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姜女│03. 釋懷

2024/02/20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raw-image

翌日清晨,范杞梁起了個大早整裝,將多年征戰的盔甲按照順序穿上。

此時,房門外傳來敲門聲,范杞梁在調整好裝備並將金銅劍扣到腰間後,便去應門。

門外正是他的好搭檔,華周。

恰巧,兩人像是相約好的默契,都穿著過往征戰的鎧甲,這讓范杞梁感到相當欣慰,順勢調整起華周的肩甲。

「看到你現在這樣,彷若昨日我們剛從沙場歸來一般。」范杞梁感嘆道。

「兄弟,別擔心,我會好好守護這裡,你就放心去野吧。」華周打趣地對他說道。

「別鬧了,我的任務可是去視察,不是去玩的⋯⋯」范杞梁認真表示道。

「我總覺得⋯⋯你被郡主擺了一道。」華周以多年的經驗判斷。

「我當然知道,我一眼就看出郡主要我帶她女兒離開宮中幾日。畢竟我聽其他大臣說,她是個令郡主頭痛的調皮小公主呢。」

華周搓了搓下巴,「聽你這麼一說,我好像也從其他婢女那裡聽聞此事。難怪,郡主剛才發令,這幾天都要在後殿休息幾日,看來是真的被他女兒給操壞了心呢。」

「嗯,看來⋯⋯這趟旅程得要多費心了⋯⋯」范杞梁搔著頭。

卯時,范杞梁、周盛和江榆他們早已在城門會合,唯獨就是不見姜歆的身影。

江榆玩弄著頭髮,眺望著城門內,不滿地說道:「我們還要等那名公主多久啊?難道她以為我們是要去郊遊的嗎?」

周盛反倒一臉冷冷地提醒她:「她可是郡主的女兒,勸妳這話別讓她聽到比較好,否則小心她跟郡主告狀,妳人頭可就不保了。」

江渝扭動著身子,裝出一副嬌嗲的樣子,對著周盛說:「反正有事你會幫我擋著,我才不擔心呢。」

范杞梁望著他們兩人說:「放心吧,公主只會衝著我來。」

他話一說完,范杞梁舉起右手,穩穩接住從城內射出的箭矢,這可讓周盛與江渝兩人著實嚇了好一大跳。

這時,城內走出了一名女子,那人正是江歆。

她手持長弓,身副盔甲,表情疑惑道:「誒!我射歪了嗎?」

周盛與江榆兩人異口同聲:「這根本是蓄意謀殺吧!!」

「有嗎?他都接住我的箭矢,應該不算謀殺吧?」姜歆將長弓揹回身上,一把奪過范杞梁手中的箭矢,並做出吐舌狀,分明是打算跟他幹上。

范杞梁倒不是很在意,在確認所有裝備與物品都安穩地綑在馬車上後,他們隨即坐上馬車,前往寒冷的北方。

旅途,哪有想像中的順利。

他們才剛出發沒多久,馬車就卡在一處河岸旁,在河水長年沖刷下,河岸邊的碎石因過於鬆軟,導致馬車的車輪陷進碎石裡,由於過重的行李,范杞梁、周盛和車伕三人如何使勁,都無法讓車輪脫困。

反倒是江榆輕鬆自如地在河邊釣魚,姜歆則是在一旁愉快地將雙腳泡在冰冷河水裡消暑,壓根這件事搞得好像與她們無關一樣。

范杞良也不好意思叫那兩位女子幫忙,只好對著車伕說:「我們先將行李卸到對面去,等等你在拉一次馬匹看看,看能不能在重量減輕後脫困。」

就在搬運途中,沒想到樹叢中突然冒出一隻棕熊,猛地向江榆與姜歆發起攻擊。

姜歆因為疏忽大意,誤以為身上還揹著長弓,殊不知,長弓就放在馬車上。

她直呼:「大意了!!!江榆!快跑!我來擋住牠!」

姜歆雖然淘氣,但她絕非是那種壞女子,她的血液裡仍然流淌著父親的正直與勇氣。

江榆眼眶泛淚,顫抖著身軀跟姜歆說:「我腿軟了,沒法起身⋯⋯」

「叱!」姜歆嘖了一聲後,決定跟棕熊硬碰硬,她便做出戰鬥姿態,棕熊則是高舉熊掌,想一掌結束這場戰鬥。

就在這時,一把金銅劍從他倆中間飛過,穩穩地插在姜歆與棕熊之間,使他們彼此間停止了動作。

然而,范杞梁可沒停下動作,快速奔走在河水中,迅速拔起河中的金銅劍,伏身一刀劃過棕熊肥厚的肚皮,使得棕熊開膛破肚,腸子溢出,河水隨即染紅,棕熊往後倒下,死亡。

姜歆與江榆兩人睜大雙眼,看著范杞梁神色自若地望著棕熊倒下,然後收起刀。

「真帥!」江榆發自內心說道。

然而,姜歆可不買帳,她對著范杞梁拗起脾氣,「我有請你幫忙嗎?我一個人就可以把牠撂倒了。」

范杞梁沒跟她爭執,反倒把腰上的刀遞到她面前,並說:「對不起,是我太過魯莽。如果妳覺得我犯了罪,願受您的懲罰。」

這舉動反給姜歆做足了一個面子,給了她一處台階下,姜歆雖對范杞梁有恨,也不是不明事理,淡淡地回他:「算了⋯⋯就當是你欠我的。我們繼續走吧。」

江榆喊道:「等等,難得遇到重要的藥材,怎麼能就此離開呢!」

范杞良也同意江榆的說法,「確實,難得狩獵到這麼肥沃的食材,這傢伙足以我們吃上三天,我來分解牠吧。」

「范將軍,記得把熊掌留給我唷!」江榆喜孜孜地說道。

「熊掌?」姜歆疑惑地問道。

江榆邊支解邊向姜歆解釋:「熊掌可是很棒的中藥材,可祛風濕、補氣血、健脾胃等,益處多多。」

「誒,是嗎?那我倒還真想品嘗看看呢。」

姜歆看著厚重的熊掌被江榆細心地包裹在荷葉裡,並用細麻繩交錯綑綁且交疊在一起。

江榆在處理好食材後,回她:「回公主,熊掌並沒有什麼味道,必須用特殊的藥材與香料來燉煮,如果公主願意等我收集好草藥,我願親自為您烹飪這道料理,可以嗎?」

「好,一言為定。我可要當第一個品嘗唷!」

江榆做出叉手禮,表示明白。

范杞梁在處理好棕熊肉以後,他們便繼續上路。

一路上姜歆直盯著范杞梁看,范杞梁見公主面無表情看著他,他則趁這機會向姜歆稱讚:「公主,剛剛您那姿態應該是打算從下盤將棕熊絆倒吧。判斷可說是相當正確,看來您也蠻常去野外狩獵呢。」

姜歆被范杞梁這一誇,原本還氣鼓鼓的雙頰頓時消受不少。

不過,她可還沒打算原諒范杞梁,因此矜持地對他說:「我就念在你護駕有功,暫時不偷襲你,但是如果你膽敢再冒犯我,我就絕對對你不客氣,知道嘛?」

范杞梁露出淺淺微笑,說:「謝公主不殺之恩。」

1.1K會員
459內容數
Hi 我是小莫, 我是化學研究員。我喜歡看劇、閱讀和玩玩筆桿,更喜歡分享我看了什麼,想了什麼。 《小莫評劇 &小莫書房》是我的一隅小天地,希望能用我的文字帶你穿透劇集的高潮跌宕,更期許能讓我用我的文字帶你一起在我創造的想像世界中飛一把! 自我推薦:《梁祝》(顛覆經典之作!請至「小莫短篇小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