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不舒服的人,就果斷地放棄吧

私密發佈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一個人可以顧影自憐到甚麼程度?

同樣是那位不放棄跟他和睦共處的同事性別歧視的經典對白主角。

由於某次公司集團會議與他預定的員工旅遊假撞期,一發現此事後,便有超過1周時間沉溺於個人可悲的想像之中無法自拔。


「其實這會議從頭到尾都跟我無關,如果沒禮貌之後,整個人都舒服多了裡的W當初沒丟包就好了!」

「如果是妳,妳會怎麼做?」 (跟主管請假啊。)

「如果就是一定要我去開會呢?」 (那也沒辦法,只能把假給取消。)

「這樣公平嗎?我是請員旅假耶!飯店訂金都付了、車票也買了,損失的錢好幾萬耶!而且這次行程是岳母七十大壽的家族旅遊,要怎麼取消?」

「妳覺得主管會讓我請假嗎?」

「可是他都針對我,如果今天換成別人,他還會這樣為難嗎?」 (你要不要就找個時間,當面問主管,好好說明。)


某天早上,一進辦公室,他喜出望外、異常興奮地向我表示:「我不用開會了!」

「你跟主管說好了?」

「開會時間改到3月了!」

「呃...你要看清楚email,是先安排3月的時間,原本的會議沒有取消喔。」

「甚麼?!!!!」


然後他便立刻離開,約莫半小時之後,頹喪消沉的回到我座位旁。到底他說了些甚麼已完全沒印象,想必也無關緊要,因為不外乎又只是一堆毫無作為的抱怨。

但卻對他眼眶泛紅、眼角帶淚,並搭以悲傷欲絕表情的畫面印象異常清晰。

雖然對方完美演繹了可憐的樣貌,理應激發他人同情,我卻只覺得異常可笑,甚至一句關心安慰的話語都不願給予,僅不動聲色地假裝甚麼都沒看見,最後要他:先別想那麼多,不如先有所行動吧


而觀察這位同事的種種行為,我想,造就他「全世界我最可憐」的原因是:自私。因為只會關注自身的需求與感受,無法察覺他人的辛苦與努力,甚至即便親身聽聞他人的訴說,卻也轉身即忘。

或許也有一定程度的自戀。認為自我就是世界的中心,故當外在事件發展不如個人內在預期時,便覺天崩地裂、人生無望。

所以每每自顧自地傾倒心中那毫不足道的憋屈,只想不斷尋求認同與安慰,而不在乎對方是否正遭遇比其更難過千萬倍的困頓。就像是在尾牙之後,他傳訊息給我們被解職的主管,抱怨:跟去年一樣只抽到禮券2000元,這種和去年一模一樣的情形,感覺是某種隱喻;最後還傳送老闆在台上加碼獎金的影片。


對此種行徑我完全無法認同,難以理解,甚至憤怒。

「當你在哀怨自己的尾牙禮物時,有沒有想過對方連尾牙都沒得參加!」

「對方就是被老闆當面解職的,你傳老闆影片給他看,到底是甚麼意思?!」

「人家都已經離開了,需要過自己的生活,拜託你放過他好嗎!」


好想當著這位同事的面,咆哮出這些話。

但我沒有。

我與前主管聯繫後誠摯建議封鎖此人。

除了無法避免的公事,我拒絕與此人有任何互動;無論是他口頭交談、文字訊息,一律沉默以對、不予回應。

真的不需要勉強自己待在不健康的人際關係中,讓你不舒服的人,就果斷地放棄吧。

9會員
10內容數
想、寫、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