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大的零下十度:韓國音樂場景探訪實紀 / Unknown하세요!

5
2018-04-18
|閱讀時間 ‧ 約 9 分鐘
1995年Club Drug及Live Club Freebird等公演場在弘益大學周遭陸續成立,捧出紫雨林NellDeli Spice等元祖級大團,更為弘大一帶(홍대앞)貼上硬地文化(Indie)重鎮的標籤,包含地鐵弘大入口站、合井站以及上水站周邊,屬於韓國的嬉皮、龐克、Rock’n Roll就此萌芽,啟動K-Indie行走在喧鬧街區的獨立世代。
二十餘年的起承難以一舉探盡,且談今年一月我們駐足首爾的十個夜晚,那段沒有安排特定行程、有空便往弘大一帶跑的日子。弘大對多數旅客來說是個血拚、吃美食、體驗夜店文化的好所在,但在我們這種只管吃、睡、音樂的異形觀光客眼中,只專心研究該怎麼在蜿蜒的巷子裡快速來回各個公演場。
就讓我們帶著各位親訪展演空間,在一場場公演的縫隙中奔走觀察,實際踩踏在地的音樂地景與發展現況。
弘大各種型態的公演場。Photo source:The Con•vent%2F想像花園%2F幻想溫度

眾人聚首升起「幻想溫度」:複合式文化空間

過去在咖啡廳裡舉行公演、展覽是一件稀奇特別的事,現今多角化經營的複合式空間反而比純公演場流行,位於弘大近郊的「幻想溫度」和「燕子茶房」都屬此例,這種型態多反映在小型空間,吸引更廣泛群眾。
幻想溫度成立近兩年,企劃包括獨立出版物販售、電影放映會、音樂公演、廣播活動等等,每天店內歌單由社長親自挑選,大面白牆平時則放映電影畫面,活動時隨表演變換燈光設計。
不僅跨足各領域,音樂類型在這裡也毫不受限。想聽民謠、搖滾,甚至是嘻哈都可以走進幻想溫度,今年Giriboy的生日派對就在這裡舉辦。誰說文青的空間不能狂歡?現場Beat一下還是強勁帶感。
著迷於這裡的音樂和氣氛,我們三度借用場地採訪,空閒時間就拿來翻閱櫃上雜誌書籍,或和社長聊聊當下播放的專輯、電影,在地下的小小空間裡,感受人情溫度,對藝術的幻想也無限膨脹。

回歸音樂本質:Live Club生存之道

縱使越來越多複合型文化空間產生,弘大周遭不少老字號Club早早以公演做出口碑。如果你只為音樂和酒精而來,鎖定「俱樂部街(클럽거리)」一帶的Live Club就沒問題。
彼此鄰近的Club FF、Evans Lounge、GOGOS2等老牌Club僅提供基本舞台設備(基本,卻不馬虎),頂多再建置少數桌椅和小型吧檯。曾經多角發展的Club Bbang甚至只留下一台冰箱供觀眾小酌;更遠一點的Rolling HallCJ azit則完全沒有額外消費,連出演團專輯都僅用售票窗口販賣。
但維持專業化不代表系統開發停滯,「Live Club Freebird」今年改名「CONVENT」重新開幕。那天親訪社長Skyler,談話前先被內部設計驚艷,挑高天花板、寬闊空間像電影中的地下王國,土木水泥築起暖色岩壁、洞穴,剛好調和了地下室的冷冽空氣。
內部整裝、設備更新之外,淺淺劃分「Live」和「Club」也是CONVENT一大特色,大型拉簾隔開公演場與酒吧座席,以基本消費自由進出,如果想碰碰運氣尋找中意的樂團,只要先點杯酒坐下聆聽,期待挑動你神經的樂聲響起。

想像之上的藝術殿堂:KT&G 想像花園

就算不熟悉韓國硬地,也別把這裡的展演空間想得太不親民,弘大地標之一「KT&G想像花園(KT&G상상마당)」兼顧主流和獨立市場,你可能就曾因為偶像歌手的公演前來。
KT&G想像花園由韓國企業KT&G文化傳播部門成立,觸角已從弘大延伸至首爾論山、春川、大峙等地,明年更將啟動釜山館拓展傳播版圖。弘大館地下三層地上七層的建築內,囊括公演、電影、展覽、教育、設計等全方位平台,並提供藝術工作室與完整設備,明顯看出大企業經營的餘裕。
即使相對擁有大量資源,想讓群眾對藝術產業提起關心的負擔與責任感仍沒減少,除了作為傳遞介質,想像花園每半年推出一部自製電影,並不定期選拔藝術家支援創作、設展。還沒準備好接受Live轟炸的朋友其實到這裡看部電影、展覽,或在一樓商場晃晃尋寶,隨意走逛就能置身於韓國藝術文化之中。
弘大各種型態的演出。Photo source:Unknown하세요!%2F幻想溫度%[email protected]
弘大一帶大大小小的公演場不計其數,你可以選擇事先做足規劃、訂好票準時入場,或是什麼也沒想,兩手空空地在街上閒晃,隨時掏出一張鈔票便能進入Club聽上三、四組樂團,若想邊逛邊聽也非奢望之事,一個個規劃好的街頭演出區每天都有彈唱、舞蹈等實力派素人等待著知音駐足。

一票玩到底,都市叢林的音樂祭:Live Club Day

回溯到2001年,數間公演場串聯起來在每個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五舉行「Club Day」,觀眾只需購買一張門票,就能暢遊主辦方安排好的精采陣容,期間歷經四年斷層,2015年終於再以「Live Club Day」之名重新出發。
新出發的Live Club Day貫徹「一票玩到底」精神,時間表一出爐,樂迷們便可開始仔細研究自己的看團攻略(在市區搞得像衝音樂祭一樣),衡量場館間的距離、演出時間等,運氣好就能一次看到所有愛團,時近午夜之際,部分Club會接續DJ放歌、雞尾酒喝到飽等活動,反正隔天是週末,就讓自己放縱地享受弘大夜生活。
在首爾落腳的第二個夜晚,恰好遇上一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五,同時也是2018年的首場Live Club Day。
我們身為外國人,在網路預售無法提供成年證明,當天需提早到售票處購買現場票,台幣大約七百元的價格換得手環後,就可以照著自己事先排好的行程出發。弘大的地形並不複雜,但小路卻出奇地多,有時早轉個彎、來來回回浪費時間可能就因此錯過幾首歌,畢竟一個月只有一次機會,早點做好計畫也能提高這個晚上的CP值。

Club例行公演:不怕看不到,只怕看太多

如果你安排的行程剛好沒遇上月底也無所謂,弘大數十間Live Club從週三起一路到週末,幾乎每天都有演出,以一萬到兩萬元韓幣(約三百到六百元台幣)不等的入場費即可享受多組樂團接力演出。大部分Club會在入場時詢問你是為誰而來,如果你心有所屬就別害羞直接告訴對方,也可以為喜歡的樂團帶來一點口碑保證。
老字號的CONVENT則稍有不同,社長Skyler平時欣賞日本的展演模式,往返兩地觀察後在CONVENT打造「專場公演」,一場表演至多邀請兩組團體,音樂人和Live Club能提高彼此價值,觀眾也更珍惜久久聽到一次愛團的機會。
不知是否該說我們運氣好,待在首爾不過短短十天,卻遇到兩組愛團Dasutt和The Poles同一天在不同場地演出。為了不留下遺憾,一個平凡無奇的周四夜晚忽然變得像Live Club Day那樣讓人熱血沸騰,這意味著我們再次開啟了一場在巷子裡極速競走的旅程。

來自「街頭」的聲音

常態性的演出不少,因此十天內也看了近十場Live,荷包日漸扁平的情況下,只好空出幾天漫無目的在街上閒晃。
即使錢包空空無處可去,路邊一塊塊由官方規畫的Busking Zone就已足夠吸引人。街頭公演(Busking)如歌唱、不插電樂團或是魔術演出,也常見單獨一人帶著手機、小音箱和麥克風就能一展歌喉,設備雖然簡陋,卻真有不少次讓我們為動人的歌聲駐足觀看。
周末夜晚更常見舞蹈演出,耳熟能詳的KPOP歌曲在街上聚集大量人潮圍觀,甚至可以為演出者累積大批死忠粉絲,雖只是一場街頭公演,卻也將韓國發達的娛樂文化從各個面向完整地縮影。
回到台灣後,下著雨的台北加上強力寒流肆虐,讓人懷念起在零下氣溫依然陽光普照的弘大街頭,難以忘記在那個下大雪的日子。我們的背包滿載從唱片行掃下的專輯,手上還留著公演場入場章,走過稍早人潮聚集的廣場,見它被白雪覆蓋後變得沉寂不少,就像是和我們一起等待,等待下一次地下室傳來的聲響竄入耳裡時再次甦醒。
               【作者介紹】
Unknown하세요! 簡單的一句問候語,帶你探索對韓樂的無限想像力。

【航向聲源的怪物船】是由小樹掌舵、SOSreader協助推行的線上音樂誌。每月皆有固定專題與不定期邀稿,歡迎你與我們一起搭上這艘船,體驗各種音樂新生態。
【精選文章】

編輯:熊編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怪物船
怪物船
一艘選擇航向未知,探索音樂新世界的怪物船。不介意被當成怪咖,也不在意同溫層;渴望破浪,也享受逆風。興趣是不斷發現各種音樂新生態。
本文發佈於
由小樹領軍的線上音樂誌。怪物船上的人們不介意被當成怪咖,也不在意同溫層;渴望破浪,也享受逆風。最大的興趣,是不斷發現各種最有機的音樂新生態。


5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5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