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射電力公司3🔞

2024/02/09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我進入口試環節的時候,身體仍在緊繃的狀態,我試著撫平如鼓的心跳聲......邦迪正在他的辦公室底下摸著集結掉落一地的紙張。


他身著淺灰色西裝外套,他抬起頭看向我(就坐在他的椅子上),他輕輕對我露出微笑,我發覺他手裡拿著我考試的那張答案,我已經不記得上一次這麼緊張是在什麼時候。我只能繼續呼吸,除此之外我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事實上,以我當天的表現,確實可圈可點。


邦迪問我:「妳通篇錯字知道嗎?」

「我知道。」

「妳有將片子看完嗎?」

「沒有。我後來是快轉先瀏覽了後面劇情,來不及對台詞(我自行發揮了台詞)。」我不敢說來不及看完,感覺像是藉口,雖然考試過程剩下幾分鐘我才發現,但我並不想表現出愚蠢或是慌張。


考試時我的反應還不夠快,由於我們考試只有三十分鐘,但是考試所播放的影片內容竟然長達五十分鐘,我在剩下幾分鐘的時間才發現!我立刻進行影片時間軸拖曳──先拉到結局,看完最後劇情走向,再將中段沒看過的影片內容調成超快倍速,將中段當成大綱瀏覽。


最後我在時間內將作品完成。事實上留下來的人都似乎完成了作品,雖然主持考試的人員後來有給我們幾分鐘修正,但我可以感覺到參與考試的人員都鬆了一口氣。


我們的試卷立刻被收走,並獲得短暫的休息時間。


「這考試也太刺激了!」有人找我攀談,我微微一笑,不知道該作何回應。


邦迪面試我的時候非常親切,雖然確切說不出來那種矛盾的心情,但絕對貼近討好長官的感受,畢竟我對這份工作,在面試的時候已經勢在必得,我必須用我最大的努力來吸引考官,何況眼前這一位就是最有話語權的老大。


邦迪問我有甚麼問題,我一時之間問了許多蠢問題。

「勞健保跟公司的福利可以說說嗎?」

「哈,這問題很好,妳問秘書,就跟其他工作差不多,我已經很久沒有回答,公司很簡單,看片子產出稿件,算月薪,其他的福利比照法律規定,通常每天交一篇到三篇,然後有些短稿件可能會掛名給妳,或是妳要協助其他稿子內容的審核刪改,那是其他部門轉來的,每天也不少,內容就是你今天練習的部分,因為你錯字太多,所以這個部分你要學習用公司的校正軟體再偵錯。由於妳是新人,內容部分剛開始會進行監控跟審核,必須等到審核過了才可以留用,所以如果妳有能力的話──當然一天上班彈性自由,只要把妳該完成的工作量完成,如果妳一天的稿件可以提高產量,做完就可以走了,短搞有時候妳要加長來寫,或是一些特殊的主題妳要配合,由於六日不上班,所以妳自己要學會分配時間,公司也有人寫得快,周休三日。妳準備一些資料等一下去找剛剛面試的秘書,讓她給妳個清單,上班要準備繳的資料。」


薪資非常優渥!我在心裡想著:這簡直是天大的好差事!我反覆地與邦迪確認他說過的內容,直到他露出「真的就是這樣」,再加上表現「我非常忙」的無奈,我才趕緊告退。


原來邦迪面試我的職位,所有職缺都是賠錢在做的,公司有各式各樣的短稿子,但品質不好,需要人工修正,但邦迪之所以要另外培養一批幽靈出來(不管後來有沒有筆名),都是為了一些特別的讀者群,所以這應該算是很新的策略。我改稿的自由幅度很大,但主要的內容、場景已經有了!我的職務內工作,可以將極短篇整體修正潤飾得更好,讓作文更具有劇情的鋪墊,完成最終的任務。


離開擎射之後我沒有回家,而是到了一間二手店,買了我一直想買但是始終下不了手的九成九新二手鞋,一雙香奈兒的全金色編織涼鞋,那一雙涼鞋,跟高七公分,鞋跟也作了金屬色的包皮,是復古的款式,網路上非常冷門,找不到類似的款式,前腳趾會露出來,後跟則是被包覆住。我平常穿這樣的涼鞋腳後跟都會被磨到流血,但這一雙穿起來卻不會磨腳,二手的價格只需要一萬元,我想這是一雙適合我將來工作地點的鞋。


我又買了幾件無袖的薄衫,針織的材質,讓胸部看起來豐滿一點,不知道為什麼,我經過上午那場緊張的面試之後,整個狀態就像充飽電,而我可不是一般的電池,我是充電電池──也許普通人不會理解一般電池跟充電的電池有甚麼不同,但這是非常不同的!!假設一個電器是需要裝電池來作為電能,常常會發生久不用而漏液的狀態,連電器的接觸面都毀掉,但充電電池就不一樣了,就算很久的時間不用,也能維持健康平穩,續電力又強好幾倍,這總是行家才懂得,而我先天就是那種充電型的電池,不是到處買得到的那種,表面看來非常昂貴,實際上的CP值卻很高。只要以我作為電的外容器,我可以讓電器維持長久不壞、持久耐用,而且我隨時可充能,真正環保又實用,消耗大大減低,我忍不住幻想著快樂的職場生活。


我又看上了好幾件裙子,都是內裡有一層亮光布料,但是外圍有蕾絲鏤空的,其中一件是Club Monaco全黑色,另外一件則是非常多彩,外面的布料就像孔雀的傘狀羽毛那麼花,在裙襬處作了合身剪裁但是誇張些的橘色白色黑等等刺繡多層處理。


我全都買了,當然我沒有錢,但可以先刷卡,因為我下個月肯定會領到薪水,除非我死吧!不然我目前想不到離開這個工作的任何理由,我這輩子沒那麼認真過。


我走進法式甜點店,點了一個最小的小蛋糕,喝了一杯最小杯的紅茶,才回家用晚餐,總覺得今天的腳步太懸,不著地也不踏實,回到家才有那麼點真實感。疲倦的感覺是從腰部及腹部開始漫上來,先到我的後頸再上到頭顱,然後逐漸淹上我的眼皮,沐浴之後躺在床上的我慢慢閉上眼睛……


我夢見在面試時候的場景,我不在電腦之前,而是在影片之中,作為一個旁觀者,那是一個女賊的故事,她為了養活男友而進行大大小小的偷竊活動,每次回家少不了被一頓罵,男友責備她:


「妳腦袋有洞是不是?妳偷這什麼東西?妳這東西能值多少錢?」


「怎麼會呢?我偷的都是很有用的東西,家裡都已經買不起了,我偷香蕉跟蘋果,水蜜桃跟大白菜,香腸跟蘆筍都是很實在的東西。」


「妳這蠢女人,妳這些東西一斤能值得多少?妳偷個金條金鍊子,賣出去可以買多少菜跟水果,看來妳完全不管用。」


女人一邊吃起了香蕉,一邊抱怨:「你最聰明厲害,那你看看你偷的是什麼?你偷一台電子琴、偷大台的吉他、偷大提琴做什麼用處?這些東西就好賣?你根本就不如我,我的東西還能夠我們當晚餐好好吃一頓。話說你偷這些到底幹什麼用?」


「唉,年少時沒學好沒資源,看到這些想著拿回來玩一玩,搞不好會變成玩樂器的高手,你沒聽說嘛?很多人摸一摸就能自彈自唱。」


接下來他們倆人一起洗澡,一起在床上討論著未來,一起全裸入鏡,進行各種交流。隔天他們決定要做一票大的,要去偷竊一個黑幫老大的居所。


後面的發展非常樸實,就是偷竊被抓現行,男友被綁在黑幫大哥的水池邊,而女友為了要救男友,必須非常努力的劇情……


我感覺一陣燥熱,從夢中恍惚中回到現實,憑藉著我對於文字的敏銳,馬上就找到了類似的片子,真真切切從頭到尾看了一遍,考試交稿的時候並未認真體驗片子的內涵,現在回家之後,才能仔細的思考其中的用字遣詞,彼此那種關聯與交流。


最後沉入夢鄉我想著,我這個考試的稿件,不知道是否有讓邦迪滿意,雖然我自認為做得很好,雖然我是以第三人稱的角度來敘述劇情。


女賊的眼中含著淚水!「大哥,我求你了,請你放過我男友吧!他也是為了我,想要給我過上好日子,才會鋌而走險,不論怎麼樣,我請求你放我們一條生路。」女賊帶著警察款式的黑色帽子,正準備要磕頭。


「你這個小姑娘還挺標致的,嘿嘿嘿……」


「大哥不要,我不能背叛我男朋友……你放手!那裏不可以!你抓痛我了,我的手好痛。」


我自以為我當時考試書寫內容已經完全與片中契合,字字句句,傳達了片子所闡述的精隨,我絕對可以透過主角,以文字來揭發,彰顯影片的意圖。


這是第一天。


我格外難受。


「要我放了你們兩個,可以,我會先對你的男友進行懲罰!看到那隻食人魚了嗎?那是我專程從亞馬遜流域進口來的,牙齒非常的尖銳,只要有人得罪我,都是拿去餵魚!只要妳稍微動一下,那隻食人魚跟妳男友之間就沒有距離。」大哥離開沙發床,緩緩靠近了女賊。


我的注意力,緩緩地……從胸下一路游動,移向大腿根部,在我腦中撞擊的畫面,使我弓身後仰,直到被海潮的快感淹沒。

    56會員
    195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