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明-寫出可以與小孩分享的法律故事
王大明-寫出可以與小孩分享的法律故事
2020-05-20|閱讀時間 ‧ 約 11 分鐘
5收藏
分享

直播合約的「懲罰性違約金」,上了法院怎麼判?

故事開始前,我們先來分享一個今年1月的新聞:月薪46萬女直播主,跳槽違約判賠500萬
2018年1月何姓直播主和前東家重新簽約擔任獨家主播,時薪從800元調高到1500元,但每個月要播滿20到60小時,光是前5個月總收入就有214萬,扣掉抽成共賺進108萬,甚至光5月分月薪高達46萬,後來卻說要休息一個月,卻出現在另一家直播平台,讓前東家憤而提告求償500萬,但一審判決也意外揭露直播主高薪秘密。
半年前,我聽過一位直播主聊到了關於直播平臺的合約。她說,這份合約書裡面有一個懲罰性的違約條款。條款的大概內容是:「在這份合約的乙方(直播主),不可以將合約內容洩露給第三方知道。否則就要賠償甲方(直播平臺),新臺幣500萬元。」
她很不服氣,想找人討論一下合約條款。但是又擔心自己一旦洩露了合約內容,甚至是拿去找律師討論,都被當作是違約。
這就是「懲罰性違約金」條款。類似的條款,在法律上稱為「懲罰性違約金」條款,是很多合約的常見條款,而且形式不止一種。你可能會好奇:「這樣子的條款是合理的嗎?如果上了法院,法官會怎麼判決呢?」讓我來分享幾個判決故事,讓你感覺一下吧。

直播主的視角

如果你希望在直播平台成為一個主播,在你默默無聞的時候,最有可能發生的,就是你先加入了一個經紀公司。由經紀公司推薦你進入平臺。成為主播。好的經記公司會培訓你、包裝你,讓你獲得好的發展。這時候你將會經歷兩份合約:1.與經紀公司簽的合約 2.與直播平臺簽的合約。
你知道嗎?在真實的世界裡面,經紀公司的合約就會有懲罰性違約金了。而且法庭上有非常多的案例,直播主跳槽時,都是經紀公司提告直播主,上法院求償一筆天價的懲罰性違約金。那法院會判准嗎?我們先分享一個法院說NO駁回的案例吧。
(圖片來源:Unsplash線上免費圖庫)

第一個故事

判決日期2019年12月18日,故事發生在台北(第二審判決,本案訴訟繫屬中)這是一個經紀公司告直播主懲罰性違約金,但是被法院駁回的故事。
  • 在2017年的3月,經紀公司跟直播主簽了一個獨家直播經紀合約。約定經紀公司可以幫直播主去「浪Live」直播平臺,當6個月的直播主持人。
  • 時間到了5月,這個直播節目可能做的比較上手、比較紅了。這位直播主串通了好幾個直播主,想要一起換到其他的經紀公司。(認真說起來,他們大概只有3月跟4月算是有在好好工作的。)
  • 這些直播主用的方式也很有趣,他們照常開播,但是把屏幕關掉「黑屏」(直播時沒有影像)。
  • 「黑屏」違反了直播平台規定,直播主遭到禁播。
  • 既然禁播了,這些直播主就沒有辦法工作下去了,跟經紀公司的合約當然也就沒有辦法繼續下去了。
  • 然後,直播主跟經紀公司說:既然如此,我們就提前終止合約吧。
這種做法對於經紀公司而言,是不能接受的。大家開始談條件了。經紀公司的說法是:
  1. 我們的合約還有4個月,如果提前終止合約,直播主對這4個月的損失,要賠償。(契約剩餘期間是2017年5月17日至9月9日,在判決書的計算式用5個月計算)
  2. 我們用前兩個月的收入抽成10%來做計算:直播主前兩個月的收入,大概是每個月4萬元。
  3. 我們先假設接下來的5個月,每個月都是4萬塊,然後再乘以10%,
  4. 所以先給我20000元的「經紀服務費」。(40000 x5 x10%)
這部分是經紀公司本來可以賺,卻沒賺到的錢,法律上叫『所失利益』。聽到這邊好像還算合理,是嗎?經紀公司接下來拿出來的東西就可能讓你嚇一跳了:「我們的經紀合約裡面有一條『懲罰性違約金』,算法是『單月上限服務費用及虛擬禮物收入分成合計』的10倍。」
這樣是多少錢?直播合約的約定:直播主到這個平臺一小時的時薪800元,一個月他最少要播15小時,最多要播60小時,那就用800×60,然後10倍。800×60×10就是48萬元。
另外,4月份,直播主收到的虛擬禮物價值大概是新臺幣5000元。這個數字也乘上10倍,就是50000元。

經紀公司的求償金額合計:55萬元。

  1. 48萬+5萬(懲罰性違約金)
  2. 剛剛提到的2萬元(經紀服務費)
  3. 合計:55萬元
換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直播主,要你為了兩三萬塊錢的斗內打官司,你可能覺得不划算。但要一個直播主為了55萬元找律師來打官司,好像聽起來就很划算了。所以這場官司從2018年打到2019年,已經打了兩審,看起來還沒有結束。

一審判決認為:直播主不用賠

  1. 這些直播主雖然有違規,但是浪Live平臺對於直播主的處置是「停播」而不是「禁播」。
  2. 既然只是「停播」,經紀公司跟直播主之間的合約並不需要終止。
  3. 經紀公司說要跟直播主終止合約,而且要計算這筆懲罰性違約金。法院不應該准許,全數駁回。

二審判決認為:直播主賠12000元

  1. 這些直播主的一天日薪800元,算成月薪大概3萬元。
  2. 他之後有4個月的時間不工作了,那就算他12萬。 經紀公司可以抽10%,12000元。
至於契約中的「懲罰性違約金」,兩審的法官都認為:經紀公司說的沒有理由。但是,你如果聽到這邊覺得,以後簽約時的『懲罰性違約金』條款從此再也不用看了,請千萬不要這樣想,很危險的。法律從來沒有那麼簡單,不然律師就不用賺錢了
(圖片來源:Unsplash線上免費圖庫)

第二個故事

判決日期2019年7月19日,故事發生在台北。(第一審判決,本案訴訟繫屬中)9月25日補充:本案的第二審判決於2020年8月25日裁判,一審的原判決廢棄 延伸閱讀:「競業禁止」或「兼職禁止」條款,不是簽下去就一定有效?
我們剛剛有說直播主可以選擇透過經紀公司跟平臺簽約,也可以自己去跟平臺簽約。這個直播主就是自己跟「UP Live」直播平臺簽約。
  • 直播主在2017年的10月簽了一份合約,最少要直播20個小時到40個小時, 每天的薪水是800元。
  • 到了2018年,直播主看起來行情還不錯,平臺就幫他加薪,每天的薪水變成1500元 。
  • 聽起來好像這個直播主的薪水翻倍成長的。但如果你想一下直播主幫助平臺帶來的收入,就會覺得好像也公平。
  • 這個直播平臺,它使用的虛擬貨幣叫做U 幣。這個U 幣跟臺幣的兌換是2.2:1。
  • 直播主在2018年的1月到5月,就幫平臺賺了472萬的U 幣,折合臺幣214萬元。
  • 直播主分到了108萬元。
  • 光是2018年5月的這一個月,直播主就為平臺帶來了58萬7000多元的收入。 而在虛擬貨幣的分成,扣掉必要費用之後,平臺跟直播主的分潤是5842
感謝這個法官願意揭露行情(笑)。
  • 到了2018年的6月直播主說他想要休息,2018年的7月直播主就跳槽了,改到「17直播平台」工作。
  • 舊東家「UP Live」平臺說,本來我們簽的合約是到2018年的年底。妳是搖錢樹 我預期妳至少可以再為我帶來300多萬的收入。妳這樣一跳槽,我們平臺的收入當然就沒了。
  • 根據我們當時簽的合約,有一條「懲罰性違約金500萬元」,麻煩妳賠出來。

一審判決:

法官認為,像這樣子擁有大量粉絲的直播主,她的影響力深遠,而且商機無限。 既然她確實違約,平臺要求賠償500萬元的懲罰性違約金,全部照准。
(原告是直播平台,被告是直播主) 關於直播主改至競爭平台直播乙事,原告可能所受損害及影響所及範圍確屬深遠,且難以輕易量化,加以高人氣之直播主可能之商機確屬無限,則本院審酌上開所述直播平台之商業模式、被告前於原告公司直播之收益情形、系爭合約之期間及被告單方片面終止系爭合約且隨即至原告競爭公司直播之惡意違約等情狀,認系爭合約所約定之500 萬元懲罰性違約金,並無與實際損害顯相懸殊之情形…
9月26日補充:這件案子的第二審翻盤了。月賺46萬跳槽《17》 爆乳直播主逆轉免賠500萬還拿回265萬
聽到這邊你可能會覺得說,「懲罰性違約金」怎麼上了法庭之後都很極端,不是全部都不準,就是全部都照准。是不是0跟1的關係?其實不是。民法有一條是規定說,這種違約金的部分,法官是有權利做一些酌減的
(圖片來源:Unsplash線上免費圖庫)

第三個故事

判決日期2019年7月9日,故事發生在台北(二審判決)原告是經紀公司,去告他旗下跳槽的直播主。經紀公司說:在2017年6月簽約之後,經紀公司有盡力的去培養旗下直播主。
這個經紀公司使用的方法有:
  1. 冒充粉絲贈送虛擬貨幣(星光幣)給直播主,提升她的網路人氣排名、知名度及點閱率,增加直播主曝光度。
  2. 用經驗教導直播主的網路直播主持、粉絲互動技巧。
  3. 幫直播主經營包裝形象、以吸引更多粉絲。
然而,經紀公司與直播主在2017年的6月簽了一個為期一年的合約,4個月不到,10月,直播主就說合約終止,要跳槽換一間經紀公司了。(在第二審的時候,直播主否認她有跳槽)
這份判決書並沒有透露直播主之前在直播平臺上面賺了多少錢,卻有一個地方很有趣:直播主雖然在2017年10月說要跳槽,但是從2017年的11月到2018年的11月,一整年的時間,都沒有開播,頂多就是在其他的直播間露個臉。也就是說,有一整年的時間,這位直播主沒有任何的直播收入。現在,經紀公司在法院上,向直播主求償懲罰性違約金:200萬元。

一審判決:直播主賠償30萬元

  • 確實這個直播主有違約,懲罰性違約金也有法律效力。
  • 但是200萬真的太多了,我把它酌減到30萬元吧。
民法第252條:約定之違約金額過高者,法院得減至相當之數額。
(在第一審的程序,直播主並未到場,也沒有提出準備書狀作任何聲明或陳述。)

二審判決:直播主完全不用賠償

  • 200萬的懲罰性違約金都沒有理由,第一審判決廢棄。
  • 直播主完全不用賠償。
(在第二審的程序,經紀公司跟直播主,雙方都有提上訴。法院判決:經紀公司的上訴為無理由,直播主的上訴為有理由。)
法律是一項專業,法官、檢察官、律師都有各自的專業。所以法律上面的判斷,往往並不是只有一個標準。最後仍提醒您:我分享的只是故事,幫助大家在做決定的時候有一個參考。但是也請不要當做一個牢不可破的依據。希望今天分享的三個故事可以對你有些幫助,如果有任何想要回饋的,歡迎讓我知道,謝謝。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之後如果有機會成為付費訂閱專題,將回復為每周更新一篇。 如果您有需要客製專題文章,費用為1000元/篇。 (可選擇公開或不公開,並可選購塔羅牌占卜) 歡迎加我的ig私下詢問: wang.da.min
編輯精選專題
分享
5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