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日記|不能生氣?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今天在盛怒中結束了工作。

回到家時心情尚未平復,母親問怎麼了,我簡短答了句:「今天和副理吵架了。」

過了半小時,晚餐時,母親突然戰戰兢兢地問道:「那這樣會怎麼樣嗎?」

我故意反問:「會怎樣?」

她撇頭說:「沒有。」

過了幾分鐘,她看著節目上的主持人,又開口說:「徐乃麟之前在節目上大發脾氣,結果後來在電視上就幾乎都沒再看到他了。」

我沒有回應,但聽了好生氣。


首先,母親不知道我與副理之間到底怎麼了,而導致吵架。其次,母親不知道我到底吵得多兇。然後,母親不知道我有沒有發脾氣亂罵人。最後,最讓我生氣的是,她不分青紅皂白,不問清楚前因後果,就直接表明「憤怒」的情緒是不應該出現的。

只要出現了「憤怒」的情緒,那麼錯的人就一定是我。


我憤怒地草草吃過晚餐,不發一語,她則扮演著戰戰兢兢討好者的角色,說些無關緊要的電視節目笑話,拋出好幾個問句,希望得到我的回應。

我從頭到尾保持沉默。

然後越來越憤怒。



我會出現這麼異常強烈的憤怒,正是她的這個不允許,不允許我生氣。 

正是因為不允許我生氣、不允許我與他人吵架、不允許我透過反抗建立自我的界線,才會導致我在台北被那樣對待。

然後呢? 

崩潰著回到家,卻被說了句:「一定是因為你有問題,才會被那樣對待。」

這樣還不夠,還要再補一句:「你就是這種個性,到哪裡都會被人討厭。」

最後我在醫院時,跟我說:「你想死,我也想死,我們一起去死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他們知道我在台北是被怎樣對待的嗎?

他們不知道,卻不分青紅皂白地直接說我錯。 

後來他們知道了,說了句:「你怎麼不反抗?你不反抗,被那樣對待活該。」 

這算什麼?不允許我反抗,而我我也長成了不會反抗的人了,才又反問我為什麼不反抗? 


這到底算什麼? 


後來我變成了瘋子,情緒化到了極致,每天睡覺都會在半夜無意識地尖叫,被大家一腳踢開,連父母也一腳把我踢開,說不認我這個變成了瘋子的女兒,要跟我斷絕關係,要我搬出去。

搬出去就搬出去,只是那時所有朋友都在躲我,所有同事都不敢靠近我,所有親戚對我說話都戰戰兢兢。

求助無門,無法正常工作,卻又因為經濟壓力被迫得兼三份工作

求救時,根本沒有人來救。

情緒失控時,接收到的都是指責。

「遠離負能量爆棚的人。」「遠離能量吸血鬼。」「遠離有病的人。」「遠離瘋子。」

「神經病,離她遠一點。」


就連生病住院,都要來指責我為什麼這麼不孝,讓母親擔心到睡不著覺 


有啦,在一次的高樓上我身體往前傾,已經完全確定會掉下去的時候,被一個莫名的力量拉了回來。

實質上被一個不是人的東西救了下來。 


但最後我還是靠自己的力量活了下來,努力過生活,花了幾十萬就只為了讓自己的病越來越減輕,也為了與父母維持住家人關係,所以騙他們說我沒有生病了,結果母親就又來跟我說:「你看你弟,工作穩定,也小有成就,結果看看你,哀,名校畢業有什麼用?」

唯恐天下不亂?還是唯恐她的女兒繼續活在這個世界上? 


結果至今竟然還有人想要讓我相信人性?

笑死。


憤怒的情緒過於強烈,等等要工作,容我先休息一下。

 

    21會員
    206內容數
    意識流的自我書寫日記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