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刀俠 第七章 (上)

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終於輪到尼莫自身的健康檢查了,根據世界首富的暗示推斷,保證會是打破砂鍋、千刀萬剮、撕心裂肺外加粉身碎骨的超完整調查,什麼?你說尼莫亂用成語形容,那是你不了解馬修.格林。

 

那雙習慣凝視萬千機密的金色眼睛,哪怕把尼莫拆成細胞再重組也要破解他的失憶之謎,更不容許尼莫身上有他修不好的故障部位。

 

一想到世界首富會好整以暇閱讀著連本人都不清楚的各種身體資料,尼莫就不高興,而且馬修‧格林還是光明正大的看,畢竟是尼莫親自授權馬修調查並治療自己的失憶傷病。

 

檢查地點就在格林集團總部,初次檢查內容和店長夫婦他們差不多,量身高體重,抽血,刮取口腔細胞,X光、超聲波、核磁共振,抽血以外的侵入性檢查馬修暫時替尼莫取消了,大概是怕尼莫第一次體檢就被嚇跑,首富表現得很謹慎。

 

光憑這些檢體外加機器數據應該就足夠馬修查出一大堆東西,不行再循序漸進,尼莫也是這麼想。

 

接下來的四個小時,尼莫都在寫一疊康熙字典那麼厚的問卷調查,期間寫累了還可以來旁邊測個體適能。

 

「為什麼不用電子版?」馬修坐在尼莫旁邊,尼莫寫完一張他就抽一張去看,

 

「流星雨事件後,現在什麼東西都需要紙質備份了。小心起見,由我來決定你的哪些資料可以電子化存檔或必須修改掩蔽,畢竟你是『特殊專案』。」

 

「又是為了遷就委託你來找我的那個人保密層級?」尼莫眼也不抬打勾填字,隨口問。

 

「不,是我要為你建立最高保密層級,畢竟你已經知道我那麼多祕密,你的保密層級不跟我一樣,不就等於我的保密層級下降了嗎?」馬修露出「孩子你需要快點長大」的無奈眼神。

 

「你當初別講那麼多廢話不就好了?」

 

「我就是不吐不快,除了你也沒人能陪我好好聊天了。」馬修無預警的坦誠讓尼莫筆尖懸停了好幾秒,捲髮青年繼續快速作答。

 

「累了嗎?來個立定跳,比誰跳得遠。」馬修西裝筆挺,皮鞋錚亮,頭髮整理得隨時可以拍雜誌封面,嘴裡卻不斷冒出讓首富專屬造型師口吐白沫的糟糕提議。。

 

「不了,我等等自己正常測跳就好。」尼莫彷彿回到國小教室,因為身邊有個身高一九零的好動小學生。

 

「還有附感應器的拳擊沙包,你不來玩嗎?」

 

「正在寫作業的又不是你,請保持安靜。」尼莫又抽起一張空白問卷繼續寫,同時不動聲色觀察周邊環境,蜂巢小房間彼此相連又隔離,存放著各種陌生儀器,尼莫猜測其中至少一半以上機器不曾商用化。

 

說句真心話,直到走進馬修的檢驗站,尼莫才真的產生穿越到近未來的真實感。這些機器價值加總不知超過幾間醫院?按照其排列密度和順序,就像是為極少數人專門提供一條龍服務,交叉檢驗以篩選出最細微的特異資訊。

 

如果檢測站就已經是這種規模,那實驗區是否還會有大型老鼠滾輪用來給超能力者測速呢?事已至此尼莫沒傻到看不出來,馬修帶他來的地方是格林集團專為超能力者設立的健檢基地,或許還兼資格審查?

 

好不容易寫完馬修提供的五花八門問卷,尼莫閉眼輕按酸澀的眼周。又是一大堆心理陷阱,裡面說不定也巧妙嵌入關於他真實身分的暗示,企圖刺探尼莫反應。

 

馬修一定看到廚師大戰搶匪的新聞,卻沒多說什麼,這點也很可疑。按照馬修提出的合作條件,他會按照尼莫配合程度和治療進展回饋適當情報。

 

「不喜歡落入被動,就努力早點想起你忘記的事情,保證比我能告訴你的還多。」馬修說。

 

除了本名,穿越來的自己可是啥事都記得清清楚楚,明明只是魂穿,但大腦慣性和肌肉記憶似乎又真的讓他記起一些前身的破碎意念和陌生情緒。

 

好吧!不能排除原身將來託夢的可能!或者被這些瘋狂科學家電一電大腦,靈魂又換回去了!

 

「尼莫,這張S-15的表格沒寫完。」馬修變魔術般從那堆小山文件中抽出一張。

 

尼莫接過瞄了眼,嘴角抽搐。「我不是填好大部分內容了嗎?」

 

「異性戀,單身未婚,無交往對象,無心儀對象,前任是否在美國?否。但下面兩題是否有性生活以及一周幾次沒寫。」馬修依次讀出。

 

「個人隱私,我不想回答!」尼莫怒吼。

 

「前面問題是關於安全網的架設,避免敵人利用親密對象滲透或要脅你,最後兩個是心理醫生列的。找人不方便的話,DIY也算,性生活是評定男人身心健康重要指標,這完全是醫療需求,我不需要靠這個開你玩笑,醫生認為有必要確認才放在問卷裡,所以一週幾次?」

 

馬修‧格林到底用這種真誠表情說過多少屁話?印成A4紙應該足夠連接美東到美西,尼莫仰頭翻了下白眼,不得已報出穿越前的數字。

 

馬修一臉同情地看著他。「尼莫,你還年輕,不要放棄。」

 

Shit!老子真實年齡三十五了好嗎?平常上班累得跟狗一樣,還要在遊戲裡打進度,哪有閒功夫在現實浪費體力。

 

穿越後他的確是沒有這方面衝動,本來就不是自己的身體,尼莫覺得沒啥不好,不如說必須保養別人的寶具這種事光想就彆扭。將心比心,如果他在原世界的肉體被人穿越後還保持著各種馬賽克性生活,尼莫應該會想殺人,對方最好給他當個神父或和尚!

 

不過他的原世界身體大概不是冰在停屍間就是火化了,尼莫只需要對穿越來的同位體肉身負基本道德責任就好。

 

「也有可能是尚未發現的腦部傷害抑制了性欲中樞,幸好不是完全沒有,還有救。」馬修很高興的說。

 

尼莫決定閉緊嘴巴。

 

馬修不知想到什麼,神色一沉。

 

「你失憶後明顯對性愛喪失興趣,可能是拷問留下的後遺症,為了進一步釐清當時受害過程和凶手動機手法,你介意我安排心理醫師嗎?」

 

問題尼莫穿越前就已經是大魔法師,他不好意思把鍋推給上一號尼莫。

 

「介意。暫時不需要。我對你還有托加近距離接觸沒問題,顯然高壯男性並未給我留下性暴力陰影,使用性侵作為拷問手段雖然常見,但我在邊境醫院檢查治療報告裡沒有遭受過性侵害的記錄,你應該已經看過這份資料。」

 

「加害者也有可能是女性。」馬修說。

 

「一樣的道理。女人也能用工具和手腳傷害男人,不用特地區分加害者的性別,性侵就是性侵,但重點不是這個。」尼莫不得不追加例證:「前陣子我遇過一位強勢俄羅斯美女,頗能欣賞對方的美,另外,昨天晚報上你新交的亞洲女朋友我也覺得很可愛。聽著,我不恐男也不恐女,只是討厭和不熟的人幹那檔事。我需要時間確定對的人,但通常沒時間。」

 

馬修嘴巴張得開開的:「尼莫,你來自哪個世紀?」

 

跟你同一個世紀的平行世界。

 

「因為找錯人會很麻煩,對方不是人類就更麻煩,我討厭麻煩,就這麼簡單。」

 

「好吧,我很高興你這方面沒事,真的。」首富聽見尼莫的傳道士發言更覺得他需要精神治療。

 

「對了,說到我的女朋友,安琪和你一樣是台灣人,改天介紹你認識。我好奇你的家鄉還有哪些神奇事物,在時尚宴會上聽說有位模特兒和你同鄉便找她打聽,聊著聊著發現我們很合得來,一定是我關心朋友的好報,上帝又賜了一位天使給我,多虧有你當話題。」馬修不由分說握住尼莫的右手晃了晃,

 

「哦,恭喜你再度脫單。」馬修‧格林的空窗期有超過一禮拜嗎?尼莫不想浪費腦細胞去思考答案。

 

「嗯……暫時可以確定的是你體內沒有已知異物入侵。」馬修讀著醫療部門送來的最速件體檢報告。

 

「沒有異物就沒有異物,講那麼拗口幹嗎?」尼莫說。

 

「也有可能是不會反彈超聲波或者能被X光穿透的東西,掉落物經常具有這種特性,所以我不說死也是為你好,搞不好你就是被殞石打到失憶唄!」

 

「謎底解開,以後就不用再到你這邊折騰,我謝謝您咧!」尼莫轉身。

 

馬修連忙抓住他。「大腦沒有發炎,也無檢測到腫瘤或血塊壓迫神經,或許你的失憶原因更接近精神因素。」

 

尼莫在心裡補充:其實是超自然因素。

 

都穿越過來了還得想起原身記憶也太為難自己,因此尼莫很能體諒身體失憶那部分。

 

「但你有點營養不良,可能是偏食或進餐習慣不佳造成,外加明顯自律神經失調,換句話說,你的身心一直處於『戰鬥』中,而且持續很長一段時間了,才會在不斷耗損下各項機能指數都掉落到亞健康狀態,你必須說服自己真正休息。」

 

尼莫停頓,抬起頭對金眼男子道:「我才正開始備戰。」

 

「沒關係,我們走著瞧。」馬修回答。

 

接著是一連串初階力量測試。

 

「你怎麼還對紫外線過敏,這也太嬌氣了。」照太陽光測試時。

 

「沒對花生過敏就謝天謝地了,你管我!」尼莫第N次表示他不會飛。

 

忙活一整天的尼莫決定不玩了:「握力一般,跳躍能力普通,心肺功能正常,沒有超級感官,不會吐蜘蛛絲,不會冰凍呼吸,沒有熱視線和透視眼--我是來做健康檢查,不是超能力檢查,前天揍人時指背的刮傷還在,所以也沒有神奇自癒能力,滿意了沒?」

 

「這可難說,萬一你很會裝呢?這樣吧?我今天穿什麼顏色?說中的話給一萬美金。」

 

「灰色四角褲,給錢。」

 

「噹噹,猜錯,」馬修傾身在尼莫耳邊啞聲道:「今早在車上送給女朋友當正式交往第一天紀念禮物了。」

 

尼莫震驚:「所以你沒……」

 

馬修故作害羞地嗯了一聲。

 

「偶爾這樣辦公也挺舒服的。」世界首富用深沉的表情說。

 

「神經病!快叫助理拿條備用內褲給你換上!」尼莫感覺精神遭到嚴重汙染。

 

「為什麼,我不!之前疫情不能出門,其他部門主管和高階經理人跟我跨國視訊搞不好底下都沒穿,我至少還穿著西裝褲!」馬修愈想愈不平衡。

 

這是三十五歲的男人嗎?三點五歲還差不多!

 

經過一番尼莫單方面精疲力竭的溝通,馬修總算願意套上紳士的基本裝備。

 

回程途中,堅持親自接送的馬修將一張慈善晚會邀請卡遞給尼莫。

 

「我已經取得店長夫婦同意,以西湖餐館員工們的健康檢查結果為話題起點,為孤星市難民與收入困難者發起募捐,在市區主要交通節點定期設立健康檢查站,對城市本身公共衛生也能起到同步提升效果,降低市民對新移民和難民的排斥,另外補助相關公益組織。」

 

「這麼做很好。」明知馬修是在收買人心,順便炫耀新女友(或讓新女友炫耀他),但他偏偏挑最困難的點挑戰,也一併幫上了尼莫的圈子。

 

「很可惜店長夫婦因工作走不開婉拒我的邀請,他們雖然不希望你過度曝光,但這場晚宴能起到不小的正面影響,他們希望我親自邀請你,去不去都尊重你的意思。」馬修說。

 

「作為救命恩人以及西湖餐館新移民代表,我出席肯定能對你的公益活動畫龍點睛,反之,我不出席八卦記者又會說你忘恩負義,連張小小請帖都捨不得給。」尼莫往後一仰靠著車椅,抱胸側頭望著金眼男子:「還有順便藉著我引蛇出洞的意思嗎?」

 

「這一點有想過,不過通常我才是被集火的目標,你就當附帶贈品吧。主要是我的新女友很想認識你,知道你是新移民還受傷失憶後更表示非當面見見你不可。」

 

「你幹嘛連這種事都說?」尼莫瞪他。

 

「基本問題,你為什麼來美國?之前住台灣哪裡?中文名字叫什麼?我全部答不出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回答已經很奇怪了,等她當面問你難道有比較好?倒不如挑已知事實光明正大交代清楚,我特地囑咐過安琪,你失憶的部分是個人隱私別對外宣傳。你又是她的同鄉,她聽完好像很難過,大概是母性衝動。」

 

穿越過來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除了移民美國多年的桑妮姊,尼莫從未和這個世界的台灣人有過私人交集,最多只是在餐館後廚聽見一些客人聊天偶然帶過相關話題,對自己來自台灣的部分總是相當防備低調。

 

非常時期,尼莫並非不懂,他又何嘗不是如此?卻也因此缺乏結交興趣,若有個友善的台灣人願意主動過來結識,尼莫當然歡迎。

 

「我覺得慈善晚會是個介紹你倆認識的好機會,至少你不愁在晚會上無事可做了。」馬修道。

 

尼莫明白馬修擔心自己在冠蓋雲集的宴會上格格不入,點點頭算是領情了。

 

「所以你是確定能去了?」尼莫看樣子不反對,沒個準信還是令人不安。

 

馬修用咖啡渣想也知道尼莫不可能嚮往權貴晚宴,但因為捲髮青年對所有社交聚會都興致缺缺,未免又給人一種名流晚宴跟陌生鄰居派對差不多討厭的感覺。

 

讓司機接送再由助理轉告,尼莫答應參加慈善晚會的機率頂多五五波,這還是抬出店長夫婦名義外加能做大善事的前提下,馬修親手開車送尼莫回家再提出邀請的話,成功率應該能上升個10%左右,首富也算漸漸理解尼莫的個性了,得直來直往當面交易他才買帳。

 

「邀請卡上規定攜伴參加,你要我上哪去找女伴?」尼莫提出現實問題。

 

「根據我以往的宴會經驗,找同性結伴參加的來賓也不少,不見得是戀人,朋友或親戚也很常見,只要著裝正式就沒問題,這邊由我的造型團隊直接負責,屆時人來就好。你的俄國室友就挺不錯,曾經在國內公開反戰,還在美國申請政治庇護成功,看來能幫你分攤不少媒體火力。」

 

「托加和我一樣都不喜歡受媒體關注,我可以問問他,但他若不願意這事就算拉倒了。」儘管馬修絕對可以幫他找一個完美女伴,比如從助手群裡抽一個過來救火,但尼莫還不至於為了公益自我犧牲到這種程度,首富的台灣女友想認識他又不缺門路。

 

「明白了,等你的好消息。」馬修解開安全帶向捲髮青年傾身。

 

「你幹嘛?」尼莫同時解開安全帶,提防地問。

 

「不給你未來的神仙教母一個晚安吻嗎?親愛的辛蒂瑞拉。」金色眼眸裡流動熾熱的光。

 

尼莫一巴掌拍在首富左頰上,不重,但足夠震撼。

 

「明明有手可以自己抓癢,為何要浪費我的體力?」

 

「我就想順便確認看看你白天填的異性戀問卷是不是真的?」首富捂著臉頰委屈的說。

 

尼莫想起眼前這個人因為無聊帶著名模女友上太空站開生日趴,還毫無負擔脫光假裝受害者博取目標信任,簡直是人際關係上的恐怖份子。

 

「我填同性戀也不關你的事吧?」

 

「這樣我才知道要介紹你帥哥或美女!搞錯方向不是很尷尬嗎?」世界首富振振有詞。

 

「拜託,千萬,不要,多管閒事。」尼莫一個字一個字緩緩說出口,彷彿數著要在首富身上插幾刀。

 

「好的。」馬修下意識正襟危坐。

 

捲髮青年隨即下車走人,毫不拖泥帶水,世界首富則認真考慮聘請一個專業英國管家聽他訴苦的可行性。

 

 

 

※※※

 

作者的話:下篇尼莫終於要灰姑娘變身?

 

0會員
22內容數
Kill Steal Man 台灣孤僻宅男穿越到平行世界美國城市,在孤星市中遭遇的大大小小冒險。尼莫在一場即將發生的空難中莫名其妙穿越到平行世界的同位體身上,神祕地遺忘原本的名字,這個世界的自己還失憶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水下城 的其他內容
尾刀俠 第五章 (中)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尾刀俠 第五章 (下)
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尾刀俠 第六章 (上)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尾刀俠 第六章 (中)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尾刀俠 第六章 (下)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尾刀俠 第七章 (上)
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初探日本刀偽物進化現況就算是初入門的愛刀家只要曾經讀過奉行的文章,所謂日本製?或是對岸製?多少已能分辨的出來。既然已經入了門,當然要向更深的境界鑽研才行,光看的懂大陸貨還不夠,如果能看的懂日本國內所出現的偽物,亦是腰物奉行屯所設置的目的之一。
Thumbnail
avatar
腰物奉行
2023-12-30
農神的鐮刀,雄偉的獅子座若要大家從天上找兩個大鉤子,不用懷疑,最容易辨認的,一個是天蠍座的尾巴,另一個則是獅子座的大鐮刀。 獅子座是穿季的代表性星座,而春季也同樣是農耕開始的季節,因此世界各國不約而同的把獅子座與農業連結在一起,尤其是非常顯眼的獅子座鐮刀,簡直像是在提醒大家要下田去工作了一樣的。
Thumbnail
avatar
momoge (毛毛牙)
2022-09-05
偽造且公開透明發行在區塊鏈上,每一個NNFT 行銷功能 1:製造限量與稀有性 品牌可透過程式碼控制發行數量,輔以內容(賦能與外觀)設計,來提高 NFT 項目的價值。目前品牌 NFT 項目的內容設計大致可分為 3 大項: NFT 行銷功能 2:白名單(White List) NFT 行銷功能 3:賦能(Utility) 0 NFT 科技
Thumbnail
avatar
sdfsfsdf
2022-08-21
偉特塔羅-權杖二-在現有的利基點上,評估現有的可能性,找出鴻圖大展的路。從圖面到動力 權杖二是一位領主,站在自己的領地之上,想著要如何把自己的旗幟,拓展到整個世界。 牌面上畫著一個人站在城垛上面,一隻手抓的一個代表權杖的木棍,穩放在城垛之上,另外一隻手則是拿著一個地球儀,畫面中還有另外一根木棍被固定在城牆之上。男人望向遠方,若有所思。 正位的運作 逆位的提醒
Thumbnail
avatar
心靈旅徒布萊恩
2022-06-25
緯創工作心得分享- 工作氛圍影響了工作上的品質【緯創員工故事】『在緯創,同事間的業務有時是息息相關的,而活潑的工作氛圍,除了會讓自己與同事共享目標達成的成就感,也會正向影響自己在解決難題時的心境。』這是緯寶最近收到HR-Liz 與我們分享的故事,讓我們來看看Liz每天在緯創的工作氣氛吧! 還想看更多緯創實習或其他工作故事嗎?到緯創員工故事網閱讀!
Thumbnail
avatar
緯寶說說
2022-01-26
緯創員工工作分享-職場上最重要的事【緯創員工故事】『在工作中,可能有些人覺得能力最重要,有些人覺得手腕最重要,而根據我的經驗,最重要的不是這些,而是信用。信用很虛幻,看不見也摸不到的,也無法得知在別人心中自己到底累積了多少…』這是緯寶最近收到的緯創員工故事,她是Michelle,想和大家分享,她十年來的工作心得 ………………………………………………
Thumbnail
avatar
緯寶說說
2021-10-27
尾指上的介指---《Phantom Thread》 幾年前看了多次PTA的>,那時原來寫下了些許文字紀錄,當下看時覺得好廢,今天再看竟覺還好。 每次看這電影的預告,我都會屏住呼吸。 Paul Thomas Andersn(下稱PTA) 的這部霓裳魅影,精緻得有如電影男主角Woodcock設計的華服背後上的腰帶:美,但同時勒到穿衣者窒息。仔細想想,在
Thumbnail
avatar
Ms.FF
2021-06-16
偽搬家整理術?50件東西馬上丟《丟掉50樣東西找回100分的人生》作者布蘭克說,只要丟掉50樣東西,就會啟動某種奇妙的動能,把丟東西變成一種習慣,然後,真正的好事會發生,就是你能掌控自己的人生,生活再也無法擺佈你。 哪種方法可以馬上丟50樣東西?
Thumbnail
avatar
黃惠如
2021-05-16
搶尾刀︱讓人體驗漁翁得利的桌遊#桌遊這次來介紹一款蠻簡單、輕鬆,卻又小心機的桌遊『搶尾刀』,其卡牌也不過單純只用了 3、4、5、6、7 這五種數字牌而已,就讓玩家們在玩的過程中,體驗到充滿刀光劍影的煙硝味喔 ^^ (背上被其它玩家補了很多刀的感覺,喔…難怪要取名叫『搶尾刀』,呵~) 在遊戲結束後擁有最多張數字牌的玩家獲勝。
Thumbnail
avatar
呈心呈意×桌狂桌遊
2020-0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