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成神後展開在天界的爆肝日常》第一章:就交給你嘍,神明大人(1)

2024/02/15閱讀時間約 17 分鐘

  隨著莉絲婭的腳步,我們在黑暗中停了下來,這時的我不禁問道:「奇怪,我現在不是神了嗎?為什麼我無法看透這片黑暗?」

  「笨蛋,神哪有那種能力啊,至少我們這種等級的沒有。」隨後,她對著黑暗叩叩了兩聲說道:「喂,薇恩、希洛特,我帶新人來了。」

  沒多久,大門應聲開啟,裡頭的格局是豪華的兩層樓中樓設計,一樓是挑高設計的客廳,擺著幾張看起來非常舒適的沙發,上頭淡黃色的水晶吊燈非常引人注目,整體的裝潢是典雅的歐式淺色系,此外還能瞥見旁邊的開放式廚房,不過最令我感到驚訝的,是客廳裡居然擺著一台尺寸不小的電視機。

  二樓則有許多房門,看來應該是臥房的設計,想到這,我不經有點期待自己房間的樣子。

  「小婭前輩今天辛苦了,你說的新人是……欸欸欸!!!」

  一位留著綠色短髮的大姐姐用疲憊的語氣這麼說道,她穿著一件灰色的連帽衣,看起來有些慵懶,而且直到看到我的存在前,她都是一臉快死掉的表情,紫色的瞳孔失去了光澤,讓人有些心疼。

  「希洛特……這位是鄭海封,從今天開始是我們莫比烏斯部門的新人。」

  「新、新新新、新人!!?可、可、可可可是……」

  「好啦,小希姐冷靜點,有什麼事聽小婭前輩慢慢───」

  話沒說完我就被莉絲婭一掌拍到旁邊昏迷了。

  「喂喂喂!前輩妳這樣太暴力了啦!」

  「不好意思,我實在受不了他的態度,對了,薇恩呢?」

  「薇恩姐先去洗澡了,我現在去浴室叫她趕快出來讓前輩先洗。」

  「不,沒關係的,不過還好我剛剛有先拍暈了他。」

  「什麼意思?為什麼前輩要這樣說呢?」

  「希洛特,妳想想看,一個心智年齡還在青春期的男性,遇上正在洗澡的漂亮女神……會發生什麼事妳應該心知肚明吧?」

  「鄭海封先生會踩到肥皂滑倒所以很危險?」

  「沒錯,就是因為這樣我才……等等!才不是這個原因好嗎!如果不打昏他,之後一定會發生一連串的事件導致他看到薇恩浴巾底下的姣好身材!」

  「前輩妳這樣害我好害羞喔…我才沒有想看薇恩姐裸體的樣子……」

  「妳也想被我打昏嗎?」

  「對不起!」

  「算了,先把他銬起來,等他醒來再說吧。」

  迷糊間,我好像聽到了這樣的對話。

  可惡,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福利啊?而且我才剛來欸,為什麼隨隨便便就這樣倒在這裡?

  越想越覺得不合理的我,醒來發現自己被銬在樓梯的桿子上,被三位貌似剛洗完澡的女神盯著看。

  「什麼鬼?喂,妳們快把我放開喔!我要大叫嘍!」

  「冷靜,鄭海封先生請你先冷靜,這是為了保護我們的安全所做的必要措施。」其中一位留著褐髮的女子緩緩說道,她的身材高挑,不過雖然外貌非常美麗,頭髮看起來卻亂糟糟的,一副不修邊幅的樣子,她穿著一件寬鬆的黑色T恤,但即使如此仍掩飾不住那對十分傲人的上圍。

  「薇恩妳不要搶走我的台詞啦,咳咳,總之就是這樣,這幾個禮拜除了吃飯或洗澡之類的必要活動以外,我們都會把你銬在這裡測試你的清白。」聽到莉絲婭熟悉的聲音並沒有讓我比較開心。

  「那我現在要去上廁所。」我開口提議道。

  「好的!幫你把手銬解開嘍!」希洛特聽到我的請求後馬上解開了手銬。

  「喂!希洛特妳在幹嘛啦!」莉絲婭和看來叫薇恩的女神同時對希洛特喊道。

  沒想到被這樣一喊,她竟然哭了出來。

  「因為、因為…因為他很可憐啊!妳看看他的生命那麼短暫,好不容易獲得成神的機會,結果卻被這樣虐待!不要對人家那麼壞嘛……」

  討厭,被她這樣一說,害我都不好意思假裝不小心跌倒撲到薇恩的胸部裡了。

  於是我在薇恩和莉絲婭警戒的眼神下,輕輕地拍了拍希洛特的頭說:「謝謝妳對我這麼好,妳是貨真價實的女神喔!」

  聽完,她哭著自己抱進了我的懷裡。

  於是,在不知所措的情況下我又被揍了一頓。

  鼻青臉腫的我被帶到了我的臥房前,打開門後,大尺寸的床鋪讓我眼前一亮,首先躺到上面後,我仔細端倪起了房間的其他地方,可以看到裡頭的空間並不小,整體的設計是以藍色與白色為主色調,頗有地中海式的風格,另外也擺著一個木質書櫃與靠窗的長形書桌,此外其他角落也有不少空間,看來應該是讓我自由發揮的。

  一整天的疲勞讓我很快就上床睡覺了,直到隔天早上,莉絲婭將我從熟睡的夢中喚醒。

  「喂,鄭海封給我醒醒,該起床工作了。」

  我揉著眼睛起身看了看窗外的景色,外頭還是一片漆黑,再看看房裡的時鐘,凌晨四點整。

  「現在才四點好嗎!妳這笨蛋女神,是為了報昨天的仇吧,我可沒動妳們幾個笨蛋的歪腦筋,妳也看清楚了是那傢伙自己往我身上撲過來的吧。」

  此時的莉絲婭沒多說什麼,只是用同情的眼神看著我,接著喊來希洛特向我解釋。

  「海封先生你還好吧?昨天是前輩們太緊張了請你不要介意…」

  希洛特水汪汪看著我的眼神,使我也冷靜了下來。

  「沒事的,那麼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前輩要那麼早把我叫起床呢?妳看看現在的時間,才凌晨四點吧?」

  聽到我這樣說,她轉頭看了眼時間,原本溫柔的表情瞬間轉為驚慌失措。

  「啊啊啊!已經四點了?!!要遲到了要遲到了啦!」

  「喂喂!現在是怎樣啊?」

  希洛特著急的樣子使我一頭霧水,此時被騷動吵醒的薇恩緩緩的說道:

  「唉……你這新來的笨蛋下神,你的生理時鐘還停留在人間吧,凌晨四點是轉生管理局的打卡時間,今天的班原本是排你和希洛特的班,但看你這副模樣我今天就幫你一把吧,也算是還昨天誤打你的份上。」

  看到薇恩那凌亂的長髮,衣衫不整的上衣隱隱透出黑色的內衣肩帶,加上那遮不住的好身材,我努力壓制著自己的衝動說道:

  「啊~謝、謝謝薇恩學姊!昨天我也有不對,不應該想著要撲到學姊的胸部裡…」

  「你剛剛說了什麼?」

  「沒事!」

  由此,在薇恩和希洛特出門上班後,莉絲婭開始向我解釋起了這一切……

  「簡單來說,人間和天界的時間運作法則不一樣。」

  「就這樣???」

  「嗯,就這樣。」

  「不對吧!這邊應該要用好幾千字的解釋性對話跟讀者們解釋清楚一切的設定啊!!!」

  「請不要濫用神明的能力打破第四道牆,謝謝。」

  「啥?什麼第四道牆?可以先跟我好好解釋一下嗎?」

  看著我氣急敗壞的樣子,莉絲婭淡淡的說道:「總之之後你開始工作就會知道了,不,不只有知道那麼簡單,你會深刻的體會到。」

  雲淡風輕的表情下,隱隱透出第一次見到她時那崩壞的笑容。

  正當我要開口關心時,她很不對時機的補充了一句。

  「對了,地獄裡的時間流速也跟人間不同喔。」

  我把正要出口的「妳沒事吧,要不要我幫妳按摩」咽了下去。

  「妳給我等一下,什麼叫做『地獄裡的時間也跟人間不同』?難道地獄是真實存在的嗎?」

  莉絲婭無奈的搖搖頭說道:「唉……你這個笨蛋下神,雖然你是新來的,但既然天界是存在的,那地獄有什麼理由會是虛構的呢?更別提你現在還是天界的一份子呢,你這笨蛋下神。」

  「喂!不準妳再叫我笨蛋下神了,而且還講了兩次……妳等著瞧,之後去上班後就讓妳見識一下我的實力。」我不甘的這麼反駁道。

  「所以說下神終究是下神啊,應該說新來的終究還是太天真了,神界的工作…尤其是我們轉生管理局,是很可怕的。」

  「啊啊啊!為什麼要那麼強調很可怕那三個字啦!」

  「因為真的很可怕。」莉絲婭微笑著。

  看到她再次崩壞的笑容,我內心暗想著:

  「我來的……真的是天界嗎?該不會我其實是被地獄騙去當血汗勞工的吧!」

  「總之今天有薇恩幫你,等她回來你可要好好感謝她喔。」

  莉絲婭看著我這麼叮嚀道。

  「嗯,我會好好幫她按摩…」

  「這種就不用了,如果你還想在天界待久一點的話。」

  「啊……對不起。」

  我尷尬的道歉,沒想到即使成為神,也要時刻注意自身安全啊!

  ※※※※※※

  當莉絲婭向我解釋完後,原以為能放一天假的我馬上接到了任務。

  「鄭海封,不要以為今天你可以躺在沙發上耍廢,給我過來幫忙做家事。」莉絲婭對倒在沙發上試圖放鬆的我這麼說道。

  「喂,今天在奇怪的時間被吵醒已經夠讓人不爽了,妳還想我做什麼家事啊,簡直是──」

  話說到一半,莉絲婭默默的拿起了桌上一個看起來像是鋼杯的東西,並用一隻手把它捏成了一小塊。

  「咳咳,這東西是用一種叫泰坦金屬的材質做的,硬度和強度比地球上任何一種已知物質都要堅硬,還記得你之前是被我一巴掌拍暈的吧……」

  莉絲婭一邊磨拳擦掌,一邊用燦爛的微笑看著我這麼說道。

  「那個…莉絲婭,有、有話好好說嘛,我絕對願意好好坐下來聽的,沒問題。」

  見我態度放軟的模樣,莉絲婭歎了口氣說道:「雖然很不想承認,但從今以後你也是這個家的一份子了,所以該做的份內事你最好給我乖乖完成,不然就滾出去流落在天界的黑暗處迷失自我吧。」

  「妳……這擺明了是赤裸裸的威脅啊!」

  「要不做家事,要不現在滾出去,你自己選吧。」

  看著她兇狠的眼神,我終究還是服了。

  「好、好啦,我做就是了,但下次可以不要破壞公物吧。」

  「總之,吸塵器在那邊,先去幫我拿過來吧,我再教你怎麼用。」

  還沒等我問清剛剛是怎麼回事時,莉絲婭馬上下達了命令。

  而我,也只能順從的照她的吩咐行事。

  「我拿過來了,是說,吸塵器這種東西我好歹會用的好嗎,不需要妳教我。」

  「鄭海封,你別忘了我才是前輩啊,如果你會用的話你現在先讓它運作吧。」

  正當我心想好好的證明給這笨蛋女神看時,意外發生了。

  「運作?簡單啊,就把開關打開……欸?」

  我按下吸塵器的開關,但機器卻毫無動靜。

  「啊…我知道了,肯定是我忘了插電……咦?」

  別說什麼插電了,這玩意連電線都沒有。

  「那肯定是我按錯開關了───」

  「所以我說,雖然你是笨蛋,但至少試著學習聽聽別人的話吧。」

  莉絲婭再次嘆氣,接著便從我手中接過了吸塵器。

  奇怪的是,她只是輕輕按了一下開關,手中的機器就用最大功率運作起來了。

  「這、這是……」

  「我錯了,對不起,,請教教我這東西的正確使用方式吧,莉絲婭前輩。」

  眼前的景象令我心服口服,現在的我就像是個想弄清真相的天真小孩。

  「哼,好吧,看你還有點自知之明,那我也不賣關子了。」

  莉絲婭露出得意的微笑,接著解釋道:「我們神啊,雖然有分等級高低,但基本的神力還是有的,而所謂神力,你也可以理解成魔法的一種吧,當然,位階高出許多。」

  「至於在天界,很多器具都是由神力驅動的,包含這個房間的大小設備,所以你現在要學習的就是如何匯聚小量的神力注入進器具中,並操作它們為你所用。」

  聽著她認真且詳細的解釋,我閉上眼睛,試圖感受莉絲婭所說,那流淌在我身上的力量。

  「簡單來講就是這樣,如何,要試試看嗎?」

  「嗯,我多少感受到妳說的『神力』了。」

  接過莉絲婭遞過來的吸塵器,我聚精會神,以最平靜又最堅強的內心,在按下開關的同時將我體內的力量灌輸進去。

  碰!

  一聲巨響響徹整間屋子,看來我有點搞砸了。

  「咳、咳……鄭、鄭海封……!!!」

  「該怎麼說呢…我似乎有點發力過猛了呢哈哈哈。」

  看著半個被炸掉的房間,我轉頭對正使用復原魔法的莉絲婭笑道。

  「搞成這樣你還笑得出來啊!真是的……」

  「首先,從吸塵器要用神力驅動這點已經夠危險了,而且這是我第一次嘗試,出點小意外也是難免的嘛,反正看妳很輕鬆的用魔法把房間復原了啊。」

  我用水汪汪的眼睛,無辜的看向莉絲婭,嘗試引發她身為女神的憐憫。

  「我沒有要責怪你的意思,倒不如說…你還挺有潛力的。」

  另人意外的,她並沒有對我使用暴力或生氣的罵我。

  「唉…你過來吧,我慢慢教你。」

  莉絲婭扶起吸塵器,並對倒在地上的我伸出了手。

  「呃…嗯……」

  她突然的溫柔反而讓我不知所措,只能順著她的指示握住吸塵器的握把。

  隨後,莉絲婭把她那雙小手疊到我的手上,輕聲說道:「閉上眼睛,去感受身體內力量的流動,重點在於掌握流動的節奏,而非力量本身。」

  啊啊啊,雖然莉絲婭平常總對我使用暴力還常常對我惡言相向,但、但不管怎麼說她都還是一個蘿莉少女啊,而且她現在這態度是在溫柔什麼的啦!

  莉絲婭的逐漸靠近,也使我心跳不停的加速。

  「海封、小婭前輩?妳們在幹嘛啊!居然趁家裡只有兩個人的時候做奇怪的事嗎,我要去跟薇恩姐說!」

  突然,破開的大門傳來了希洛特的聲音,見此情形,莉絲婭下意識的把整台吸塵器抬起來丟向希洛特。

  而還搞不太清狀況的希洛特彷彿受到了驚嚇,定格在原地。

  「希洛特,妳如果亂說話的話下場可不好玩喔……」

  隨著莉絲婭步步逼近,她害怕得直發抖。

  「啊啊啊,小婭前輩,妳這眼神好可怕……」

  「我只是在教那傢伙怎麼做家事罷了,是說,現在還不到妳的下班時間吧,妳怎麼回來了。」

  「我是回來幫薇恩學姊拿東西的……啊!找到了,就是這個!」

  只見希洛特在玄關鞋櫃上擺著的小櫃子裡東翻西找了一番,最後拿出了一個像是耳機的東西,

  「薇恩學姊說她上班沒聽音樂實在撐不下去呢,正好我速度比較快,所以就回來幫她拿了。」

  「這樣啊,那就好,工作加油喔。」

  「知道了小婭前輩!我會努力渡過今天的……」

  希洛特露出了明顯是勉強擠出的微笑,就迅速離開了。

  「那個…我們部門的工作真的那麼可怕嗎?」

  看到希洛特那副模樣,我不禁感到有些害怕。

  我的人生,從來沒有為了一件事去努力過,沒有目標、沒有夢想,頂多只是比一般人稍微聰明了一點……這樣的我,當然也沒有為了工作付出過全力。

  「嗯,真的很可怕喔。」

  莉絲婭又露出了那副雲淡風輕卻隱隱崩壞的微笑。

  「那麼,好好把握難得的休息日吧,做家事,訓練神力運用這些事以後都還可以再學,今天莉絲婭前輩就放鬆一天吧。」

  我幫莉絲婭倒了杯我也不知道是什麼的茶,對著坐在沙發上的她這樣說道。

  「叫我小婭前輩就好。」

  喝著還冒著煙的茶,莉絲婭淡淡的這麼說道。

  「那…小婭……」

  「小婭後面給我加上前輩兩個字!」

  「啊啊啊,我、我知道就是了,請小婭前輩息怒啊!」

  就這樣,在天界生活的一天平凡又充滿意外的過去了。

  「啊,今天也是疲憊的一天呢…」

  薇恩和希洛特一回到家,就如同斷線的木偶般倒在沙發上。

  「妳們兩個辛苦了,浴室已經放好熱水了,等等去舒服的泡個澡吧。」

  「這麼說來…鄭海封呢?我今天可是幫他代了一天班啊。」

  「海封他待在自己的寢室睡覺吧,總之妳跟希洛特趁他還沒醒來趕快去洗澡吧。」

  在房間昏昏欲睡的我聽到客廳傳來這樣的對話。

  啊,兩位女神要去洗澡了呢,通常是個放福利的好時機吧。

  嘻嘻嘻嘻。

  我躲在棉被裡不禁笑出了聲,終於!我的春天終於要來了!

  正當我還在想像等等會發生的情景時,莉絲婭突然走進我的房間,並在我還沒反應過來前再次把我銬在床上。

  「想太多了,你以為現階段我會讓你在我們的洗澡時間自由活動嗎?」

  「喂!這裡不應該是我們的宿舍嗎?妳到底是從哪裡搞來那麼多手銬的啊?」

  莉絲婭無視我的吐槽,接著說道:「你不用擔心,我有設定時間,差不多等晚餐做好就會自動解開了,記得下來吃喔。」

  說完,她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我房間。

  「喂!妳這笨蛋女神!快回來放開我啊!虧我下午還幫妳泡茶欸!喂,聽得到嗎?」

  可惡!!!

  我制定的完美計畫都被毀了,我都算好了要用什麼方式摔倒才能把薇恩的浴巾扯下來的說……

  「啊啊啊啊,等我被放開後,妳們都給我走著瞧!」

  「沒有人理一下我嗎?」

  大聲的呼救並沒有引來任何回應,於是我只能認命的等待手銬到時間解開。

  只能發呆的我不知過了多久,突然聽到「喀」的一聲,手銬終於解開了。

  我踉踉蹌蹌的下了樓,迎接我的是三位已經換好便服的女神與滿滿一桌的飯菜。

  「啊,鄭海封你來啦,奇怪?為什麼你的臉看起來那麼臭?」

  天真的希洛特向我提問道,看著希洛特無邪的眼神,我、我……

  「我的春天啊啊啊啊啊啊啊!莉絲婭妳這傢伙知道自己毀掉的是什麼嗎?是夢想、是青春、是人類男性對於美好未來的想像啊嗚嗚嗚嗚嗚嗚……」

  「莉絲婭,妳是對他做了什麼?你不是說他還在熟睡嗎,怎麼一醒來看到我們就崩潰的大哭啊?」薇恩看著倒在地上的我好奇的向莉絲婭這麼問道。

  「欸…我、我也不清楚呢哈哈哈…」

  「妳不要裝傻啊…快,妳們都再去洗一次澡怎麼樣?」

  雖然平常她們對待我的態度可能不是那麼的友善…但,她們好歹都是一群美麗至極的女神啊!

  「好啦,海封,雖然不知道你怎麼了,但先吃吃看莉絲婭做的菜吧,來,嘴巴開開──」

  最後,還是個性最像女神的希洛特對我伸出了善意的手。

  吃下她用湯匙遞來的食物,我的心情好了不少。

  「嗯…嗯,還、味道還不賴嘛。」

  一邊咀嚼著口中的食物,我一邊默默的往預留給我的位子坐下。

  「那當然,這可是我親手做的。」

  莉絲婭得意的這麼說道,確實這些菜的味道是無可比擬的美味,完全沒有想像過我的味覺能有這麼美妙的饗宴。

  「那麼…我要開動囉。」

  於是,我放下了剛剛不甘心的情緒,默默的吃起飯來。

  看來,不管在哪個領域,「吃」,總是很能夠療傷啊…… 

1會員
19內容數
這裡是六月焰的沙龍,我會在這裡分享我的小說與觀影心得,之後也會上傳攝影作品,希望大家會喜歡。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