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極短篇】老稚夢

2021/10/2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當她清醒的時候,她看見了花花綠綠的色彩與草地,以及美麗的針葉林。
她有些遲疑,不太明白自己為何會從原本那間窄小的房間,移動到靜謐的森林。
爬起身來,她發現她的是石頭雕成的長椅,但她不覺得硬。長椅很涼爽,很舒服,讓人想繼續坐著,不想站起來。但,清晰,且帶有一點平淡花香味,以及一點點糖色的空氣,她很喜歡。不自覺的,人就離開長椅,朝往森林四周晃蕩;儘管腳步還是有點吃力,但她覺得自己好像跟平常不一樣,變得很有朝氣,很有精神了。
一頭老花鹿從一旁的叢林竄出,她驚訝地退到一旁。但老花鹿只是甩了甩頭,然後向她展示生長在牠背上的小花苞。
她試著靠近,觸碰那些花苞──「碰!」花苞爆裂出彩帶,在她身周起舞。
她好興奮,好開心。她對著老花鹿說了一串話,老花鹿看起來聽不懂。不過,她自己也是。她到底在說些什麼呢?反覆唸誦幾句,她實在是聽不出來。
不管了。
一群兔子樂隊行進森林。牠們打著鼓,吹著喇叭,咬一口掛在頭頂帽子上的胡蘿蔔。
老花鹿在兔子現身後,就跳回到叢林裡,消失無蹤;她本想跟上去,但兔子樂隊卻在不知不覺中將她捲入,使得她不得不跟著牠們一起行走。
在兔子樂隊的帶領下,她離開森林,走向一處風光明媚的山脊;一開始,她感到很害怕,她這輩子從來沒有像這樣走在如此險峻的高山上。可是當她身邊的兔子們開始唱起歌,而她也不自覺得跟著唱起來時,緊張與害怕的情緒就這樣消去了。她覺得自己好勇敢,變得無所不能。
一抵達山頂,兔子們圍繞在她身邊,為她鼓掌。她喜悅的歡呼、尖叫。操著台語的腔調,不斷對牠們道謝。
天很寬,也很藍。她與兔子們一起呆坐在山頂,凝視著天空的廣闊與美麗。
不出門那麼久了,她差點都要忘了:啊,原來外邊的天色,是長這副模樣啊?
老花鹿再次出現。這次,牠帶領水獺,鳥雀,山豬等一干動物,來到她身邊。
動物們帶著各種禮物,比如水果,糖果,花圈,餅乾,與她分享。
升起營火,她高聲唱起拿手的台語歌跟日語歌,逗得動物們歡快得大笑、跳舞。
她好快樂。在邁入年老之後如此漫長的時間,她從來沒這麼快樂過。
天色暗去,然後準備迎來下一次的黎明。
她知道,這是夢。夢,準備要醒了。
起身,她揮手,與動物們告別。與美麗的山景與森林告別。與上頭的天空,星星,月亮,太陽,告別。
下一次,她還要再走出家門,看看外面的景色。

寫這篇,是因為在月初的時候,得知我阿嬤腦中風變得很嚴重了,現在說話幾乎聽不懂她在表達什麼,心智也變得很像小孩子一樣。
我跟阿嬤感情並不是很好,頂多就是回到阿嬤家會問好的程度而已。我從小就很不喜歡阿嬤,因為以前只覺得這個人為什麼總是要對著我笑嘻嘻、一直想逗我開心?後來,長大了,對阿嬤倒是沒那麼討厭了,只是也沒多親近。不論是國中,高職,大學還是畢業,只要回到阿嬤家,就會收到她過度的關愛──儘管很煩,但我們都知道,這就是他們老人家關心子孫的方式。很粗糙,也可能不太討喜,但他們那一輩就是這樣。
自從阿嬤腦中風後,我就開始在想:變成這樣的阿嬤,她的內心世界到底長什麼樣呢?在她的腦海裡,她究竟看到了什麼,才會「換個方式」,跟我們對話呢?
於是,就有了這篇極短篇。
要說是寫給阿嬤,也算是。你們可以把它當作是紀念。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對我而言,奇幻的重要性並不在於它試圖給予人的意義與價值觀;相反的,我只在乎它的幻想與天真,因為就是這樣的虛幻情境滿足了我對想像的美好。 我是Moonrogu,也可以叫我村長,我是對奇幻充滿熱忱的奇幻小說家,我台獨,支持台灣獨立。聯絡:[email protected]
一些輕鬆寫的小說。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