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刀俠 第六章 (中)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又經過兩天,西湖餐館送走最後一名客人,準備打烊關店,尼莫負責整理廚房,托加正打掃廁所,店長去後巷丟廚餘垃圾,桑妮姊將晚班小費盒倒出來平均分配成四份,準備等下班後交給尼莫和托加,這邊也是店長重要的零用錢來源。

 

桑妮姊平常都會先鎖大門再盤點收銀台現金,這天她卻忘了。

 

一個沒有怪物肆虐重大傷亡新聞的夜晚總是令人愉悅,甚至有點過於放鬆,忽略對環境的警覺性。

 

健康檢查帶來的紛亂在中年女子腦海裡盤旋不去,丈夫和托加都需要開刀,尼莫接受檢查和治療的時間不定,剩下的員工裡甚至有查出癌症中期和其他不太妙的傷病,該如何協調接下來的班表?如果病人堅持繼續工作,她應該答應嗎?萬一打算辭職,她得準備一點慰問金,還是乾脆歇業一陣子讓大家將問題理順更好?

 

在這間餐館工作的人們都是為了生存,更有甚者,帶著家庭生存。他們不想知道會讓自己無法工作又得花錢治療的壞消息,不知道就能裝作問題不存在,但這樣真的好嗎?意外獲得的免費健康檢查,帶來的是及時改變的機會,很多人看見不良結果一時間卻是慌張不已,後悔自己貪小便宜毀了對日常的信仰。

 

但格林集團提供的高級健康檢查還真的不便宜。

 

劉春牛會幫忙給意見,方方面面支持著她,但作主的終歸是桑妮姊,尤其這次她還必須阻止頑固的丈夫逞強。

 

門鈴聲突兀打斷了桑妮姊的沉思,以為是錯過營業時間的客人,她頭才抬到一半,嘴中已嫻熟無比說出招呼臺詞:「抱歉!客人,我們打烊關火了……」

 

一根冷硬金屬管子戳上桑妮姊太陽穴,用力地頂了頂。她驚恐地張大眼,兩個蒙面歹徒站在收銀台前,其中一個拿槍抵著她的頭。

 

「聽好了,賤貨,不許尖叫和報警,現在把現金裝進背包裡。」那人說完話後瞄了下門外,桑妮姊下意識跟著看了眼,絕望地發現大門外還站了個顯然是同夥的背影。

 

搶匪不耐煩地丟了個打開的雙肩背包到收銀台上。

 

「好的……沒問題……都聽你的……請把槍移開一點……」

 

搶匪見她抖得連打開收銀台都有問題,嗤笑一聲低吼:「別想耍花樣!」

 

他把手槍挪回胸口,仍然指著中年女子,其實拿把玩具槍來嚇嚇這女的效果也差不多,問題是店裡還有其他男人。

 

「他們住二樓,上面肯定還有錢和貴重物品,你帶這女人上去拿,動作快!」

 

桑妮姊哆哆嗦嗦放現金時,槍口不知不覺偏離了,原本搶匪就不將這間店的老闆娘看成威脅,她又矮又弱。

 

「那女人的丈夫去哪了?」

 

「剛望著在廚房裡,大概看我們有槍躲起來了吧?服務生也是,原來中看不中用!哈!哈!」見麻煩的男人們都不在,搶匪一時也放鬆些許。

 

布簾邊的紙箱遮住廚師的腳,他靜靜埋伏著。

 

尼莫知道搶匪帶槍的用意是嚇唬居多,真要開槍的人不會拿槍口抵著目標,攜槍恐嚇的對象泰半是針對高大的店長和托加,就算扣下扳機,第一槍也不會瞄準人體,尤其這裡是間華人餐館。

 

眾所皆知,華人膽小怕事,稍加嚇唬就會乖乖屈服了,畢竟持械搶劫和一級謀殺可是完全不同的罪名。這三個搶匪甚至連這條街屬於哪個幫派地盤都搞不清楚,只有一個人持槍,其他兩個都是拿刀。

 

尼莫要的就是這幾秒間的猶疑。

 

「桑妮姊!蹲下!」尼莫這句話是用中文喊的。

 

持槍蒙面男乍聽到陌生語言愣了下,嬌小女子聞言立刻照辦,一顆雞蛋正中他雙眼之間,糊了滿臉蛋液,一時間什麼都看不見。

 

尼莫將旋開蓋子的辣椒粉罐全灑在離他最近的持刀歹徒臉上,接著用砧板拍掉刀,趁他彎腰哀叫撥著臉上辣椒粉時瞄準臉用力膝擊,接著將手裡的砧板豎擲出去,砧板飛快旋轉,再度重擊持槍蒙面男鼻梁,剛抹掉蛋液勉強睜開眼的持槍歹徒悶哼一聲,死握住槍柄不放,另一手抓著櫃台避免倒下。

 

尼莫又往被辣椒粉攻擊那人后頸補上肘擊,將他往旁邊一推,拔足狂奔迎向本在門外望風驚覺不對進來支援的第三名搶匪,搶匪看見尼莫也舉刀直刺。

 

廚師左手撥偏歹徒持刀那手的小臂,打開了足夠側身切入的角度,順勢握住手腕,右手虎口張開,由下而上劃了個新月重擊那人喉頭,後者發出「咕」的一聲,那虎口卻繼續扣緊他的下顎,左手被定在原位,伴隨下巴被向後抬起失去平衡,整個人重重被摜到地上,後腦著陸,小刀也早就被扭掉了。

 

整個過程不到十秒。

 

「托加!按住他繳械!」尼莫從玻璃反光看見吃了第一擊的歹徒正咒罵著半跪企圖起身。

 

聽到響動卻慢了一步的服務生露出看見白牙的笑,直接瞄準滿臉辣椒粉的歹徒頭部一個側踢,後者飛出去趴在地上動彈不得。「我可沒那麼仁慈。」

 

殺意乍起的俄國人正要尋覓下個目標,赫然發現--現場已經沒他的事了。

 

這時尼莫已將持槍歹徒面朝下雙手拉到背後壓制在地,另一個被他攻擊喉部仰天摔倒的歹徒疑似腦震盪只能躺著虛弱哼哼。尼莫在摔負責望風的那名搶匪用了巧勁,先略微吊起對方重心再垂直下按,造成類似踩到香蕉皮原地空氣摔的效果,其實是所有攻擊中最狠的,尼莫沒時間跳交際舞,必須一招斃命,這招的好處是從監視器畫面看上去他只有單手推了一下對方。

 

被鎖在廚房外的店長終於穿過後巷氣喘吁吁地跑進餐館大門,見地上倒著三名蒙面歹徒後傻眼。

 

「我……我報警了。」臉上有淚的桑妮姊說。

 

「廚房後門為什麼打不開?」害店長以為連尼莫鎮守的廚房軍火庫都陷落了。

 

「我鎖的,因為不想讓店長變成肉靶。他們一慌張子彈可能真的就打到人,店長體積大很麻煩,不在的話我可以專心救桑妮姊。你快去安慰老婆。」最後一句話順利轉移店長注意力。

 

那我呢?托加內心寒風瑟瑟。

 

店長拿束帶綁好搶匪手腳,等待警察趕到現場期間,桑妮姊拒絕丈夫陪她上樓休息的提議,堅持要親眼看到這群綁匪被警察上銬帶走。

 

「不然我睡不著!」桑妮姊坐在椅子上握著尼莫倒給她的熱茶激動表示,「是我不好!我忘了鎖門!」

 

「桑妮姊沒有任何錯,妳就算鎖了門,他們早就踩過點,打定主意選在打烊時搶劫,一樣是破門而入,我們店裡的玻璃門總歸擋不住。」托加蹲在不住顫抖的嬌小女子面前說。

 

孤星市警局的人趕到了,驚訝地看著被解除武裝限制行動的歹徒,以及掉落在地的兇器。

 

「我們沒碰地上的武器,怕妨礙取證,你們可以看監視錄影帶,反正過程很短,應該比用講的清楚。」尼莫指著一團混亂道,不過他還是在警察們看完那短短半分鐘不到的錄影後將來龍去脈大致講解一遍。

 

「我知道你和你們的餐館,救了馬修‧格林的那個廚師,沒想到你還是位武術高手!」一位西裝警探接著制服警察之後趕到,吃驚的說。

 

尼莫最不希望見到這種反應。

 

「言重了,我連黑帶都沒有,就是以前學過一些防身術,但桑妮姊是重要的家人,我們賭命也要保護她,還有服務生撂倒了一個,我不能把功勞全攬在頭上。」尼莫緊張地笑笑,完全符合先前報導中老實內向的小廚師模樣。

 

「但你的表現還是非常驚人,凱普頓先生。我都要懷疑你是一位隱藏身分的英雄了。」警探伸手與尼莫握了握,表達他的敬佩之意。「歡迎你們在孤星市定居。」

 

看來警探知道他們的新移民身分,這也不意外,誰叫馬修‧格林的新聞鬧這麼大。

 

「真的不是,只是靠著出其不意和幸運,但我就當成過份的讚美收下了。」尼莫尷尬回答。

 

托加走過來搭著尼莫的肩:「我們可以搞個英雄組合出道。」

 

「大可不必。」尼莫忍住踹他的衝動,看在托加也出了力的份上饒他一回。

 

「這三個壞蛋是慣犯,已經在東城區搶了五家亞洲商店和中餐館,你們是西郊區第一處受害餐館,可能是上過新聞引起他們的注意,正好那三人想轉移犯罪地區規避巡警調查。」警探解釋道。

 

搶匪被帶走後,筆錄也很快解決,其實還真沒啥內容可寫,壞蛋進來威脅老闆娘,廚師衝出去一波暴打,途中服務生加入助拳,或者該說助踢更貼切。

 

重點是,他們都沒有你來我往的閃躲拆招,就地取材的砧板和辣椒粉就是這麼好用。

 

桑妮姊終於被店長哄上樓休息,鑑識組拍照存證完後,留下來整理店面的尼莫和托加少不得又得應付一些跑社會線的記者,尼莫將他對警探的那套說法重複好幾次,記者們仍不放過他。

 

馬修‧格林,都是你的錯!尼莫在心底詛咒首富最好在四十歲以前禿頭。

 

捲髮廚師輕咳一聲:「有些事我的確沒說清楚。」

 

「你終於願意透露拜師學藝的過程嗎?」有記者興奮地猜。

 

「其實我不懂怎麼用拳頭揍人,只好發揮創意,還有些招式是從電影和網路遊戲裡偷學來的,比如說WOW的聖騎士……」

 

他這番自白逗得記者們哈哈大笑,紛紛安慰尼莫他在監視器畫面裡還是非常帥氣,簡直就跟真正的英雄一樣。

 

喵的,安全過關!

 

經過一番風波,真正關店都超過凌晨了,店長表示明天歇業,讓尼莫和托加好好休息,抽空到店裡談談。

 

店長沒說要談什麼,從他的神態判斷,大概這邊那邊都有一點,主題肯定離不開桑妮姊,再來就是尼莫的表現,但店長還是很好心地讓尼莫有一晚的時間整理思緒。

 

其實尼莫的確感覺到搶匪出現時自己有點不太對勁,從開始埋伏到壓制持槍歹徒,過程雖短但狀態異常良好,精神極度集中,彷彿他本來就該如此靈敏致命。

 

無腦農怪時不算,面對具威脅性的敵方怪物,尼莫無數次按下滑鼠進入戰鬥狀態時,意識都會微微震顫,這次卻在現實裡放大數十倍的玄妙感,一心只有下debuff、斷法、暈怪、輪流放大招,持續扣血直到複數目標血條歸零倒地為止。

 

穿越前身體跟不上腦袋的情況,讓尼莫在玩綜合格鬥時感嘆歲月不饒人,雖然再年輕二十歲他也是信長宅,絕無可能變成李小龍。現在是身體與靈光一現完美配合,即便簡單動作也能發揮出最大的殺傷力,彷彿操縱著遊戲角色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不是好兆頭對吧?尼莫‧凱普頓 

 

捲髮青年對自己這樣說。

 

 

 

※※※

 

作者的話:主角的能力終於開始有一滴滴孵化動靜了。

0會員
22內容數
Kill Steal Man 台灣孤僻宅男穿越到平行世界美國城市,在孤星市中遭遇的大大小小冒險。尼莫在一場即將發生的空難中莫名其妙穿越到平行世界的同位體身上,神祕地遺忘原本的名字,這個世界的自己還失憶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水下城 的其他內容
尾刀俠 第四章 (中)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尾刀俠 第四章 (下)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尾刀俠 第五章 (上)
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尾刀俠 第五章 (中)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尾刀俠 第五章 (下)
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尾刀俠 第六章 (上)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初探日本刀偽物進化現況就算是初入門的愛刀家只要曾經讀過奉行的文章,所謂日本製?或是對岸製?多少已能分辨的出來。既然已經入了門,當然要向更深的境界鑽研才行,光看的懂大陸貨還不夠,如果能看的懂日本國內所出現的偽物,亦是腰物奉行屯所設置的目的之一。
Thumbnail
avatar
腰物奉行
2023-12-30
偽裝 麗山國中八年十八班 韓于陞戴上微笑的面具, 隱藏悲傷的面容; 戴上堅強的面具, 掩飾脆弱的自己; 戴上隨和的面具, 深藏自己的情緒。 明知沒做錯事, 卻要不停的偽裝。
avatar
蔡老師創意寫作教室
2023-05-28
緯創工作心得分享-我在執行專案中獲得了什麼【緯創員工故事】『如果那達~達~的馬蹄聲是美麗的錯誤,那現實中,實驗室裡的達~達~聲絕對是迎向正確之途的奔跑聲。』這是緯寶最近收到RD-James 與我們分享的故事,讓我們來看看他每天在緯創的工作趣事及分享吧! …………………………………………………………………………………………………………………. 我任職於射頻驗
Thumbnail
avatar
緯寶說說
2023-01-16
緯創工作心得分享-執行專案過程中學到了什麼?【緯創員工故事】『來到緯創這個充滿可能的大家庭,至今竟也悄悄的來到了第七個年頭,回憶起剛步入社會後的第一份工作就能夠加入其中,著實是件令人興奮的事情。在這不長不短的七年光陰中...』這是緯寶最近收到RD-Bevis 與我們分享的故事,讓我們來看看他每天在緯創的工作趣事及分享吧! ………………………………………………
Thumbnail
avatar
緯寶說說
2022-12-08
農神的鐮刀,雄偉的獅子座若要大家從天上找兩個大鉤子,不用懷疑,最容易辨認的,一個是天蠍座的尾巴,另一個則是獅子座的大鐮刀。 獅子座是穿季的代表性星座,而春季也同樣是農耕開始的季節,因此世界各國不約而同的把獅子座與農業連結在一起,尤其是非常顯眼的獅子座鐮刀,簡直像是在提醒大家要下田去工作了一樣的。
Thumbnail
avatar
momoge (毛毛牙)
2022-09-05
偉特-星幣三-提供專業,共同合作,在未知的可能性中摸索,實現理想的藍圖三個星幣的排列中央有一個十字的圓形圖樣,這個圖樣在聖杯一的牌面上也出現過,這個圖樣象徵著「上帝聖體」,也可以說是「神的贈禮」,或者相對簡單的描述:「靈感」。 因此這張牌顯示了一個靈感透過專業設計、管理、創作技術的相互合作,進而變成具體的形象,顯化於世間的過程。
Thumbnail
avatar
心靈旅徒布萊恩
2022-03-21
偽影評 - 《作家的謊言:筆忠誘罪》 過去有不少電影都由小說改編而成,但甚少是由網上的小說變成電影。著名的本土網絡作家向西村上春樹的作品成就了香港難得的由網上變實體的電影,還要有三部之多,分別是2012年的《一路向西》、2017年的《西謊極落:太爆・太子・太空艙》,以及2019年的《作家的謊言:筆忠誘罪》。 人們喜愛謊言,不僅因為害怕
Thumbnail
avatar
便俄尼
2021-11-17
偉大叛逃-「公爵」Orlando Hernandez 最終回:美夢成真當紐約洋基隊簽下 Hernandez 時的計畫是整季讓他在 Triple A 找回比賽感覺,但六月初,球隊王牌先發 David Cone 的投球手遭寵物傑克羅素㹴咬傷,1998 年 6 月 3 日,距聖誕節逃亡日僅五個月,「公爵 」如願以償站上大聯盟舞台。
Thumbnail
avatar
度孤
2021-01-20
搶尾刀︱讓人體驗漁翁得利的桌遊#桌遊這次來介紹一款蠻簡單、輕鬆,卻又小心機的桌遊『搶尾刀』,其卡牌也不過單純只用了 3、4、5、6、7 這五種數字牌而已,就讓玩家們在玩的過程中,體驗到充滿刀光劍影的煙硝味喔 ^^ (背上被其它玩家補了很多刀的感覺,喔…難怪要取名叫『搶尾刀』,呵~) 在遊戲結束後擁有最多張數字牌的玩家獲勝。
Thumbnail
avatar
呈心呈意×桌狂桌遊
2020-0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