釀影評|《大世界》:既慘又近,犀利而生恨

2018/08/12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在觀賞《大世界》之前,有件事或許先知道會比較好:剛開始聽這部動畫的配音可能會覺得,這些人說起話怎麼都挺出戲的,回憶沒懷念味,傷感也沒啥心酸在裡頭?如果太期待聲音帶來情感,恐怕是會失望到片尾。但如果耐住性子看下去,這片很快就會展現出它陰沉但犀利的鋒芒;而那種無神的配音,與其說是可以逐漸習慣(並接受這部片沒辦法請專業配音的客觀條件),倒不如說是和瀰漫整部片的氣氛、意外地產生相互共鳴的效果。
《大世界》的劇情是那種偶爾就會出現的架構:一件本該平順地被從 A 送到 B 的財物,中間出了亂子,於是出貨的、送貨的、收貨的、有心搶劫的、臨時起意的、出面解決的、無端捲入的所有人,便陰錯陽差地展開一場離勝利始終差那麼一步的連環爭奪。最常提起的例子,可能就是蓋.瑞奇的《兩根槍管》和《偷拐搶騙》。
不過看《大世界》就沒辦法像那兩片那樣大笑了,不管從畫面或故事來說都不太可能。這部動畫的畫面只保留了單色色塊和單調的夜間光源,刻意抽去了層次,一切看起來就是平板的堆疊再堆疊,反而只有畫面中的「畫」(好比說大老闆背後的畫、通訊軟體上的大頭貼、牆上的福字、電視裡的待播畫面)才有筆觸、漸層、渲染,而比較像我們平日所見的世界。
這可說是這部片的主題調性:真實生活只是一層又一層黯淡而平板、無味又飽和的東西往上堆疊,往下擠壓,塞滿了整個生存空間,只有那些假的影像、實現不了的夢想、夢中無意識的景色,才擁有比較活生生的層次。但那對劇中人來說,卻都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2,425 字,收錄於此專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國小二年級至今都是怪獸迷。拍過紀錄片《大怪獸台灣上陸》,寫過小說《陸上怪獸警報》,翻譯過傳記《怪獸大師圓谷英二:發現日本特攝電影黃金年代》,與漫畫家活人拳合著《蔣公會吃人?》。未來仍計畫創作各種怪獸與讓人眼睛發光的事物。
我們知道影癡如你,要的不只是「N分鐘看完一部電影」。《釀電影》有最精心慢釀的深度電影專題,一解你挑剔的味蕾。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