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成賢辰R18圖文合本【Deep deep down】

2023/07/22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CP:成賢齊+韓宥賢X韓宥辰(是3P)
-估計是個下地城遭遇意外的故事
-被O的只有韓宥辰,沒有兩位會長的部分請放心


  每當傳送門開啟,散出陣陣機械式冰冷的藍光時,韓宥辰總覺得雙腳頓時失序。它不再聽從大腦與神經傳導指令,被一無反顧的衝動所覆蓋,他能想像墜落的失重感,扯著雙腿直直向下拉,陷入一個無法確定的城域。

  超乎大腦感知,其中率先奔奪而出的是恐懼。

  甲縫扣緊手心的皮肉,拉烏雉達斯帶給韓宥辰的夢靨遠勝於無數次瀕死的經歷。他看了眼身旁高出一階的弟弟,濕黏的深紅液體泛濫,猶如泥沼般在身旁蔓延,漫無邊際。憶起懷裡趨於冰冷的體溫,即使知曉那屬於另個已然滅蹤的世界,他依舊想緊擁身旁、心搏正在脈動的韓宥賢。

  「怎麼?有東西忘記帶了嗎?」來自反方向的提問,這一問瞬間將韓宥辰拉回現實,將一旁恢復正常大小的和平往自身靠攏,他甩了甩手,試圖遺忘方才過於深入的回想並將手套穿過五指拉緊。

  「有我們世星公會長在,還能缺得了什麼?」

  耀金在思索之間流轉,無人能得知此人腦海裡盤算的詭譎狡黠,在亞洲人中顯得出眾獨特的雙眼,泰半在被吸引目光後轉而畏懼。成賢齊從不避諱他人打量的視線,實際上也沒必要,輝煌耀人的稱號並非空談大話,若世星公會謙稱第二,無人敢向上一階。

  他集世俗對S級獵人條件之大成,至於未知的身世,對眾人更是諱莫如深。無論坊間謠傳是否屬實,韓宥辰在意的僅是纏繞在此人身上的線索,那是他能一探弟弟死因的關鍵鑰匙。有時候命運就是那麼剛好,成賢齊對於「韓宥辰」的存在富有極大的興致,曾有過激進的行動來證實韓宥辰的價值,導致這關係處在迷霧中的木舟上,表面上看似利害一致,但最終無聲溺斃會是哪方還說不清。

  至少此時此刻他們目標並無相互牴觸,形成某種異樣的和諧。

  成賢齊整理衣襟回以滿臉的笑意,將回覆當作是誇獎收下,韓宥辰險些脫口而出噁心二字。

  此次三人同行的緣由不外乎是尋找與系統再次溝通的機會,根據過往記憶所選的地城正巧屬於世星公會範疇,那麼成賢齊的出現便不太意外。他一如既往地愜意自在,只差左手沒提個野餐籃,右手拎著一瓶紅酒。

  「如果沒什麼問題就走吧?」韓宥辰放棄理解也不願多想,時間與機會對於回溯至過去的他來說無比珍貴。與二人對視確認完畢,撫摸和平柔軟的毛髮,欲跨步進入傳送門,到達一處再熟稔不過的領域。

  意外若能預期,那他便不會出現於此。

  當鞋尖觸及飄散於周遭的藍光,一股強大力量將韓宥辰拉入之中,還沒來得及回頭喝斥另外兩人的行動,他們已一同墜入並呼喊著他的名諱,意識連帶聲音逐漸飄渺遠離,那是韓宥辰闔上眼前的最後影像。

 

---以下非連續R18片段---


  「哥,放鬆,不會痛的。」韓宥賢輕柔安撫的語氣與動作恰好相反,他沒等到回應,逕自扳開白皙柔軟的臀瓣,按壓著因興奮緊縮的穴口,指尖有著足夠的潤滑,略為沒入緊緻的甬道當中。突來的異物感迫使韓宥辰挺直腰身抵達高潮,濁白的精液沾黏兩人的手與小腹,一片狼藉。

  使力撐著臀部懸空的姿勢,一不留神便會脫力跌下,韓宥賢當然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即使身受情藥的迷亂,仍本能地將韓宥辰揣在懷裡,繼續擴張的準備。抹去化作水狀的精液增添更多的濕潤,每一次的深入與添增一根手指都令韓宥辰雙腿發顫,數次險些倒下時,有股力道總會穩固地托起。

  難以掩蓋的叫聲過於羞赧,選擇將臉埋入厚實的寬肩,汲取屬於青年的體香,那並非單源自於香水,而是混著男性特有的賀爾蒙與薄汗,沒來由地感到心安,得以短暫地將全盤拋諸腦後。

  待後穴已能容納第三根手指,試著屈指刮搔內壁與小幅度的抽動,從起初不適的悶聲低吟,轉而配合呼吸頻率進行調適,不時感到腸壁的收縮顫動,意味著已然適應這漫長的前戲。

  「照你喜歡的做就好。」

  腰部的支撐不可察覺地動搖,韓宥辰明瞭其中的顧慮,用僅剩的腦力攻破他那固執的胞弟,使力不讓聲音透出顫抖:「哥……也想要。」

  宛如乞求得到赦免,藏匿於心底遭世人唾棄並視為悖德的慾望,違抗世間對血親倫理的定義,長久以來棲息於理智間的暗影,正赤裸袒露於外。

  這是在情初萌芽之時,註定要帶入墳墓的慾念。

  全然不是為了自身,而是那雙時時刻刻牽著他的手的身影,他可以背負眾人的謾罵與厭惡,唯求那人能永保笑顏,不受一點傷害。於是寧可在無聲無息中拉開距離,漸行漸遠,興許能淡忘。只是一次又一次地看著他捲入涉及性命安全的危機,必然無法做到袖手旁觀。

  韓宥賢直視著正對面的成賢齊,他唯一看不透且無法動手的對象。對方收到威嚇也僅是聳了肩,同樣受毒物之苦,似乎無法有過多的表示,這點令他將目光移回刻意低著頭,嘗試無用閃避的兄長。

  「等等、你——」

  還沒來得及掙扎便被翻過身子,硬熱的腫脹抵在穴口,他沒料想到竟會演變至此。經過仔細地擴張,緊緻溫熱的膣腔毫無抗拒地承納這份充滿嚇斥的宣示,韓宥賢扣住胯部,並以膝蓋頂開韓宥辰的雙腿,下身完整吃入性具的羞怯,全數暴露在成賢齊面前。

  頂端獵食者好勝的心態,展示並宣告著擁有權。

   ﹊﹊﹊﹊﹊﹊﹊﹊﹊﹊﹊﹊﹊﹊﹊﹊﹊﹊


  直覺意會到下身濕濡的醜態被人審視,那眼神如電流般刺痛著肌膚,卻病態地享受隨之而來的酥麻。大腿內側的筋絡跳動著,嗚咽的喊聲猶如乞討,以獲得更多的憐愛。臀部隨著頂撞在肉棒再次插入時配合腰部發力,亟欲發洩的癲狂使得馬眼淌出透明濕滑的汁液,跟主人一致的卑微乞求,快感的淚水與唾液混在一塊難以分辨,他淚眼望著角落的身影,不敢出聲。

  金星湧動的雙眼正直視著荒淫,一聲不吭。建築頂部的磚簷被年代啃食,灑落的日光碎片分散在空間每一處,有片正好落入成賢齊的眼裡,集聚軀體所有的感官。

  「想不到海延少爺也不敵地城這一招。」一句話的起落,擊碎了平衡。

  成賢齊好整以暇地從角落步出,恍若同樣受到毒氣影響的記憶從未存在。眼神不偏不倚落在韓宥辰頸間滲血的印子,露出不明所以的笑容。他慢步徐行,皮鞋的底革摩擦地面的碎砂聲格外刺耳,韓宥辰對於S級近臨的感知並無失常,取而代之——不,該說是更勝於此的恐懼席捲全身。

  不禁往韓宥賢的懷中一縮,雙眼卻未曾挪移。他看得明白,也看得過於透澈。探知記憶無法在該人身上使用,成賢齊因而成了謎團。曾經被掐住頸脖瀕臨死亡的窒息感如蟻般密麻攀上,頓時間韓宥辰無法呼吸。

  韓宥賢意識到兄長的緊繃,抬手護住並威嚇成賢齊莫再接近一分一毫,往昔為格守公會的準則,他會。

  ——此時則沒有那個必要。

  甚是抹殺韓宥賢對外謊稱是地城的陷阱也無人能追究,興許看準對方中了淫毒,無法隨心所欲使出技能的窘境,他咧嘴一笑,出口的話語並非如此。

  「恭喜。」掌聲諷刺地響徹空間,「完美善良且溫柔的好弟弟形象就此破滅。」視線一轉,由上而下掃視這對破壞社會道德的兄弟,譏諷韓宥賢也不過是隻沉淪於性慾的野獸。

  「確實值得一看。」  

  「住嘴。」

  成賢齊又近了一步,順手抽掉價值不斐的手套,將其對折並置入外衣口袋中。韓宥賢被毒物減緩的反應速度,來不及揮開來者不善的手,成賢齊更是近了一步,赤手抬起面目狼狽的韓宥辰並俯身與他對視,這一瞥使韓宥辰瞬間領悟,別過了臉。礙於下身還容納著性器無法做出多餘的反應,該死的是他知道另股欲求正放肆地作祟,搗亂思索。。

  「成賢齊,放開我哥。」

  「你還不明白嗎?我這是在徵求你的同意。」

  韓宥賢怒火已然上頭,儘管受到傷害無法使出全力,要施展簡易的攻擊倒也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宥賢,沒事,聽哥的。」韓宥辰忍著被中斷性愛的不適,舉起手搭上男人裁剪挺直的西裝褲,指尖捏住褲頭的暗扣,同時感受到隔著褲襠布料的溫度與硬挺,反射性吞嚥,難以想像暗藏其中的分量。

  愣是不明白兄長的所作所為,韓宥賢震驚並憤怒著。這次成賢齊終是移開釘在韓宥辰身上的視線,卸下方才的神色自若。

  「放著甜蜜的糖果盒不管,總會有不請自來的螞蟻。」成賢齊褪下那件對於韓宥賢來說如同天敵存在的大衣,掛在一旁的木椅上,剩下最後的襯衣。

  「不如就讓我們共享。」  


                                TBC

 


                                      


椋
https://www.plurk.com/shagin90274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