捲門馬達............等等這些優質台灣製品,都有無限商機。顯然地,我認為這位女經理對我印象深刻,另眼相看。
雖然盡量避免與她單獨接觸,想不到的意外仍是發生,她和我一同下樓去迎接一位外商,電梯裡中途故障,我和她被困,卡在裡面,不上不下,還好,燈光沒出問題。我始終保持一貫沉默。她先開口:「你在國際貿易確實是高手。」考慮了半刻,我回答她:「可不見得,全是紙上談兵,要實際調查過才能作準。」
她的話鋒直轉:「我覺得你對我有些成見,為甚麼呢?」我要很謹慎去回答:「成見會影響合作關係,我認為那是妳的錯覺。」她的眼神凌厲:「每個男人都借機靠近我,你卻刻意避開我。」
我笑一笑:「大概我對女人沒興趣吧。」
她吸了一口氣:「因為別的一個女孩而離婚,大概女人讓你痛苦得失去興趣。」這樣直接的攻擊惹怒了我:「妳查過我的背景?」
顯然地,她覺得可以激怒我而開心:「這行業有多大,你薄有名氣,就是「我」聘請你的原因,你的背景路人皆知。」
出自內心的真情:「妳不知我對前妻有多歉疚,現在她嫁得好,我反而開心。」她反問:「她好幸福啊!你呢?」
我反唇相譏:「妳說的對,我付出了代價,罪有應得。但不是每個男人都會對沒底線的女人存有獸性幻想的。」顯然地我也想激怒她。但隨即發現這非君子所為:「對不起,我不是有意想侮辱妳,我向妳道歉!」
她卻出奇地平靜:「你真的跟他們不一樣,你像我的二哥。」我靜待她說下去:「我二哥曾跟黑社會混,後來洗心革面,打零工入讀夜大,廿六個英文字母也拚不全,卻唸英文系畢業,是不是很像你?」
我嘆了口氣:「你對我的背景真了解,你二哥在哪工作?」「幾年前遇車禍走了。從前遇到甚麼不開心,他總是很有耐心聽我訴苦。」
我的心軟化了:「妳有甚麼不開心嗎?」她想了很久:「這美資企業的大老闆跟一個初出茅廬的女生說,陪我一夜,妳會坐在高位。他遵守了承諾,只是那麼的一個夜,很快我就成為了經理。其他男人以為我很隨便,就像蜂群般圍著我,事實上我根本就不是一個隨便的人。他們沒有一個人得逞,卻將沒的當有的去宣傳,從此我聲名狼藉,大概就是那些小男人盡情的抹黑,卑鄙的報復吧。」
隨後,幽幽地補充:「我也不知道這個代價是否值得?」
我想了想:「為甚麼妳對我這麼坦白?」
她低下頭:「我不隨便,但我孤單寂寞。你真的很像我的二哥。」
這時電梯外傳來了聲音:「裡面的人沒事吧?請退後一點,我們要打開電梯門了。」
我和她又回復到日常的日子,好像電梯內的對談從未發生過,但我們碰面的時候,那不是眉來眼去,而是有默契的,一種對對方誠懇關懷的眼神。
終於有一天,我忍不住,將一張邀請卡夾在文件上,約會她今夜一同晚膳。走進經理室,文件放在她面前,邀請卡份外醒目。
「這是甚麼?誰的邀請卡?」「我給妳的!」她打開來看,掩著咀吧:
「先生,這是甚麼年代,原來你的字這麼醜哦。」
「還給我,我給別的女生。」她笑得前仰後合。
我皺著眉:「不要難為我,好不好?邀請卡是浪漫的風度,妳不要還我。」她突然轉得很嚴肅:「其實......我好喜歡。」
她終於甜的看得見,隨即告訴她:「下班後在隔壁星巴克等妳好嗎?」只有兩個字「好哦。」我忍不住告訴她眼前所見的:「妳知道嗎,妳的眼神會電死人,妳的笑容會迷死人。」
她說:「當然知道,我也等你提出約會很久了,電死你一個就夠了。」
那一天心情特別愉快,還有,那天也是離婚以後,第一次的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我在想,被女人電死真的很開心。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83會員
428內容數
如果華人界中只有五個人可以舉出十大全球輕音樂團是誰,余就是其中一個。本來專於輕音樂介紹,時代進步,後轉寫一頁過小說,亦試圖以「文創實驗」形式去書寫長篇小說,意圖將長篇拆成每一篇都是獨立小品,無需知道前面的劇情,這種「文創」是方便斷斷續續觀看的讀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