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經濟圈:藍店扮黃很好 偽黃亦由它發展

盧斯達
盧斯達
本文發佈於已獨不回
7
2019-12-19
|閱讀時間 ‧ 約 5 分鐘
搞國民經濟,特區高官反對、政協反對、高級五毛反對、經濟學者反對。通則:社賢達反對的,都是好東西。一個人,一個黨,一個軍隊,或者一個學校,如若不被敵人反對,那就不好了,那一定是同敵人同流合污了。如若被敵人反對,那就好了,那就證明我們同敵人劃清界線。若果敵人起勁地反對我們,把我們說得一塌糊塗,一無是處,那就更好。
不過執行的問題一定很多。一個大眾議程,必然完全折射大眾的劣根性。現在分甚麼是黃店,已經群魔亂舞。你要知道參與這件事的人,絕大部份是那些在連登開POST說「等埋人權法先,勇武抖抖」、「唔好去支持加泰集會唔係會激嬲美國」水平的信男順女。香港人政治遲熟,喜歡自認覺醒有良知,但其實經驗比起有點閱歷的社運青年還要不如。這點你就不要跟我抬槓,要承認自己是Newbie。
Newbies最喜歡捉鬼,第一次有人講港獨、對衝擊、打警察、放火、氣油彈、裝修,全部都說是鬼,拿著個電話掃掃劃劃就捉鬼,所以一講顏色消費,也變成捉鬼遊戲。所以原來「黃店」現在也「分級」,要別人做了甚麼甚麼才有資格;然後有些又被人說是「偽黃」,因為之前跟過甚麼甚麼藍藝人合照;中途投誠的就更不要說,要清算。
講事實,《美聯社》估計香港有3450億美元的資產聽命於北京,也就是不要以為自己已經勝利。外面還有很多人是可以爭取,包括所謂藍店。香港人不可能消滅他們,就是美心也一樣 (當然教訓他們是很過癮),你必須用複合的市場兼武裝力量恩威並施,teach them a lesson,讓他們看看在香港做生意也要適應國情。
但不是永遠將敵人封鎖起來,因為到頭來可能是你自己被封鎖。整個行動不能成為他們自我動員和組織起來的契機,有藍扮黃轉黃是最好的,就算是佛口蛇心,大伙也要表達接受 (但可能消費順序排到較後),令他們有棄暗投明的誘因。
其他人也轉,買哂兩邊,藍絲就被污染了,要受到黃顧客左右,令他們就算建立經濟圈都要顧兩邊。曹操是帶著一班並不忠心的手下去打官渡之戰,打贏之後召來一班手下,當場燒掉手下寫給袁紹陣營的告密信,以示不追究。曹操只是小勝一仗,但未完全勝利,所以他不清算,還要大方,容下水中的污和魚。
香港的情況沒有曹操百份之一,這個時候玩堅壁清野、捉鬼、翻舊帳,只會重覆某些政黨明明輸到仆街但走去清算人的自滅笑話。黃店分級,馬上就會成為一班挑剔酸民的談資,然後慢慢又變成抓不同、店主黑材料踢爆之類的鬧劇,犧牲要到怎樣家破人亡才可以稱為「黃店」,慢慢就會變成新中國風情:人人都去煽情矯情地找一些「我被共產黨迫害」的東西來標榜,「邊個夠我慘」,其實只需要有基本的憲章和底線,其他就任由發展即可。因為講慘一定有更慘,但那就是不鼓勵Newbies加入。
當你擁有核子彈,你想消滅誰就消滅誰,那就不用談了:但當你不是,那麼就要維持外交,即使是敵人也要拉攏,讓他們跟香港國族暫時統一戰線。
普遍黃絲為甚麼做甚麼都會變成捉鬼大師呢?因為他們必然是支持某些黨或政治人物,在香港現行的體制下,大選採用比例代表制,這是一個令「公共意志」無法建立的制度,在這個制度下要建立「關鍵一席」,選民就像進入不同的邪教受其牧養,堅壁清野,清走異見分子,不符合民主自由,劣幣驅逐良幣,卻是維持小團體穩陣和發展的速成方法。
留意時事的香港人,無不是不同程度的邪教徒。例如在選舉的時候,以不同的「世界末日式想像」催票,如梁家傑的經典例子:不投李卓仁,香港就會無獨立關稅區」);他們對異見和異己,自然也絕不妥協 ,晚至近期的區選,也有人在網上非常激昂地高呼,邊個話投白票/廢票就係鬼﹗所以真是人人心裡面都有一個捉鬼道士。老民主派社會賢達今日仍然認為本土派是鬼 (雖然do i look like i care?),這都是比例代表制行為模式。但如果你的目標很小,只是要拿個立法會議席做到老死就算,香港變成怎樣跟你無關,那就儘管去經營邪教;
但國民經濟圈是不能這樣搞的,要引誘藍店扮黃,還要賺藍絲的錢。因糧於敵,好過自己出哂雞同豉油。在這個過程,他們會感受到壓迫,但由於人類本性上是個奴隸,對「黑色恐怖」會慢慢習慣。隨時有人會裝修,令他們謹言慎行。扮了黃,就立了投名狀,大家就糊塗地拉雜成軍,洗不清了。
藍絲更不是甚麼三貞九烈的人,區議會所謂大敗之後,據說很不滿,但也沒有搞暴動推翻選舉結果,是一班守法公民兼善男信女,所以這些人更要爭取,威嚇之餘,又要好好拉攏,錢當然要賺,而且也是污染他們,使一個「只賺藍絲錢的藍絲經濟圈」無法形成,要不就退而求其次要開托香港愛國者市場,那麼大家對這些親中生意就有由下而上的議價力。
到時西瓜靠大邊,親中人發現要扮香港愛國者才有市場,就扮了,在北京看來則是變節,不變節的在香港也活不下去,那才是真正的堅壁清野。那些政黨思維的說人壞話,是小孩子的社運玩意,不要放落生意和政治之中。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盧斯達
盧斯達
盧斯達,筆名,香港人,一九九O年出生。病態的寫作和閱讀者。比較多人認識是作為政治評論者,本科是歷史系,興趣是前現代的日本。近距離觀察香港本土派和獨派的形成。某程度的存在主義者。
本文發佈於
已獨不回
作為信仰自由和獨立的人,在老大哥復辟和回歸的年代,我們值得擁有更多不受單一金主控制的獨立評論。我的寫作計劃,是我對沒有評論的時代的回應。


7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