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更新>新無限淫慾第十九卷番外篇 阿里拉部落的故事(四)(4/4)

2023/10/10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在城堡內,開始了歡淫無度的性愛派對。

  所有漂亮女僕們都脫下了自己的衣服,開始舔試著阿蘭人軍官們的肉棒。

  「囌嚕囌嚕囌嚕……囌嚕……囌嚕嚕嚕……」口水的吸吮聲此起彼落著。「啪!」的一聲,開始有阿蘭人軍官開始拍打起女僕們的豐腴屁股,把她們高高翹起來的屁股當成爵士鼓一樣的敲打著。

  軍官們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大聲嘲笑著這些女僕們。把她們踢倒,踩她們的臉,尿尿在她們的嘴巴裡面。

  「阿美莎,這就是你所想要的和平嗎?」在廚房裡面,阿菲亞低聲向阿美莎如此質問道。

  「我們都還活著不是嗎?」阿美莎一邊回答,一邊製作著美味的料理:「如果不是我們早早投降,說不定我們這幾個人全部都死了。」

  「這樣子活著難道有比較好嗎?你知道阿法托、阿皮克和蘇芮拉……還有很多很多人,他們也全都死了嗎?就在我的面前,他們殺了我的兒子,他們侵犯了我的女兒!」一邊說著,阿菲亞的眼淚終於是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

  「但是你活下來了不是嗎?無論如何,你都活下來了,那不是很好嗎?」阿美莎伸出手來輕輕拂過阿菲亞的臉龐,抹去她臉頰上的淚水:「無論怎樣,時間也都無法倒流了。我們回不去了,只能夠接受現狀,不是嗎?撐下去……阿菲亞,只要撐下去的話,未來就會看見希望的。」

  「…………為什麼……」阿菲亞看著阿美莎,眼神中開始出現了憤恨的情緒。

  「……什麼為什麼?」阿美莎一臉不解。

  「為什麼你總是要站在他們那邊!你不是我們族裡的最高祭司嗎?為什麼不為我們的族人難過?為什麼不保護我們?為什麼要對他們唯唯諾諾,要對他們下跪,舔他們的肉棒?」

  「我一直都在保護你們啊!」阿美莎睜大了眼睛,好像對阿菲亞所說的話感到不可思議:「你現在還活著,還能站在我面前,不正是因為我保護了你們嗎?要不然的話,你都已經死了!」

  「我想要的並不是這種活著!我要我丈夫、我兒子和我女兒跟我一起活著!我要的是像以前一樣的生活,做為人類活下去,而不是當這些阿蘭人們的家畜和玩具!」

  「阿菲亞……我知道你現在很憤怒,很不甘心。但是你要知道,在真正的救贖到來之前,必定會先迎來苦難,這一切都是上天給予我們的考驗。放心吧……現在正是最低谷的時候了,只要支撐過去,接下來所迎來的就只有美好的未來。」

  「怎麼可能會有美好的未來!不要再跟我開玩笑了!阿美莎……你到底是怎麼了?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種樣子……或許……或許當初我們就不應該選擇投降的,如果當初選擇與阿蘭人死戰到底的話……」

  「那我們全都會死。」

  「也有可能不會!如果是阿塔郎的話……如果是阿塔郎的話……他肯定能夠帶領我們……嗚嗚……嗚嗚嗚嗚……」

  「無論如何,我們都已經做出決定了,不是嗎?這是我們大家共同的決定。」阿美莎伸出手來觸摸著阿菲亞的肩膀。

  「不要碰我!你這個賤女人!波賽斯頓的走狗!」在用力拍開阿美莎的手以後,阿菲亞的眼神變得狠戾,拿起廚房裡的菜刀:「我決定了……與其這樣子活著,那我不如死了算了!我再也不要這樣了!我要去殺了波賽斯頓,你阻止不了我的!」

  「等一下,阿菲亞!那是絕對不行的!你想要把大家都拖下水嗎?你這麼做的話,死掉的可不僅僅只有你一個人,你的女兒還活著不是嗎?她也會受到處罰的!你想要連累她跟著你一起去死嗎?」

  「與其讓她成為阿蘭人的性奴,倒不如讓她也跟著我一起被殺!」

  「……我知道了,阿菲亞……如果你真的執意這樣子做,那我也不會阻止你了。但是在那之前,我想要先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自由。」說完以後,阿美莎從她的口袋裡拿出了一包白色粉末。

  「……那是什麼?」

  「救贖。」阿美莎將這包白色粉末倒了一些在桌子上:「阿菲亞……跟著我這樣子做,你就會知道我至今為止的一切所做所為了。」說完以後,阿美莎將鼻子湊了上去,捏住一邊的鼻孔,吸了一些白色粉末到她的另一側的鼻孔裡。

  「啊哈哈哈……啊哈……阿菲亞……你一定要試試看這個……哈哈……啊……啊哈哈哈哈哈……快……在你死之前,一定要體驗一下這個!這個正是我們身為祭司想要抵達的最終境界呀……只要輕輕地吸一口,只要吸一口就可以了……」

  阿菲亞有些害怕的看著現在一臉飄飄然的阿美莎,她看了看桌上那些白色粉末,也學著阿美莎那樣將鼻子湊上去,輕輕地吸了一口。

  就在這個時候,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降臨到阿菲亞身上。

  那是以往在當祭司時,只有狀況最好的時候,才能夠體驗到的感覺。不…甚至還在那之上,那是一種無以言喻,無法用語言去說明的感覺。

  不爽的感覺全部都消失了,再也不會感到害怕、無助、失措了。取而代之的是幸福、快樂、充實、力量感。

  這個世界開始散發出五顏六色的繽紛色彩,好像所有東西都出現生命。水果在唱歌,蔬菜在跳舞,這個世界是這麼的和平又美好,俗世的煩擾又是那麼的微不足道。

  這片世界是大海,阿菲亞開始在大海的正中心遨遊著,那些不爽就好像一粒沙,被沖到搖遠至極的岸邊。這片世界是天空,阿菲亞感覺自己好像長出了翅膀,至於那些不爽和煩腦則只是毫無意義的小事,根本就無法和現在所體會到的自由以及廣闊相比。

  阿美莎看到表情陷入恍惚的阿菲亞,露出嫵媚的笑容,伸出雙手來纏繞上她的脖子,吻住了她柔軟的嘴唇。

  「咕啾咕啾~咕啾……咕啾……囌嚕……囌嚕囌嚕嚕嚕~」吻了一下子後,她們的雙唇緩緩分離開來。阿美莎左手端著剛剛料理好的美食,右手牽著阿菲亞,走到這城堡的大廳處,來到波賽斯頓的面前。

  「主人~我的好姊妹,想要得到您的恩寵……請您教導她什麼是真正的幸福與自由吧。」

  「哈哈哈哈……是那個漢克森帶過來的新人啊。」波賽斯頓上下掃描著阿菲亞的身體,笑著說道:「沒有問題,就讓我們來好好教育教育她吧。我們會讓她知道,你們阿里拉部落所做的選擇是沒有錯的。不過嘛……阿美莎,果然我還是比較想要得到你啊!過來讓我抱抱~基考克,漢克森,你們兩個人來把這個新來的好好教育一頓!」

  阿美莎對著波賽斯頓露出甜蜜的笑容,接著依偎到波賽斯頓的懷中,用雙手勾住他的脖子。兩個人開始熱吻起來,而波賽斯頓伸出了他的手揉捏著阿美莎的柔軟豐胸。

  而在另外一邊,名為基考克與漢克森的男子,則是開始吸吮起阿菲亞的大乳房。基考克抓揉著阿菲亞的屁股,漢克森則是伸出手指來,插進了阿菲亞那已經濕潤至極的陰道當中。

  「嗯哈……嗯……嗯呀啊啊~天啊……好爽……嗯啊……只是手指而已……嗯……嗯呀啊啊~就……就這麼的舒服……嗯哈……嗯……嗯呀啊啊啊~」阿菲亞一邊痙攣著,一邊微微高潮了出來,大量淫水從她的陰道中流洩而出。

  「哈哈哈哈……這個女人未免也太敏感了吧,真的是有淫蕩的啊~」

  「她的小穴插起來超級爽的哦~你知道她有多扯嗎?看到自己兒子被殺的時候,竟然還高潮出來了啊!」

  「哈哈哈哈哈……真的假的啊?未免也太誇張了吧!」

  又過了一陣子以後,他們三人換了體位。阿菲亞彎下腰來,吸吮著漢克森的肉棒。至於基考克則是站在阿菲亞的屁股後方,開始將自己的勃起肉棒插進阿菲亞的陰道裡面,對著她開始做起活塞運動。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阿菲亞的屁股被基考克撞擊著,發出清脆的肉體碰撞聲。她的屁股被撞擊的一顫一顫,乳房也不斷前後劇烈搖晃起來。

  至於阿美莎則是騎在波賽斯頓身上,拼命扭動著自己的小蠻腰,親吻著波賽斯頓的嘴唇。整間城堡裡面,到處都有人在進行著瘋狂、劇烈、荒誕不經的性交活動。

  與此同時,城堡外面的阿美莎部落男人女人們,則是在不眠不休的工作著。

  事情已經不會再變得更糟了。

  無論如何,不管遭遇到什麼,都得活下去。

  阿蘭人需要我們,只要我們努力工作的話,他們就沒理由傷害我們。

  所有人都抱著這樣的希望,日復一日地過下去。

  直到有一天,戰報從前線傳來,阿蘭人大軍潰敗投降。世界大戰結束了,波賽斯頓的軍隊必須撤離回國。

  所有軍官聚集在一處,討論著今後的發展,接著出現了結論。

  「如果這裡的事情被傳出去,我們可能會遭受到國際法的制裁。」

  「我們國家已經禁不起更多的打擊了,不可以讓這裡發生的事情被世界所知道。」

  「那怎麼辦?果然只能……」

  「殺光他們吧,反正他們也只是一群兩腳羊而已。只要殺光他們,就沒有人知道發生在這裡的事情了。」

  「為了國家,為了大義,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殺光他們,有誰有反對意見嗎?」

  「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沒有。」……

  隔天,除了波賽斯頓動用私權將阿美莎關押在地下室以外,軍官把阿里拉部落所有的人都聚集在大廣場。

  「從今天開始,我們會離開這片土地,恭喜你們,你們自由了!」帶頭的軍官開始說道:「你們將不再感受到痛苦、將不再受到任何剝奪、你們將與親人團聚!」

  「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阿里拉部落的居民們一個一個開始喜極而泣,相擁著慟哭出來。

  也就是在這一瞬間,將他們給包圍起來的阿蘭人士兵們,舉起手上的步槍,開始對著阿里拉部落的人們實施掃射。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不要呀啊啊啊……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哇呀啊啊啊……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為什麼!噠噠噠噠噠噠噠噠……救命……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不是說好了……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媽媽……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惡魔……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你們這些惡魔……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詛咒……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詛咒你們……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你們全都必須死……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復仇……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子彈全部都射空了,整個廣場突然陷入一片安靜。

  那並不是血流成河,而是屍山血海。最外側的屍體已經徹底支離破碎、面目全非。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全部都死了。他們的表情憤怒、不甘、怨恨、恐懼、絕望……

  「在苦難之後,接下來得到的是自由。」軍官喃喃的說道:「這下,你們全部都沒有痛苦了,能夠在另外一個世界團聚了。」

  一把火放下去,燒掉了集中營,燒掉了屍體,燒掉了血跡,燒掉了阿里拉部落曾經存在過的證明。這個世界不會有人知道這個地方,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除了這裡的樹看著這一切,這裡的石頭看著這一切,天空上的烏雲和星星看著這一切。它們知道、它們見證、它們感受到阿里拉部落的哀鳴,詛咒正在慢慢地成形著,在同樣沒有任何人發覺之時,靜靜籠罩在這些準備打包回家的阿蘭人士兵們身上。

  波賽斯頓走進地下室,準備和阿美莎打最後一發分手炮,最後會由波賽斯頓親手送她走。

  當波賽斯頓出現在阿美莎面前時,阿美莎頓時睜大了眼睛,用有些恐懼又不敢置信的眼神看向波賽斯頓。

  「我的主人、我所深愛的男人啊……您……您做了什麼?」

  阿美莎沒有親眼見證到大屠殺,但是她卻從波賽斯頓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濃郁至極的詛咒。

  「沒有什麼,我們……」注意到阿美莎的異狀,波賽斯頓問道:「怎麼了嗎?為什麼露出那樣的表情?」

  「您身上纏繞著詛咒,來自於我們部落最深刻的強烈詛咒!如果放任不理的話,您不久以後就會死亡的!」

  「你是說真的嗎?」波賽斯頓問道。實際上,在大屠殺以後,已經有一些人感到不舒服了。但所有人都覺得這只是良心不安所導致的,只要回家以後,忘掉這一切就會沒事了。

  「我的主人……您到底做了什麼?」阿美莎追問。

  「原諒我……阿美莎……這也不是我願意的!我也不想要這樣子做啊!」波賽斯頓把大屠殺的過程都跟阿美莎講了,同時他也爬了上床,和阿美莎渾身赤裸地擁抱在一起,結合在一起。

  「波賽斯頓……可憐的男人啊,這都不是你的錯。」阿美莎擁抱著波賽斯頓,在執行法術而自縊之前,享受著與波賽斯頓的最後一次結合。

  「不用怕,我會保護你的。因為,我是阿里拉部落最厲害的女祭司,誰都傷害不了你。我也是最深愛你的女人,你什麼都不用擔心哦,我絕對會保護你的……」

 

60會員
414內容數
人生僅有離別。 徹底失去過往記憶的羅奇,來到命運神殿轉生部門。 這裡負責幫死去的人送入輪迴,以展開全新的人生。 在這裡,羅奇遇見自稱為「戀愛女神」的愛娜, 他們將磨擦出足以撼動整個宇宙的火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