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步聲

2024/02/13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這次姊他們上來台北家住幾天。一抵達就提醒他們腳步聲的事,告知他們樓下鄰居耳朵好,留意一下。留意和能不能做到是兩件事,但至少我告知了。

回想和鄰居的對話,總是讓我想起都敏俊剛認識千頌伊時有一晚因為千頌伊心情不好一邊吹頭髮一邊深夜高歌被鄰居敲門的那段劇情。


其實在尚未見到樓下鄰居太太之前我就聽過她的「現身」兩次。一次是剛搬家不久 i 和 w 在樓下碰到她,她提到她原本多麼害怕樓上新鄰居會很吵,但 so far so good 。他們上樓後轉述給我聽。另一次是哥和女友來台北暫住,隔天在樓下遇見鄰居。她說本來想來按門鈴抱怨鋼琴聲跟腳步聲,但因為遇到了就直接跟他們說,儘管他們提到只暫住幾天。哥他們當然也轉述給我聽。

雖然我們只在白天或傍晚練琴且原本音量就沒有開到底。聽了轉述後我仍然馬上就把電鋼琴音量轉到最小。


哥他們回去後只剩我和w兩人的尋常日子許多天之後,某個週末下午我們回到家,她馬上來按門鈴,拿著一包餅乾說要來拜訪。我馬上意識到她是要來抱怨。可是抱怨什麼呢?


第一句話就像都敏俊那樣惹怒我了。「我在這裡住了二十幾年從來沒有聽過腳步聲。」「還有那個鋼琴聲….」

蛤?沒有改善嗎? 我們已經不常練琴了,而且也不會深夜練琴,音量也已經轉到中間以下。我很沮喪地說。

「喔 那個鋼琴聲已經比較沒問題了,剩下腳步聲…」

蛤? 我哥他們隔天就去醫院。家裡只剩我們兩個。我大概53kg,w更瘦,我們的腳步聲不可能多大吧? 而且不會有人沒事在家裡走來走去。我們走路,應該是‘為了生存’ 吧⋯⋯ 喝水、上廁所、吃飯…。 妳的意思是我們不能走路?還是妳希望樓上永遠不會住人? 我雙手抱胸,有點激動。


她有點嚇到往後退。

鋼琴的話,我們會儘量。但歡迎妳去紀錄,時間、頻率、測量音量分貝。如果妳認為很吵,歡迎去環保局檢舉。走路的話。我們只能盡量放輕 (事實上我自認沒有不放輕)。

隔天,w 走到沙發,我提醒他腳步輕一點。

「我只是很正常走路而已啊⋯⋯」


我的樓上住著一個老外。椅子桌角大概沒有包襪子。腳步聲極大,椅子桌子拖來拖去,我也不曾去跟他說什麼。以前住的地方鄰居有小朋友練鋼琴,音量就是一般鋼琴的音量。我也只是聽著那些練習的並不悅耳的旋律。


每天睡覺我都習慣把一個耳朵塞3M,因為不可能使周遭聲音完全消失,而我又是很怕吵的人。只要不是那種巨大的、出現在深夜、每日或頻繁的噪音,日常生活的聲響,我們能要求別人多少?別人又有義務幫我們調整多少?


鄰居她很客氣。非常客氣。但一個人客氣,不代表她的訴求是合理的,也不代表我必須全盤接受。我也有我生存的必需,例如在家裡的木地板上自由地走、沖馬桶、開門關門、聽音樂,諸如此類「生活」著的聲音。

raw-image















    10會員
    100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