釀特稿|從《全境擴散》到武漢肺炎:A to Z 醫普辭典

20
2020-02-07
|閱讀時間 ‧ 約 22 分鐘
A film:《全境擴散》(Contagion
「過年的時候,我生病待在床上」,你注意到他誇張地往後滑了一步,「不是你想的那種生病──我知道,你們現在一見到有人咳嗽就努力強壓心中的恐慌,但口罩上方注視對方的狂熱眼神完全出賣了你們,你明明知道咳嗽的原因有百百種好嗎。放心,我沒有上呼吸道症狀,我生的病依我們的一般社交關係不會傳染給你⋯⋯」
他從所謂飛沫噴濺的安全距離兩公尺(註1)外悠悠地走回來。
「⋯⋯好啦重點是,我又重溫了一遍《全境擴散》。」雖然你每天刷著新聞和社群平台心理涼颼颼的,覺得這一切簡直《核爆家園》(Chernobyl)。
「我也是!這個時節,看世界簡報大師史蒂芬.索德柏教你流行病學知識,展開空間、人物群像的鏈接,滿能緩解焦慮的。」
「電影也努力突顯出葛妮絲.派特洛飾演的第一個感染者跟他人的『接觸』,大概會讓看完的觀眾謹記教訓,認真洗手。」
Birthday song:唱兩遍生日快樂歌的洗手時間
「裡面有件事很嚇人,凱特.溫斯蕾飾演的防疫專家說:人一天碰自己的臉兩千到三千次。」
「但其實,為了避免病菌透過黏膜進入體內,有意識的時候,不要揉眼睛碰鼻子嘴巴,無法注意到的時候,就靠洗手吧。」
「可是我現在搶不到 75% 酒精!」
「其實不用執迷於酒精啊──當然你也可以買 95% 酒精回來稀釋。來不及用水洗手的區域,比如觸摸門把、電梯按鈕後,可用公共場所的酒精性乾洗手,然而,有些病菌酒精也殺不死,本格派還是一招走天下:請用肥皂、洗手乳洗手。抓準重要的時機:從公共場所回來後;接觸到許多接觸自己的各種『出口』後,上廁所、擤鼻涕之後;接觸自己的『入口前』,吃東西之前;接觸脆弱的他人(小朋友老人免疫力不好的族群)之前,當然,還有接觸病人前後。」
「偷偷跟你說,其實,我一直懶得用肥皂洗手。」
「等一下,你在醫院不是都要奉行洗手七式:『內外夾弓大立完』(註2)(諧音記法:內外夾攻大力丸)嗎?洗手的重點其實是你要認真搓搓搓,不要放過指尖指縫手腕。」
「我還記得洗手時間差不多是唱完兩遍生日快樂歌的時間──幸好生日快樂歌很通用。我想到 twitter 上有個笑話,老師教學生做 CPR,說速率可以用哆啦 A 夢的主題曲,學生說,好喔,但他的世代聽的是星野源的版本,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Coronavirus:Human Coronavirus, HCoV
「說個跟你剛才一樣冷的小故事,因為 2019 年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可樂娜(Corona)啤酒因為名稱與冠狀病毒(Coronavirus)近似,所以也被熱搜 。」
「喔。我需要知道這個嗎?」
沉默。
「其實人類冠狀病毒(Human Coronavirus)原本之於人類只是一般感冒病毒,如同無名過客,但自從突變出了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冠狀病毒 (SARS-CoV) 和中東呼吸道症候群冠狀病毒(MERS-CoV),在本世紀初強勢出場,震懾了人類,《全境擴散》的傳染病即是以 SARS 為參考,傳播力、毒力、致病力都很強。2019-nCoV 和 SARS-CoV 同屬,相似的病毒以蝙蝠作為自然界裡的宿主,因此研究推論蝙蝠可能也是 2019-nCoV 的起源(註3)。」
「我想到電影裡,最後鏡頭顯示葛妮絲.派特洛工作的公司破壞了蝙蝠的棲息地,強調了文明遭受自然反撲的因果報應⋯⋯但從蝙蝠到人類的路徑有可能中間經過其他動物傳染吧?我家那隻貓主子不會有問題吧?」他雙手搓扭著,好像要使勁做什麼事,不安又興奮的樣子。
「放開那隻貓!現在沒有證據懷疑你家的寵物,WHO 的建議是接觸完寵物後用肥皂洗手。」
Disease control :別忘了 follow 疾管署
你看他仍一臉疑心,於是說:「不然這樣,你可以 follow『疾病管制署-1922防疫達人』FB 粉專或 line 帳號『疾管家』獲取最新資訊。」
Eye protection:護目鏡
「我加 line,但它沒回覆我需不需要用上這個」,他突然從袋子裡撈啊撈,拿出蛙鏡套在臉上。「你看,我準備了。」
「呃,除了洗手、避免接觸口鼻眼和戴口罩外,一般民眾所接觸的環境,其實不特別需要護目鏡。當然,你身為醫事人員,可以參考疾管署的資料,不同單位的防護有不同的建議。」
Face mask:口罩
他打開袋子,秀給我看他包裡一疊疊比紙鈔金貴的存貨,興奮道:「說到口罩,這就是我的專場了,我可是花好多力氣,你知道一般醫用口罩和外科口罩和 N95 的區別嗎?你知道口罩不同的細菌/微粒/病毒過濾率以及呼吸氣阻抗的效果是怎麼防止感染的嗎?還有飛沫(droplet)和生物氣溶膠(bioaerosal)的生成和大小⋯⋯(註4)」
「你充滿對知識的狂熱是不錯啦,但現在已經是實名制配給口罩了耶,可以參考藥局口罩採購地圖,或查詢口罩供需平台,根據你的身分證末碼每週在適合的日子去附近藥局領取。」
「醫用口罩符合衛福部許可證號和 CNS 國家標準檢測(CNS14774 醫療器材許可證,或其他 CNS14775、CNS14777)以及 BFE(細菌過濾率)標章口罩,不是要擋小小的病毒本身而是要擋飛沫。N95 的話,不是第一線的醫療工作者,也不是確診病例的照護者家屬,其實正確使用醫用口罩就很夠用了,因為 N95 很難久戴,因為不適應而戴不好、反覆穿脫、一直用手去調整觸碰表面,反而更無法防護⋯⋯」
「現在別說 N95 了,連醫用口罩都很缺乏。」你掃過他包包一眼,他捂得緊實。「首先健康的人到空曠通風的地方活動時不需要戴口罩;你若總是宅在家裡,一家子健康,也不需要戴口罩;所以,除了有呼吸道症狀或發燒的人跟其他人接觸要戴口罩,以及原本免疫力較差的慢性病族群也需要口罩,其他口罩需求的優先順序,首先是第一線醫護人員及防疫人員,和⋯⋯」
「我知道我知道,這是一種防洪的概念,要先補好高風險或已出現問題的破口,也能避免自己被大浪波及;或是用軍事化的比喻來說,要讓武器留給前線作戰人員。」
⋯⋯確定或潛伏期病例之共同居住的家人(註5)、確定或潛伏期病例經常接觸的親友或同事也是。是啦,重點是維持更長時間的『無社區感染』,剛才講的,都是會接觸到確診個案,目前是跟團旅遊或接觸武漢之人。而接下來的其他人,基本上是先假定路上會遇見疑似案例,當你跟疑似案例緊密相處(兩公尺內、十五分鐘以上)才比較可能感染,比如因為職業的關係──公共運輸業員工、密閉娛樂場所員工──和其他緣故──到醫院診療或探病者、公共運輸工具的乘客和密閉娛樂場所消費者。」
Gilead Sciences:藥廠(們)的動向
「不要再瞪我了,我的口罩都是工作要用的,我沒有囤積⋯⋯先去忙了掰。」
晚上下班,你收到他傳來的訊息:「目前重症病患的治療視需求以供應氧氣、輸液等支持性療法為主(註6),但《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JM)發表了 Remdesivir 的藥物治療案例(註7)!」
「它才要進到人體臨床試驗中而已呢。根據之前治療 SARS 和 MERS 的經驗也有用上其他抗病毒藥物比如 ribavirin、lopinavir / ritonavir 等等(註8),目前沒有標準療法,詳細適用情況你可以問貴院的感染科專家。」
Healthcare professional:醫療專業人員
「天吶突然覺得我感染科的同事背影如此偉岸,我記得他為了坐鎮醫院,就這樣失去了這個年節。」
「雖然我搞不太懂你的專業是什麼,但你也好棒棒喔。應該說目前為止所有的、所有的人都辛苦了。把你的防洪比喻拿來用,就是為了避免潰堤(感染者數量大爆衝,醫護人員累死),我們和病毒傳染的洪流搶時間,大家一起努力讓水減緩速度進來,不要這麼快進入社區,『預防勝於治療』──防疫人員努力篩檢,公民配合篩檢與隔離等政策,學習並貫徹公衛知識,爭取更多時間讓疫苗和藥物治療的研發──真的得非常努力,而且是要有綿長氣息可以長跑的努力,要給自己喘口氣和鼓勵,才能繼續下去。」
Immunity:免疫力
「懂。其實就還是老話,飲食營養、適度運動、作息正常和保持愉悅心情不要過度焦慮,就是最好的免疫力了。」
「嗯,還可以幫你加一個,放下手機,立地成佛。比起毫無警覺的危險,你是燃燒自己資訊焦慮的危險,健康焦慮已經膨脹過你的理智因應行為了。(註9)」
Journal:期刊與日記
「對啊除了一直等醫學期刊一篇篇冒出來,我也在看 Matters 上整理的疫區日記或豆瓣的個體敘述,我無法離開這些訊息⋯⋯」
「或許你該給自己放個假。比如,寫一些自己的日記?」
「跟你傳訊息就是一種日記吧⋯⋯」
K:確診個案的單位(每千)
「好吧,我也要承認我一直留著一個頁面放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全球武漢肺炎狀態即時地圖,不時刷新,看確診數字蹭蹭蹭地往上飆。」
Leprosy:麻風
最後他回:「在年假時我也看了另一部片,《牠:第二章》(It: Chapter Two),裏頭一個角色的疾病恐懼具現化的形象是麻風病人。武漢肺炎也讓我想到《麻風醫生與巨變中國:後帝國實驗下的疾病隱喻與防疫歷史》,針對目前狀況,該書作者劉紹華也接受天下雜誌的訪問。但我想說的是,武漢人、中國人、或東亞面孔到其他地區已經也將會經歷的事──電影裡過度扭曲麻風病人形象讓人感到老舊而冒犯,但『黃禍』仍然重演,這個詞批判、嘲諷自嘲或是不無認真地在人們心中閃現,都代表了『牠』的歸來。晚安。」
MERS:中東呼吸症候群
你想,或許可以在下一刻驟變之前,緩下來,回望過去的故事,比如《我要活下去:韓國 MERS 風暴裡的人們》。
News:鋪天蓋地的新聞
在這期間,根據他先前的推薦,你不時也會看看報導者的武漢肺炎專題端傳媒的專題中國媒體的深度報導
Outdoor area:偶爾要去放風
「怒脫!來放風!開心!」你在 instagram 上滑到他沒戴口罩,騎在腳踏車上的自拍照,照片下的一行註解。
Prisoner's dilemma & Quarantine: 囚徒困境與隔離
「往好處想,你願意通報 1922、不逃走,不代表你在一種囚徒困境的賽局上犧牲自由,不代表你『輸了』,而是,你和其他隔離者的配合,教我們不至於走向徹底封鎖,和掙扎突破封鎖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角力,或說,不至於走向一種群體和個體撕破臉的狀態。你的貢獻,讓疫情在控制之中,在這裡群體和個體能保有相當信任度,保有治療的資源和機會。」
R0:Basic reproduction number,基本傳染數
「凱特.溫絲蕾在《全境擴散》演的防疫專家,好像剛教完觀眾和其他行政人員關於 R0 的概念,不久就過世了。
想想如果我今天是一隻喪屍,我走出門可以咬一兩個人、三四個人,讓他們也變成喪屍(註10)──R0(基本傳染數)即是,一個感染者平均會傳染給幾個不具 2019-nCoV 免疫力的人。如果平均每隻喪屍無法咬到一個人,那麼喪屍不會增加,疫情會消退。暫時還沒有疫苗或預防投藥,無法從『讓還沒感染的人有免疫力』、『讓一般人得到被咬不會變喪屍』的免死金牌下手;只能增加我們與喪屍的距離──停止上班、上課或管制特定場所之出入;還有,治療並隔離,像我這樣的一隻喪屍。(註11)」
SARS: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
「我知道你在自嘲,但說喪屍也太⋯⋯你有看過紀錄片《穿越和平》嗎?最近看到,想起你的狀況。」
「這段時間,我們好像身在風暴眼中,不知道下一刻會怎麼鋪天蓋地而來。」
Taiwan:台灣
「但是,就在此時此刻,我們仍努力防守著感染數。」
「希望下週、下下週,無論點不點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全球武漢肺炎狀態即時地圖或其他即時地圖看落在 Taiwan 欄位裡的數字,我們能仍夠堅持下去。至少,仍能夠像我們現在這樣,繼續聊這些事,繼續互相關心。」
Umbrella Coporation:保護傘公司
「雖然,心情陰鬱時,會想到若真的是《惡靈古堡》系列保護傘公司病毒外洩那種陰謀論(註12)──真的令人憤怒!」
Vaccine:疫苗
「話說你應該打了流感疫苗了吧?」
「當然。」
WHO: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世界衛生組織
「還有,這些年我們無法參與的世界衛生組織。」
X:發語詞、語助詞、動詞,任何字詞
「講到這裡,就只能罵一聲:X。」
「X 是指什麼?」
「可以是任何字詞,新發明的詞,但要是我少用的髒話。研究提出,這是緩解情緒的一種方法。(註13)」
「科學研究是我們罵髒話的藉口,很好。X!」
「XXX!」
You:你
「你還好嗎?」
「怎麼?」
「我是說,『你』,還好嗎?」
「我 OK 啊。」
「不是,我是說,一直只有『你』啊。」
「什麼意思?不⋯⋯」
沉默。
「是嗎?」你問,「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Zombie:喪屍
沒有人回答你。
「沒關係,你還是你呀。」你說。
你試著振奮起來,點開存在雲端硬碟裡的 paper,「來轉移注意力。」
你翻出了比如這些 paper:
然後,開始敲打著鍵盤,想想,如果,我,今天,是,一隻,喪屍,我,走出門,可以,咬⋯⋯
全文《全境擴散》劇照:IMDb

【註1】:Xie, X., Li, Y., Chwang, A. T., Ho, P. L., & Seto, W. H. (2007). How far droplets can move in indoor environments--revisiting the Wells evaporation-falling curve. Indoor air, 17(3), 211-225.
【註2】:在之前的版本,「完」其實是「手腕的腕」
【註3】:對新型冠狀病毒有興趣的話還可以研讀以下幾篇論文:
Xintian Xu, et al. Evolution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from the ongoing Wuhan outbreak and modeling of its spike protein for risk of human transmission. SCIENCE CHINA Life Sciences, January 21, 2020.
Ning Dong, et al. Genomic and protein structure modelling analysis depicts the origin and infectivity of 2019-nCoV, a new coronavirus which caused a pneumonia outbreak in Wuhan, China. bioRxiv, January 22, 2020.
Na Zhu, et al. A Novel Coronavirus from Patients with Pneumonia in China, 2019. N Engl J Med, January 24, 2020.
【註4】: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這份文件以及這份文件
【註5】:亦可以參考WHO建議輕症的疑似個案居家隔離照護指南: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20). Home care for patients with suspected novel coronavirus (‎‎ nCoV)‎‎ infection presenting with mild symptoms and management of contacts: interim guidance.
【註6】: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20). Clinical management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infection when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infection is suspected: interim guidance.
【註7】:Holshue, M. L., DeBolt, C., Lindquist, S., Lofy, K. H., Wiesman, J., Bruce, H., ... & Diaz, G. (2020). First Case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the United States.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註8】:Momattin, H., Mohammed, K., Zumla, A., Memish, Z. A., & Al-Tawfiq, J. A. (2013). Therapeutic options for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MERS-CoV)–possible lessons from a systematic review of SARS-CoV therap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17(10), e792-e798.
【註9】:關於情緒治理,可以參考芭樂人類學的這篇文章
【註10】:R0 統計上也會受到資料來源、模型選用、疫情發展而有所波動。目前2019-nCoV的R0分析可參考:
Read, J. M., Bridgen, J. R., Cummings, D. A., Ho, A., & Jewell, C. P. (2020).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early estimation of epidemiological parameters and epidemic predictions. medRxiv.
Okba, N. M., Raj, V. S., Widjaja, I., GeurtsvanKessel, C. H., de Bruin, E., Chandler, F. D., ... & Bosch, B. J. (2019). Sensitive and specific detection of Low-level antibody responses in Mild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infections.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25(10), 1868.
【註11】: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9). Current WHO phase of pandemic alert. 2009.
【註12】:這種說法目前沒有足夠證據,有興趣的話可以參考:
Butler, D. Engineered bat virus stirs debate over risky research. Nature News.
Menachery, V. D., Yount Jr, B. L., Debbink, K., Agnihothram, S., Gralinski, L. E., Plante, J. A., ... & Randell, S. H. (2015). 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 Nature medicine, 21(12), 1508.
【註13】:Stephens, R., & Umland, C. (2011). Swearing as a response to pain—Effect of daily swearing frequency. The Journal of Pain, 12(12), 1274-1281.

釀電影除了臉書粉絲專頁,最近也設立了 IG 帳號,以及 [email protected] 帳號,不同平台會以不同方式經營、露出,並提供不一樣的優惠活動,請大家記得追蹤鎖定!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甜寒
甜寒
英國華威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社會學碩士。文字工作者。
本文發佈於
我們知道影癡如你,要的不只是「N分鐘看完一部電影」。《釀電影》有最精心慢釀的深度電影專題,一解你挑剔的味蕾。


20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20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