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永遠放不低重建大台的念 | 盧斯達 — v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