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YT政經分析
REDBRIC
REDBRIC
2020-06-02|閱讀時間 ‧ 約 7 分鐘
1收藏
分享

美中冷戰對香港的影響深遠而漫長

香港政府一味貶視美國制裁香港的能力,說甚麼聯匯不須美國批准,取消特別關稅地位對香港經濟影響輕微云云,令到不少市民以為美國是紙老虎,我們的誠心忠告反被指危言聳聽。然而,大家回顧過去五年,當我在立法會預警經濟衰退,不要再搞大白象工程,政府官員當時同樣氣定神閒,反指經濟增長預測持續向上,欣欣向榮,但不到三年香港便成為全球首個進入衰退的經濟體!而且季度下跌數字打破了有記錄以來的最大跌幅!
政治決策上,我們在2019年初努力勸說政府不要硬推送中條例,由幾萬人遊行行到二百萬零一人遊行,已盡最大努力,但政府充耳不聞,當時官員同樣是認為市民的反對聲音只是一少撮人的噪音,同樣指法例是為了維護法紀,對香港有利,但最後弄得滿城風雨,人心盡失,終於還是撤回法案,政府又一次預測錯誤而把一座世界最自由和最安全的城市變成警暴危城!
當武漢肺炎來襲,人人勸告政府暫停邊境往來,政府高官同樣一副老神在在,還指世衛指引不應封關,毋須戴口罩,反而指責以罷工來相諫的醫護人員,更下令公務員不准戴口罩,但最終世衛錯了,香港政府也把絕大多數的關口封了,官員每日戴口罩了,還動用公帑訂製口罩派市民,但疫情至今未能平息,關口尚未能重開,第二波疫情似又殺到,政府再一次預測錯誤,令香港經濟雪上加霜,零售業跌入冰點!
簡單回顧以上三件近期事件,無論是經濟預測、政治預測或是衛生預測,香港政府同樣大錯特錯,劣績斑斑,皆因政府官員以上級命令先行,不聽分析,忽視意見,而上級其實是把香港作為棋子,當然不理香港死活。事實上,中美兩大國發生衝突,香港政府擔當棋子角色,由來已久,所以大家在分析中美的行動對香港的影響時,切忌聽信一面之詞,而且必須注意兩國交鋒,並非一兩個月的小事,而是經年累月,深遠漫長的影響,以下是過去兩年我的一些分析。
首先,當美國總統在今年5月底宣佈開展取消香港特別關稅區及制裁中港官員,以回應北京在港實施港區國安法,大家在分析時須從過去幾年的多項政經事件來了解今次的角力,事實上,即使未有武漢肺炎和港區國安法,我在去年已經分析美中全面開戰對香港經濟的重大影響 [1],如今加上疫症奪去全球超過30萬人的性命,港區國安法又直接破壞中英聯合聲明,怎可能對香港的經濟沒有多大影響?
事實上美中開戰,已非今日之事,過去兩年的美中貿易戰已經令到香港的出入口貨值大幅下跌[2],傷及元氣,今日政府竟然仍敢大言不慚、自吹自擂說美國制裁對香港出口影響輕微,轉口貿易不受影響云云,似是有心挑釁美國在制裁方案時加大力度。
1. 中美角力,港官居中
早在2008年香港前局長何志平獲邀籌組中華能源基金會,活躍於聯合國官員之間;2017 年他因此在美國被補,並承認曾賄賂聯合國官員,已被判有罪,這可視為公開的中美第一戰。[3]
及後港府又拒向美方移交逃犯,引發兩地在引渡逃犯問題上起衝突 (詳情可參考2018 年美國國會就《美港政策法檢討報告 2018》[4]) 引發後來的更多爭鬥,包括以下的貿易戰和引渡戰;
2. 香港成為中美之間的缺口
香港因著美港政策法的保障下,在中美之間成為一道缺口,在貿易、資金、科技、人才和資訊流通上均成為特別通道,但隨著香港這一道缺口出現愈來愈多的禍患,問題已積累多年,譬如美國在2017年開打中興案,從中揭發華為案,並在2018年啟動貿易戰,向中國出口美國的部份產品增加懲罰性關稅,香港的轉口貨值已受重挫,怎會認為制裁行動對香港的轉口貿易沒有影響!
關於華為孟晚舟案其實亦與香港這一缺口有關,據報有公司懷疑透過香港的一家公司經營違反聯合國制裁令和違反美國制裁令進行國際貿易,而美方一直促請港府履行制裁令,但香港政府多年來一直是零檢控。[5] 最終導致美國要向加拿大要求引渡華為的孟晚舟,而同一時間兩名加拿大人也在中國內地被捕,中美加的引渡戰正式爆發。香港自2019年6月起更因政府強推送中條例,引致美國成立《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以制裁中國香港官員。[6]
3. 香港是中國資金窗口
無論是外匯進出中國、向銀行借貸或是國內企業來港上市集資 [7],香港都是舉足輕重,至關重要,尤其是聯匯機制,外匯可自由兌換。所以中美若友好,香港自可成為資金中介窗口,但若中美交惡,香港能否繼續擔當資金鏈角色,令人懷疑,如果大家相信香港政府所言美國無能力阻止港元與美元聯匯掛勾,和美國的制裁行動對香港的經濟影響輕微,請問為什麼香港政府過去幾年如此重視美國為主導的信貸評級機構對香港評級的下調?港元在國際上可自由兌換到底是兌換雙方的互認,還是香港單方的決定可以實施?金融機構在貨幣交易上是在那一個國際系統上進行?
參考
姚松炎 (2019) 美中全面開戰對香港經濟影響的預測,方格子,5月22日。https://vocus.cc/eyanalysispoliecon/5ce4c36dfd89780001f028ec
[3] 姚松炎 (2019) 從何志平案理解大灣區綱要,獨媒,3月13日。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62872
[4] 姚松炎 (2018) 為何美國政府建議檢討香港單獨關稅區地位?方格子,11月15日。https://vocus.cc/eyanalysispoliecon/5becd016fd8978000131957c
[5] 姚松炎(2019) 香港政府如何執行聯合國制裁令?,2月20日。https://vocus.cc/eyanalysispoliecon/5c6ccb0efd89780001bc9cf1
[6] 姚松炎 (2019) 美港人權民主法案與美港政策法的關聯,方格子,5月31日。https://vocus.cc/eyanalysispoliecon/5cf09f8bfd89780001b3e895
[7] 姚松炎(2019) 香港銀行向中國內地相關貸款資料補遺,方格子,9月10日。https://vocus.cc/eyanalysispoliecon/5d7724d9fd8978000127b846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EYT政經分析
    EYT政經分析
    分析政治與經濟形勢,探討政治局勢與貨幣戰、貿易戰的關係。
    編輯精選專題

    1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1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