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姜女│05. 愛如長城

2024/02/22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raw-image

「冷死了!」姜歆抱怨道。

愈接近北邊,氣候狀況也變得愈加惡劣,一行人都躲進馬車,裹著城裡帶出的羊毛毯,以預防失溫。

江榆調侃道:「周盛,你不是會控制天氣,為何在這時你變得如此不管用?」

周盛無奈表示:「我試過了,但是這天氣不是自然所為,是人為的。」

范杞梁聽聞後,趕緊示意車伕停下馬車,並從棚裡探出頭來,四處張望。

姜歆見到范杞梁掀起布棚,瑟瑟發抖地責罵他:「你⋯⋯你在看什麼,能不能把布棚拉上,冷死了!」

「周盛說這天氣是人為的,我再找幕後主使者,依照控制天氣的道士,想必應該是躲在這附近。」范杞梁認真地從風雪中找尋人影。

「這⋯⋯這樣找得到嗎?」姜歆冷得牙齒打顫,她不相信在這種能見度頗低的環境中,范杞梁能找到施術者。

沒想到,范杞梁指著風雪中模糊的人影大喊道:「在那裡!」

姜歆裹著羊毛毯靠了過去,望向范杞梁指的方向,確實隱約看到一道人影站在一處樹叢中。

范杞梁問她:「公主,您能射中他嗎?」

「只要我手不抖,我一定能射中他。」姜歆伸出顫抖地雙手給范杞梁看。

范杞梁二話不說,接過姜歆的長弓,說道:「我幫妳穩住弓弦,妳來瞄準和射擊。」

接著范杞梁緊握姜歆的雙手,一同搭在弓上。

范杞梁寬大而溫暖的雙手緊貼在姜歆稚嫩的小手上,使得姜歆頓時面紅耳赤。

尤其是范杞梁的胸膛緊靠在她的後背,隱約可以聽到范杞梁的心跳聲。莫名的安全感讓姜歆沉醉其中,完全沒注意到范杞梁的呼喚。

「公主!公主!」

在范杞梁多次的催促下,她才清醒過來,「好啦!別一直叫,我沒有被凍暈啦!」

姜歆趕緊集中精神,校正著范杞梁的射擊位置。她不得不佩服范將軍在如此冷冽的暴風雪中仍能穩住身子,心底由衷地感到佩服。

可惜,現在不是讚嘆的時候。姜歆在確認目標後,放開弓弦,箭矢竟射偏了,朝著目標的左方飛去,並逐漸遠離。

范杞梁詫異道:「射偏了嗎?」

「你是不相信本公主的御弓能力嗎?等著看吧!」姜歆自信地說道。

突然,一陣大風吹過,箭矢因這場狂風忽然轉向,形成一道漂亮的弧形,直直地射向施術者。

不久之後,就聽見一聲哀號,風暴伴隨著慘烈的叫聲也停止了。

范杞梁大喊:「周盛!接下來輪到你了!」

「沒問題!老朽早已經準備好了!」周盛嘴中一陣喃喃自語,對著空氣中一陣比劃後,喊道,「下!」

就在周盛下好道術後,森林四周忽然傳出嘶吼聲。

意想不到,這是山賊所設立的陷阱,只見馬車周圍的山頭湧出大量手持兵器的小賊。

范杞梁對著姜歆說:「公主!現在妳可以盡情地射箭了,不用再壓抑自己的能力了。」

畫面回到宮中,裡面的婢女與侍衛正協助整理屋頂、屋梁、橫柱以及各門板上,插上了參差不齊的箭矢。

齊後莊公看著養生殿與後寢滿目瘡痍的模樣,輕嘆道:「要是不懂此情況的人,還以為宮內遭人襲擊了呢⋯⋯」

為了精進射箭技術,姜歆自幼就開始練弓,甚至還向宮內最具神射手的符翼拜師學藝。

原本期望能為父親出一份力,但齊後莊公愛子深切,不願女兒冒此風險,因此將她鎖在宮內。

如今,齊後莊公是真的相信范杞梁必能照顧好他的女兒,才敢讓姜歆前往邊界。

姜歆看著范杞梁左手扛起盾牌,頂在自己的頭頂上,然後,毫不猶豫跳下馬車,單刀直入衝鋒陷陣,這自信的模樣,徹底讓姜歆愛上了他。

尤其當范起梁深知她的情況時,那觸電般的暖流使姜歆也跟著跳下車,抽出腰間的箭矢,朝著聚集而來的小賊們射擊。

周盛則趕緊從車內拿了一副盾牌,遮住公主的頭頂,並說:「冰雹要來了!」

說遲時那時快,昏暗的天空迅速降下冰雹,這些冰雹大小如同高爾夫球,擊中為數不少的小賊們,有人當場一命嗚呼,有得則是被砸到頭昏腦脹、步伐蹣跚。

在這混亂中,范杞梁終於找到了操縱局勢的老賊,他正藉由手下作為掩護,成功躲過這場襲擊。

范杞梁試圖採取擒賊先擒王的策略,然而,由於山賊眾多,他一直被壓制,難以追捕到老賊。

就在范杞梁感到束手無策之際,他身後突然飛來多支箭矢,熟練地擊倒了眼前的敵人,讓他得以繼續追捕。

在兩人相互配合下,終於徹底清除這一帶的山賊,老賊也在范杞梁超高劍技下,死於血泊之中。

經過這次的合作,姜歆以對范杞梁有了不同的感受,萌生出了愛意。

幾個月後,他們終於抵達了長城最主要關隘,「天下第一關」。

此地目前仍屬於齊國所有,因此城牆上站滿了齊國士兵。

護城士兵再確認是范將軍後,便安排他們到一處廂房休息。

四人分別進入房內安頓行李與歇息,姜歆忍不住性子,放下行李後,便走向范將軍的房間。

她深吸一口氣,敲了敲木門,但等待許久都沒有人回應。

姜歆忍不住,嘗試輕推房門,沒想到,房門順勢開啟。

裡頭昏暗,不見人影。

姜歆正打算敗興而歸時,剛好一名士兵路過,姜歆便攔住他問道:「你可知范將軍上哪去了嗎?」

侍衛答道:「范將軍人目前在長城關口上,正與杜將軍談論當前情況。」

姜歆在道謝後,沿著護城階梯往上行,順著蜿蜒的樓梯,來到長城的第一處關口。

由於天色漸暗,磚石砌成的瞭望樓內,油燈尚未點亮,暮色籠罩下,姜歆眯著眼,只見裡頭站著一個人。

姜歆透過身影的辨識,確認那人應是范杞梁,於是她喊道:「范將軍,你在這裡做什麼?」

原本還看著遠處的人影,忽然動了一下,回應道:「是公主嗎?怎麼沒在房裡休息呢?」

得知是范杞梁的聲音後,原先還警戒的姜歆這時才鬆懈下來,走到了他的身邊。

她有些彆扭地問道:「你在這裡做什麼?」

范杞梁趕緊抽出腰間的火摺子,點燃桌上的油燈,兩人這才看清面貌。

范杞梁向姜歆報告:「公主,我和杜將軍商討了一下這裡的情況,似乎並沒有郡主所述的傳聞,唯獨這幾日有些蠻夷前來騷擾,我認為巨龍事件應該只是謠言。」

話剛說完,姜歆突然大步走到范杞梁面前,親吻了他,使得他有些吃驚地呆在原地。

「公⋯⋯公主,您這是幹啥呢?」范杞梁認為自己卑職。兩人分開後,他迅速半跪低頭,壓根不敢看著姜歆。

「范公子,別在意,抬起頭。我早已經不在意此處有沒有巨龍的傳聞,因為,我覺得自己愛上了你。」姜歆緩緩卸下身上的護甲,一身襦裙,小露香肩。

范杞梁仍不敢抬頭望向姜歆,反倒姜歆自己蹲了下來,直接將雙手環抱范杞梁的頸部,將他的頭靠到胸口。

「不要怕,現在四下無人,只剩下我們兩人,我現在只想放下身份,與你單獨在一起。」

范杞梁不敢有任何動作,語氣略顯急促的勸道:「公主,萬萬不可!我們彼此之間的身分不同,郡主是不可能同意我們之間的感情,請您三思。」

「你不愛我嗎?」姜歆語帶失落的問他。

「這⋯⋯我能說實話嗎?」范杞梁擔憂的問道。

「說實話啊!不然你打算對我說謊嗎?」姜歆不滿的睨眼看他。

「我愛妳,這份感情從我們旅途開始時就悄悄萌生了。只是近日來,我不斷思考著我們之間的關係⋯⋯」

姜歆不等范杞梁說完,兩手捧住他的雙頰,便是一陣熱吻。

這次范杞梁沒有反抗,兩人的舌尖交纏。微風吹進室內,似乎是天意,油燈熄滅。皎潔的月光透進瞭望樓,在這月光的映照下,姜歆顯得格外楚楚動人。

氣氛當頭,按耐不住的慾火,使他們倆人在瞭望樓內翻雲覆雨。

姜歆嬌喘地問道:「不會有人來吧?」

范杞梁氣喘吁吁地回她:「我跟他們說,我要獨處一下,這時間不會有人來的。」

「嗯⋯⋯」


半年後。


「稟報郡主!范將軍與公主因力抗禍患的巨龍,長辭於長城之下,僅剩寶劍與長弓至此!」周盛將兩件有些殘破的兵器遞交到齊後莊公面前。

齊後莊公聽聞後,望向遠處,心神不寧。

日後,此故事則在秦國改編至孟姜女哭倒長城,然而,真正的結局是⋯⋯

范杞梁與孟姜女解甲歸田,退隱至平邑,過起平民生活,有時也會協助村民對抗外敵。

想當然,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完)

1.1K會員
459內容數
Hi 我是小莫, 我是化學研究員。我喜歡看劇、閱讀和玩玩筆桿,更喜歡分享我看了什麼,想了什麼。 《小莫評劇 &小莫書房》是我的一隅小天地,希望能用我的文字帶你穿透劇集的高潮跌宕,更期許能讓我用我的文字帶你一起在我創造的想像世界中飛一把! 自我推薦:《梁祝》(顛覆經典之作!請至「小莫短篇小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