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刀俠 第六章 (下)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隔天西湖餐館貼出公告,昨晚遭遇搶劫決定臨時歇業整理店面。本地新聞給了一處版面的原因純粹是救過馬修‧格林的廚師原來還會功夫,難怪他能及時將世界首富從大貨車輪前拖開,反應能力一流。

 

孤星市就在德州旁邊,你知道的,客人突突搶匪剛好而已。尼莫等人竟連菜刀都沒拿,實在匪夷所思!新聞報導下的網友留言都是各種步槍型號推薦。其實孤星市天天都有搶劫案件,只是成功或未遂的差別,絕大多數沒上新聞,惟有親身經歷才知道箇中滋味。

 

店長從妻子口中探聽出害她失常的煩惱,決定不能再這樣下去,問題還是趁早解決最好,於是拉著尼莫和托加集思廣益,畢竟他們在孤星市的日子也是始於只剩桑妮姊一個人的西湖餐館和三個臭皮匠。

 

「店長和桑妮姊決定就好,畢竟你們是經營者。桑妮姊顧慮大家,不妨和每個人都聊聊,如果想工作的人多,店就繼續開著,大不了減少營業時間,若是想休息或換崗位的人佔多數,乾脆就一起放個長假。也可以參考之前台灣在疫情時的作法,只開放外帶,這樣就能減輕營業壓力。總之我都沒意見。」尼莫說。

 

店長聽完尼莫建議,表情沉思。

 

「我附議尼莫。」托加乾脆的說。「只是Boss你真的得把自己的腳治好,否則桑妮姊光是照顧你就忙不過來了,討論開不開店都是廢話。」

 

「唉。」店長揉了揉右膝側面,經過這一年的操勞,店長明顯感覺腳踝舊傷正在擴大影響,昨晚搶案更是讓他發現腳傷比以為的更嚴重,連從後巷跑回店裡都很吃力。「我會和老婆討論,這幾天再告訴你們結果,她昨晚驚嚇過度,現在還在休息。」

 

「店長,你和桑妮姊不怪我動手嗎?乖乖配合他們也是能挺過去。」尼莫問。

 

「笨蛋,冒險的是你,老婆擔心你受傷,要是你沒鎖我,老子要揍死那幫混蛋。」店長說。「一味忍著未必是好事,表面上過去了,心底過不去。老婆說,看見尼莫你們揍那些搶匪,她感覺非常好,連帶以前被小混混威脅的糟心事也能看開了。還要我帶話給你們,她要是怕死,當初就不會收留三個偷渡客。」

 

尼莫搔搔頭,托加露出傻笑。

 

三人往二樓方向看了看,確定對他們來說都很重要的中年女子正安靜地待著上頭休息,勉強放心了。

 

「桑妮姊真的嚇壞了,她在逞強。」俄國人驀然說。

 

「問題不完全出在搶匪……你們別說出去,她離婚的原因是,前夫會打她,移民出國也是為了躲那個瘋子,所以她很討厭男人拿著武器威脅她乖乖聽話。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她從未忘記。」店長握緊拳頭,像是要把那個窩曩卑鄙的傢伙捏碎。

 

「該死的。」托加用俄語罵了一串髒話。

 

尼莫低頭不語,卻想著他若回到台灣島,清單上待辦事項又多了一條。

 

「那麼餐館部分先到此為止,從昨晚露的那一手,尼莫,你多多少少想起過去了嗎?」店長和托加對待尼莫的失憶問題一貫直來直往,當成健康問題關心著,就像聽見朋友打噴嚏順口確認是否感冒那樣。

 

尼莫有時記起一些破碎斷片,看似正慢慢恢復,去年年底卻又突然全盤推翻重來,店長和托加早就知道急也沒用,只能在發現尼莫記憶改變的徵兆時多問問,幫他留住重要訊息,好在尼莫下次失憶時一併補充進去。

 

「我以前好像練過綜合格鬥,但不是很專精,當時主要是豁出去了。」尼莫半真半假的說,穿越前的他可從來沒跟人打過架。

 

「就算是這樣,能做出那些動作也不簡單啊!」店長比出尼莫在影片中虎口奪命的手勢。

 

「我一直都有在鍛鍊身體,徒手健身之類,因為不知何時會遇到昨晚那種意外。就算是失憶,從身體狀態判斷也不像沒在運動的樣子,不如說剛好相反,捨不得浪費這麼好的底子,就繼續保持了。」尼莫說。

 

其實穿越過來的第一晚,尼莫突破心理障礙用別人的身體洗澡時,光看這具勻稱柔韌就是舊疤有點多的年輕身體,還以為前身熱愛街舞battle或跑酷,假使從受傷失憶被店長撿到後算起,這麼長的時間沒刻意訓練,身體依舊殘留著明顯肌肉線條和柔軟度,證明前身之前自我要求非常嚴苛。

 

比如他現在拉完筋後也能劈腿了,這是穿越前想都不敢想的事,身體自動明白如何正確調動核心肌群深蹲和拉單槓。誰說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只限托加?不過是尼莫的肌肉不像俄國室友或世界首富那麼具備攻擊性,而且因為怕冷總是包得緊緊的。

 

「也對,你很早就建議我們應該尋找撤退路線和建立安全點,是我們之中最懂得未雨綢繆的人。」店長看著自己的圓肚有些汗顏。被拘禁太多年了,總忍不住想從飲食裡得到心理安慰,這種根深蒂固的壞習慣已是改不了。

 

「店長,你說找我們談談,那你自己的部分呢?」尼莫看出店長欲言又止。

 

「我想趁治療養傷期間去考獵人執照,學著怎麼用槍,現在我是美國公民,也有資格申請持槍證了,只是需要通過背景審查。」生長背景環境不同,店長說出「槍」這個字眼,就像麻瓜提起魔杖。

 

「很好啊,我和托加只有綠卡,還得等三年半才能入籍,這段時間不能持槍。店長如果會用槍,咱門店裡就多一分保障了。還可以叫托加教你。」尼莫豎起大拇指。

 

「托加啥時會用槍了?」店長轉向金髮服務生。

 

被室友出賣的俄國人一臉囧樣。「國情不同,我們那邊可以合法持有步槍,連老奶奶都拿AK47當拐杖。來美國後,祖國朋友教了我一點別的。」

 

「尼莫,你也會用槍?」店長從尼莫口氣發現他對槍支不陌生。

 

「手槍不熟,步槍有模糊印象,大概是以前認識的美國朋友教的,似乎是德州人?我記得當時在戶外射瓶子時陽光刺眼,天氣很悶熱。」尼莫總不能說他以前當兵練過吧?這種背景描述太具體,以一個失憶者而言OOC了。

 

尼莫也沒說謊,魔獸公會朋友的確教過他用不同槍支打靶,另外尼莫比起射擊更擅長清槍保養,他實在不好意思承認這是「會用槍」,只能說習慣良好。

 

「你真的不懂如何用拳頭揍人?」托加問起尼莫在記者面前的發言,雖然出拳動作看上去的確是新手,但尼莫經常出人意料。

 

「感覺不出會拳擊的跡象,而且我覺得自己的手指很重要,至少不能妨礙到使用鍵盤滑鼠。」尼莫作勢握拳又舒張手指說。

 

「你這句話對照生活習慣異常有說服力。」托加感慨道。

 

「我不喜歡徒手攻擊,如果能夠搭配襯手的工具,倒是不一定得用專門武器。」

 

「這一點我們充分瞭解了。」托加說。相信被尼莫灑辣椒粉和丟砧板的歹徒深有體會。

 

「老天保佑孤星市快點來個代表英雄幫忙,規格不用太高,能天天巡邏拿棍子揍壞蛋就夠了。」尼莫托腮說。

 

「可是你昨天一個人打趴三個搶劫犯,說不定你就是我們的代表,也是有那種不具備超能力但依舊懲奸鋤惡的英雄對吧?雙眼被化學物燒盲卻能感知整座城市脈動……」托加不肯放棄,哪怕尼莫每晚都不曾離開房間,但他搞不好專挑托加有班和混酒吧的時候變成另一個人!都怪托加太不常在家了,仔細想想室友也很可疑。

 

「那就是超能力。」尼莫一秒定案。

 

「用很多高科技裝備彌補人體不足,比如鋼索槍……」

 

「鈔能力比超能力更強。」

 

「但你那麼會打。」

 

尼莫翻了個白眼:「那不叫會打,請稱為腎上腺素加持的防身術,我可不想弄傷手!廚房工作經常碰水,很痛!」

 

捲髮青年反手亮出擦破皮的指背。

 

昨晚因為太氣那個持槍歹徒用槍頂桑妮姊的頭出言侮辱,尼莫趁對方還未緩過氣來握拳揍了好幾下才動手壓制,警方同意是正當防衛,新聞觀眾還嫌他打得不夠重,果然需要再練練。

 

「你都奪槍了,應該先壓制再用手槍槍柄打,那樣就不會因為經驗不足在揍臉時被牙齒磕傷。」托加的建議有點專業,而且很讓人心動,連店長都頻頻點頭。

 

「監視器錄著,我哪敢?之後還要申請公民資格,不搞點偉光正行嗎?托加,你也給我小心點,別露餡了。」尼莫的回答很現實。

 

俄國人做了個鬼臉。

 

「倒是這段時間生疏了,你提醒我得再找個武館。」捲髮青年伸了伸懶腰。

 

「別浪費錢,我可以陪你打,只和武館花拳繡腿對練的乖乖牌放到街頭鬥毆撐不過一分鐘。」托加說

 

「你覺得我很乖?」尼莫微笑。

 

「你這張臉實在太具欺騙性了。但現實狀況很多種,不是兇惡就會贏,活下來的才是贏家,這方面我比你有經驗,你很少和人硬碰硬,一看就知道。每次都是衝動出手,救我那次也是。」托加一針見血。

 

「托加說得對。我在監獄裡打過人也被打過,都是為了活下來,那時候可沒有擂台規則和裁判,把一個鍵盤俠活生生逼成了大哥。」想起不好的回憶,店長神情陰鬱。

 

「等等,留意這則新聞。」尼莫比了個打住的手勢,轉向電視螢幕,托加與店長跟著專注報導內容。

 

眾人就算談正事也會開著用餐區電視聽新聞,以免錯過災難快報。

 

襲擊西湖餐館的搶匪們剛被保釋出來,不到兩個小時就遭不明人士以衝鋒槍掃射,槍手駕車逃逸,三人當場死亡。

 

「不是我的祖國朋友幹的。」托加一看到新聞開頭就飛快發簡訊去詢問確認了。

 

尼莫隱約不安,卻又有種終於揭開考卷的預感。

 

也許有個企圖支配孤星市的黑幫老大開始殺雞儆猴了,但為何要殺攻擊西湖餐館的外來搶匪?本地明明就有一堆正互搶地盤和毒品市場的幫派可以動手。

 

「幕後兇手有無可能是想向你的青梅竹馬示好?『妳的地盤我不會碰,還會幫妳清掃垃圾。』的意思。畢竟從男人角度看,她的確很吸引人。」尼莫趁店長回老婆電話時小聲問俄國室友。

 

托加聳肩,同樣低聲回答:「那我可無法保證一定是男人了,喜歡維羅妮卡的女人也很多。」

 

「雖然不用擔心對方出獄後報復是好事,但三個人就這樣死掉也太可怕。」店長安慰完看到新聞後急call老公的桑妮姊,抓抓手臂上的雞皮疙瘩。

 

「也有可能是那群搶匪到處選亞裔搶劫時,無意中得罪不該得罪的人。黑幫祕密交易地點經常偽裝成雜貨店和餐館,柬埔寨、寮國……論根基比不上日本、韓國或中國人,但為了站穩腳跟出手特別狠,最好少管閒事。」托加肅然道。

 

俄國人這個推論寫實多了,不愧擁有很多懂行的祖國朋友。

 

 

 

※※※

 

作者的話:穿越前的尼莫為了糊口壓抑太久了,就跟現在的作者一樣。

 

 

0會員
22內容數
Kill Steal Man 台灣孤僻宅男穿越到平行世界美國城市,在孤星市中遭遇的大大小小冒險。尼莫在一場即將發生的空難中莫名其妙穿越到平行世界的同位體身上,神祕地遺忘原本的名字,這個世界的自己還失憶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水下城 的其他內容
尾刀俠 第四章 (下)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尾刀俠 第五章 (上)
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尾刀俠 第五章 (中)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尾刀俠 第五章 (下)
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尾刀俠 第六章 (上)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尾刀俠 第六章 (中)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初探日本刀偽物進化現況就算是初入門的愛刀家只要曾經讀過奉行的文章,所謂日本製?或是對岸製?多少已能分辨的出來。既然已經入了門,當然要向更深的境界鑽研才行,光看的懂大陸貨還不夠,如果能看的懂日本國內所出現的偽物,亦是腰物奉行屯所設置的目的之一。
Thumbnail
avatar
腰物奉行
2023-12-30
偽裝下的笑顏懂事的不造成擔憂,用盡全力展開笑顏,夜深人靜自嗜傷口。 你認為什麼傷害最能擊碎內心?是情感。他可以是來自親情、友情、更甚愛情。 在其中,最常見的憂鬱是來自愛情。 為什麼會是愛情?並不是因為內心在乎的比重,而是…
avatar
雨下的音符
2023-07-06
農神的鐮刀,雄偉的獅子座若要大家從天上找兩個大鉤子,不用懷疑,最容易辨認的,一個是天蠍座的尾巴,另一個則是獅子座的大鐮刀。 獅子座是穿季的代表性星座,而春季也同樣是農耕開始的季節,因此世界各國不約而同的把獅子座與農業連結在一起,尤其是非常顯眼的獅子座鐮刀,簡直像是在提醒大家要下田去工作了一樣的。
Thumbnail
avatar
momoge (毛毛牙)
2022-09-05
偽裝下的幸福,真的幸福嗎?婚姻,是二人的事,也應該是二家族的事。 感情是外人無法理解的,更何況是婚姻, 但今天你明明知道朋友不該踏入婚姻,明明知道未結婚就存在著很多的問題,身為朋友的你,會如何呢?  幾年前遇見了許久未聯絡的朋友,那時的她還是單身,所以有很多的話可以聊,有很多的想法可以說,畢竟單身就是自在。而我也很開心又遇到
Thumbnail
avatar
婈•序杯
2021-03-25
搶尾刀︱讓人體驗漁翁得利的桌遊#桌遊這次來介紹一款蠻簡單、輕鬆,卻又小心機的桌遊『搶尾刀』,其卡牌也不過單純只用了 3、4、5、6、7 這五種數字牌而已,就讓玩家們在玩的過程中,體驗到充滿刀光劍影的煙硝味喔 ^^ (背上被其它玩家補了很多刀的感覺,喔…難怪要取名叫『搶尾刀』,呵~) 在遊戲結束後擁有最多張數字牌的玩家獲勝。
Thumbnail
avatar
呈心呈意×桌狂桌遊
2020-08-21
委託:〈夏〉    〈夏〉     遠古居民棲息過的貝螺 異常的珍貴 受人擁戴   失足的海聲音跌落漩渦 踮起腳尖跳舞 宇宙以我為核心 打轉   山上 有些光進得去 有些光只能繁花散盡 寂寞   鳳凰的......
Thumbnail
avatar
宋柏穎
2018-07-17
委員會與團隊「一群人聚集在一起彼此產生的權力運作,除了我們上次說的中央集權與分權的區分之外,在形式上組織裡還分為委員會或團隊;權力運作則分為首長制或委員制,決策方式也有多數決與共識決的不同選擇。」
Thumbnail
avatar
李偉文
2017-11-30
偉大的冒險家,不做冒險事──《拖鞋教授的海洋之夢》從這一本由資深記者王梅與他合著的書中,我們不只看到一個人夢想的形成與實踐,而是一群年紀或大或小,來自四面八方的「瘋子」因為勇於實踐而重生的故事。
avatar
李偉文
2017-11-29
偉大的文明都超有種<p>在法國的幻覺之一。</p>
Thumbnail
avatar
沈嘉悅
2017-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