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第二戰研所
王立第二戰研所
王立第二戰研所
2021-02-07|閱讀時間 ‧ 約 10 分鐘
41收藏
分享

雜談part67 關於空汙與團體

其實很不想寫這個議題,一方面是罵的人夠多,另一方面則是有些渾球會刻意混淆資訊,製造資訊落差來抹你,扯到這些渾球很煩。
但真的最近這次太過分了。
武漢肺炎一年了,全球工業產能整體下降,世界工廠中國更是三不五時停工,結果造成台灣近年難得一見的長時好空氣。結果哩,中國問題死都不提,永遠聚焦本土汙染,即使是本地汙染,最大宗的也是汽機車排放,但他們最愛提的都是發電廠。
台灣的空氣品質深受中國影響,這是不容置疑的事實。截圖自IQAir Earth
好,這就算了。
在這個有全球監控,還隨時放上網的年代,風向跟汙染來源很清楚的狀況,還可以對境外汙染裝死。你罵他們,就來那套「難道本土的不需要在乎?」這種沒有100分就少1分打1下的高標準。
這也都算了。
如果這些團體的標準一致,不分時間地點,不問對象統一罵,還可以說是內外一致。結果勒?只針對特定縣市,某些人就是死都不去罵,然後你問這個問題,就開始跟你鬧,鬧你不專業、沒有看逐字稿、跟他們全年無休在意環境不一樣。
少來了啦,誰不知道你們這些團體背景,就跟某些團體超重視女性權益,結果遇到性騷擾案,不同的政治背景,就有不同的處理標準,當人眼睛瞎了?以前沒網路,大家不會記錄,現在人人都會記得你們的惡行惡狀。
台灣人自己要搞清楚,一個團體有沒有信用,看的不是他講的理想,也不是闡述的理念多棒,而是要去看他做過的事情,針對的對象,有沒有連貫性跟一致性。

不解決問題的政治鬥爭

好了,來講點正格的,很多人可能不清楚,空汙這是一個很大的題目,光是味道不好,來源就有很多,當你在談解決空汙問題時,對症下藥是很重要的。
因為科學之壁就在那裡。
舉個例子,燒塑膠、廢輪胎會有戴奧辛,這大家都知道,但有幾個人知道,如果燃燒溫度夠高,就沒有戴奧辛?筆者經驗,不知道的可多了,但他們永遠記得「燒塑膠 = 排放戴奧辛」這件事。極端點來說,若我們用攝氏3000度以上的電漿處理,這些塑膠、輪胎會燒出什麼?就全部是基本的氧化物,如水、二氧化碳、氮氧化物等等。
只要是燃燒的鍋爐,理論上溫度夠高,燃燒夠完全都可以燒成最基本的化合物,然後透過收集裝置、觸媒轉化,將硫氧化物變成硫酸是可以的,氮氧化物要處理到可以固化掩埋,然後上面種一些植物去吸收,長久來看也不是做不到。
這重點向來在成本跟時間,也就是你接不接受付這筆帳單,像是發電廠改建,補貼老舊車輛。沒有那種要人家出錢,又不給補貼,還要抽他重稅的道理。所謂的「不教而殺謂之虐」,當年根本沒這些環保概念,有人貸款買了車,用這個賺錢養家幾年,他根本不曉得這些環保問題,結果就要擔這筆帳單,當然不會接受。
如果今天你指出的實際問題,是某個汙染源應該要怎樣解決,這就是有意義的,談一個「你們給我想想辦法」,不然就要投給另一個人、換掉這個政黨,這就是政治鬥爭。
政治鬥爭沒有不行,但你的替代方案,應該是另一個人或政黨,可以有效解決這個問題,實際上?在台灣根本就沒有,換一個人就閉嘴了,等換回去他討厭的人後繼續罵,這不被人吐嘈是政治團體才有鬼,去他的環團。
我們來講一下空汙,許多朋友可能也不知道,高層風向跟低層是不一樣的,在都市內高度差個10公尺,風向也會不同。而汙染物質基本上是越大顆的越容易沉降,越小的風一吹就飛遠,所以為何風大的時候很少看到 PM2.5 數值飆高?就被吹走了啊。那為何有時候反而會變高?去看看東亞風向,境外移入就沒辦法,粒徑越小越容易隨著風飄來飄去。
所以你若懂這些,就會知道台灣本身可以控制的,跟無法控制的來源是什麼。又為何中國大規模燒煤會有問題,台灣燒煤跟天然氣怎麼就不會?你以為沒人問過這問題嗎,筆者還真的遇過,還好是老師講話人家會聽,會相信你講基本科學原理,燃燒完全不完全,這跟你供氧效率有關,講一講對方「喔喔喔」,還多少會信。結果同一套放到網路上,就會有一群人覺得燃燒不完全的煤灰,透過高層風向吹到台灣是唬爛。
幹,那你為何要相信國家地理雜誌頻道說的,火山灰對全球的影響?
台灣只能做到自己可以控制的,超出的範圍本來就沒辦法處理,你想要做到最好,就是依照步驟做。以發電廠為例,火力發電廠改善,就只有安裝燃燒效率更好的機組,加裝收集跟過濾更完全的裝置,額外增設廢氣處理跟回收再利用的機器,不然你還能怎麼辦?
有喔,在台灣,有人說把電廠關了就好。
那你不要火力,發電總得靠其它的吧,水力沒這問題,想要沒有空汙的發電,要不就是核能、風力、太陽能等等。然後你真的會遇到,跟你說核能太危險不要,風力會傷害鳥不要,太陽能會汙染環境我不要。
啊幹,你到底要什麼?

汙染產業移到中國,就統統合格了

這些機車的環團為何叫作黨國附隨組織團體,你如果是徹底的核能支持者也就罷了,又常常不是,每次都在人家提替代方案時出來反對,反對後又不提新的,不是來亂的是來幹嘛?
很可笑的是,明明提出各式各樣替代方案的,跟那些嘴巴說我什麼都不要的團體,是兩派人馬,偏偏就有第三團體跳出來說,你看「人家什麼都不要是用愛發電」。
老套了啦,少在筆者這種背景的前面扯淡,你們就是兩三個團體一組,各自罵一個題目,合起來就是全部都反對,然後其中一批人裝成泛綠的,另一邊就抓這批人罵用愛發電。
筆者為何會不爽,但又不想多提這些環團的理由,很大一部份是自己工作經歷。
阿扁時代到金融海嘯期間,看過太多例子,不管是自己碰到還是學長姊前輩們轉述,幾乎所有全球汙染產業,大量前進中國,然後在中國那邊造假報告,說環境問題通通不存在。
台灣當然也過去很多,許多原本在台灣排放個亂七八糟的,都在中國「不在意環境」的誘惑下,西進中國繼續賺錢。用同樣的標準,在台灣就會被罵賺子孫錢、汙染環境、壓榨勞工。
結果呢?這些年看到的,全部是一樣的話術。遇到中國,通通閉嘴,不管是勞權還是環境,不是拿官方數據,就是拿中國的法律,來試圖解釋「中國比台灣好」,根本你他X欠罵。
中國的資料可以信?筆者自己待過的產業,出的貨在浦東、東莞大量使用,然後人家沒有任何沉澱池,也沒有回收處理,全部排到河裡,還能出份報告說水質清澈、空氣清新,這種報告你信喔?
90年代,筆者去找朋友,出了彰化火車站,刺鼻的化學味道撲面而來,現在彰化可沒有這些味道,所以狀況是變好還變壞?那麼,這些工廠跑去哪了,關廠的跟外移的都有,總之台灣的情況是逐年改善,絕對不是只有變糟糕。
更不要提,筆者親眼所見,產業怎樣外移,讓台灣本土工作機會流失,工廠數量每年變少,然後本土工廠汙染卻逐年增加,這種團體講的屁話你也信?見過台灣工廠加裝多少回收裝置,動輒百萬千萬的嗎?你知道中國同樣的工廠,全部燒燒排出去,通通倒水裡流掉,根本不出這筆錢嗎?
然後、然後……
歐洲去中國出差的啥米環保監察人員,可以寫出一份中國廠符合環保標章的報告,騙肖ㄟ喔!!!!(騙痟的 phiàn-siáu--ê,練痟話 liān-siáu-uē)
上酒家吃吃喝喝,亞洲區總裁轉一手收回扣,再拿回去給這些歐洲股東,誰不曉得?筆者都常常覺得,這些人是不是有論文病,你不把這種內線交易跟做假資料「寫成論文可以查」,就當你是道聽塗說,沒有證據。
這種人難怪會去相信CHO努力對抗武漢肺炎啦。

認清需求與需要,負擔解決問題的成本

回到主題來,今天你要解決問題,就是一個個來看,不是找麻煩。
每次台灣的產業有狀況,環團出來罵的理由就那幾個,風電永遠是撞鳥,光電板永遠提苗栗,談到禽鳥廢棄物就是樂樂養雞場。意思是全台灣其他地方都死光了,這些案例幾年過去從不改善,沒有一個人在意就是了?
好啊,不要這些綠電,那燒石化燃料好不好?又不好了。如果到最後你們就是要核電,那就老實承認你們就是核電支持者,請告訴我們核廢料跟安全問題怎麼解決。你總是要有最終處理廠,也是要告訴大家怎樣防範核安吧?這時候又開始打哈哈說「一切沒問題了」,具體可行方案是什麼,拿得出來嗎?就拿不出來,但又很愛說「照我的話做就對了」。
要筆者來看,真正的問題在於我們怎麼認知,也就是「需求」或是「需要」弄不清楚。市場需求,就政府不干預,遲早處在一個平衡點,不要投錢去扶植產業。
但如果我們認為這個是「需要」,那就是賠錢也得做,像是廢棄物回收整體來說不賺錢,但我們覺得需不需要去做?需要,那就是補貼人家廠商的損失,但我們賺到的是整體的利益。
舉一個現在大家會在乎的例子,假設我們對中國設備的資安很有疑慮,那麼從現在開始,投錢補貼本土產業,從設計到電路板以及後面的成品,全部在台灣生產,並通過認證機構確認沒有中國因素可不可以?
可以啊,依照現在電子設備的生產鏈來看,成本大概是兩倍吧,但這需要不需要?如果我們認為需要,那就是賠錢也得做。
筆者可以跟你打賭,別說是資安,當我們提到為了需要,可能要補貼廠商損失來達成環保效果,環團又會說不該出這個錢了,應該要廠商自己想辦法,不然就是圖利。
翁啟惠被鬥爭,搞到台灣現在本土疫苗很難搞,這件事大家忘了嗎?
筆者不敢確定未來會如此,但依照武漢肺炎後的全球狀況,台灣可能會面臨,遲早要很多產業都建立本土基本生產量,以避免突發狀況造成社會動盪。
講太多太雜了,筆者的意思很簡單,你要罵空汙,標準請一致,不管對人還對事,前後脈絡要一貫。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王立第二戰研所在方格子的主要基地
編輯精選專題

41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41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