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父母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話說Daisy現在是一隻義工狗,在她去義工的同時我也要接受培訓,你以為我要受訓練都是一些簡單的事,例如如果小朋友害怕狗應該怎樣處理這些common sense的事。

但其實不是。

例如,如果小孩在你面前哭,你不能觸碰他,你只能輕輕拍他的頭髮,或者摸一下他的手肘。不能擁抱或者其他更親密的舉動。

又例如,聖誕節/復活節,你不能跟這個小孩說merry christmas,也不能問how's your Christmas holiday,因為澳洲是多元文化國家,有些小孩家裡不過聖誕的,所以你不能問,你只能問how's your school holiday。

再例如,你不能說mum and dad,你只可以說parents,因為有些人可能有兩個母親,有些人可能沒有爸爸,所以你只可以說parents。

這些種種,對我這個麽有小孩的成年人來說真的帶來很大衝擊。都不要說你不能帶糖果/花生去學校,不能帶一些內容有冒犯性的古老故事書(其實連粉紅色書也不可以帶)我已經不知道自己生活在一個怎樣的世界,我小時候也是這樣成長過來的,現在也不是很好嗎?

我們去當義工,幫助一些閱讀有障礙的小孩,這些小孩其實不是智商有問題,只是因為家裡沒有適當的愛和幫助,所以閱讀比較慢,他麼只是需要一些耐心,一些關懷,甚至只是需要一隻狗。。。但是當他們表現出難過的時候,我們作為大人,連一個擁抱都不能給,就跟之前我跟你說的那個“熊與陌生男”的故事一樣,一些人變態,所有人都是變態。。。世界不黑側白。

我們只是去幫助二三年級的小孩,看著這些同學,我真的不知道我們在培養一些怎樣的“社會棟樑”,你不說merry christmas,christmas就沒有發生了嗎?在學校不說,但是在商店,在超市,在電視,大家都在說聖誕,你不說mum and dad,難道世界上的mum and dad都會消失嗎?學校不是應該去告訴同學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的節日,大家應該接納其他不同的文化,一起慶祝不同的節日嗎?

這樣避而不談,是不是會培養出一代非常容易被冒犯的小孩?

我覺得非常confused。 是因為我沒有小孩嗎?因為我已經跟世界脫軌了嗎?

s

    熟女交換日記
    熟女交換日記
    大家好。我們是Klasse和Suki,兩個相識了25年的女生。我們都是香港人,不過Suki現在在澳洲墨爾本居住,Klasse在香港。這幾年因為疫情沒法見面,所以我們開始交換日記,分享我們踏入40歲的生活日記。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