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儲藏室|那些算曆法的日子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raw-image


我開始在地球輪迴的時候,就很常是在當醫官、祭司或是專司曆法、天文、算曆、術數這種職業,其實用現代的方式都只會被歸類為命理,但,我做的不是命理。

有時候真的是很難銜接上現代社會的步調,人類所謂的科學進步,算是一種換了一種語言模式,來架構一樣的東西,並不算是什麼偷換概念的意思,而是用另一種模式來架構了而已,歷史上其實出現無數次這樣的變化,只是說每次的變化都是不一樣就是了,也就是說,算曆法、解天文、堪輿、卜卦,這種在此時被視為偽科學的學說,在當代是一種新科學,取代的是當時的萬物有靈,人被萬物統治的觀點,所以誰知道在未來,科學又會被視為什麼呢。

以前在算曆法的時候,需要閱讀大量的經典,找尋書上的規律,泡在書齋裡沒日沒夜的是常有的,但老實說,這是個沒事就沒事,有事就大事的職位,有幾世的時候還因為太閒涉入了君主繼承的鬥爭,一個算曆法的跑去站隊,然後站死自己。

不過這種工作,不論是在南美洲、歐洲、亞洲,其實道理都是一樣的,就是尋找規律,讓人安心的工作,有時候更需要的是一種說話的藝術,能好好說話,解釋現象,遠比事實來的重要,這點不論在哪個區域,都是一樣的,最終解釋權都是代表王位的那個人。

因為古代來說,天上的一切都是奧秘(當然這是相對人類來說),你無法不經過解釋、說明、顯化、轉譯,就知道那些排列組合的線索代表什麼,否則他就是一個發亮的光點,你無從感受,那個著力點是小的,當然我們或許經過來源啟示、心靈能力突變,發展出相當多的數算的工具,像是河圖洛書、瑪雅曆、亞述曆或藏曆等等,總之,算是一種人們因為如果不數著節氣邏輯過日,就會陷入一種癲狂,而這種時間感,會帶給人一種規律的安定。

然後也知道人性裡面,但凡這種接近精神力量的操作空間,就會涉入政治化了。亞洲是一個特別熱愛政治化形式結構的區域,大抵還是業力償還的主要操作區域,所以這裡也相對地有許多文明產生,那麼許多的大大小小的王朝,就會在這裡割據,而擁有語言、文字、解釋、說明、發令的能力,就會是最重要的能力,當人們想要話語權,就會開始爭奪那些能解釋曆法,或是能洞穿曆法的人,在上古稱為啟示者。

歷史上其實非常少有啟示者自己身為君王的,那太耗能了,因為人要接收從上而來的力量,會需要很多的身體能量,所以身體素質一定要好,此外,更需要各種氣運、人物、環境,都要配合上,這也是需要相當大的精神力,也需要這個朝代,剛好也處於一個物質較為豐裕的時刻,才能匯聚成這樣的人出現,以地球的能量沉重程度,其實要能自在地在沉重的物質與輕盈的能量之間轉換,而造就這麼良好完備的啟示者作為君王,還需要很多作業。

不過這些啟示者說穿了,就只是算著日子的人罷了,懂得算日子,懂得看日子生活,在現代是一件很平凡的事,每個人都能看氣象穿衣服出門,懂得依據資訊判斷使用的交通工具,這些就是曆法所用來使用的方向,說起來真的不稀奇,因為知識的力量遠高過這些,是將啟示轉化成知識這件事,人體花費了數萬年才把這個能量變的簡易輕薄,然後還在短時間內急速濃縮增長,現代科技造福人類進程功勞很大啊!

所以說,到了現代,曆法不用為了任何族長、君主、神、國王、帝王解釋,其實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人類大概在遠古時代被強大外星種族氣場壓迫過吧,當時的人類也還不是什麼高等智力的生物,在面對比較強大的一些生物,多少是充滿未知的,當然足夠高等的外星種族不會對人類怎麼樣,但是某些種族,就是可能不夠高等,但又希冀著很多力量讓自己更強大,所以某部分的人類,存載了一些當時的基因記憶,總是很畏懼那種能力很強大的生物,這種畏懼就像是人類怕蟲一樣,那也的確,某些蟲族很討厭,天生充滿仇恨,不過地球能量現在已經不共振他們想要的力量(亞特蘭提斯時代或許還行,但被毀滅後地球從此走上不與蟲族共振的道路),但是這種恐懼仍然是基因記憶點。

不用再將解釋權交給君王,意味著物質已經推進到一個足具構成解釋的平面了,也就是說,在這個世代,已經有許多人擁有了心靈的能量,而心靈的能量,就是人可以有相對的身體素質與精神力量,能接受並自我解釋這樣的能量;人能轉譯靈魂的能量,是來自於心輪發出通暢的向量,心若靜不下來則指不出方向,那麼身體與頭腦都不會舒暢,但這也需要海底輪,也就是物質面的穩定,才能產生通暢的連接,但先別太急,這不是此刻的常態,而是接下來要開始的世代,接下來是心靈轉譯的時代。

那麼回到曆法到底是算什麼,那其實就是一種規律,一種基於天文與地理之間,找到彼此共同交會的接觸點,而接觸點碰觸之間,會形成一種週期,這樣的週期再形成一種規律,相當於其實是找到一個我們位於這個地球上,而這個地球位於宇宙的哪個定位點。

猜想給予啟示曆法的人,是希望有天想回母星的時候可以找到家,而人類藉由此知道自己不是孤寂。

記得常常在算曆法的時候,其實發現曆法不見得會準確,觀測工具的失準、人類歷史突變的出現,都會造成曆法需要修正、改變、調整,加上現代科技發現宇宙膨脹的說法,確實也造成星體之間的距離轉變,星際會成長,星體的各種質性不同,產生的質變也不同,你在地球上的質量轉換,換算或是轉化的層次,在別的星球不是同一個類比的,依據星球文明的特質,對周圍的開發也不同,當然也會影響到星系的成長,宇宙確實沒有那麼沒有想像力,什麼事都有可能,然而不管怎麼計算得不準確,卻也還是在曆法邏輯中的規律中執行,事情生發就有結果,循環生生不息。

君王妄想以曆法爭天伏地,曆法服譍於宇宙大地,人居於其中,為安身立命而已。

我是奧莉,就是Olive橄欖的意思,取自於聖經中,對橄欖的寓意,期望自己能如橄欖一樣被神淬鍊,帶來醫治與療癒。這裡面放著一些靈性的見聞,喜歡可以留下一些思考,不喜歡就當作故事閱覽過去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