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艾德的大腦迷宮
林艾德
林艾德
2020-06-27|閱讀時間 ‧ 約 3 分鐘
10收藏
分享

那些幸災樂禍的人們,從日籍女大生可能在台染疫談起

說我們活在一個變態的社會,就連日籍女大生可能在台染疫這種令人緊張的新聞,竟然都能變成幾家歡樂幾家愁,到底這種「歡樂」從何而來?
「說台灣不安全的都自己人,有哪國說台灣不安全?」By 莊人祥
在一般的人性發展中,人的關懷應該是從自身出發,擴散到你的家庭或群體,再擴散到你生長的土地、民族或是國家乃至於全世界,但在威權心理學中,透過暴力脅迫下的洗腦教育,人的自我消失了,你成為獨裁者或是黨的一部分,你不再為自身、族群或國家考慮,你的功利變得與獨裁者或黨一致
台灣有一代人就是這麼長大的,即使解嚴後,這種教育方式仍留在家庭中傳了下來,許多人在被教育愛這片土地之前,先被教育去恨,從恨日本人、恨共產黨,到現在恨台獨、恨民進黨、恨所有反傳統的價值觀,這種從恨出發的行動正是威權社會的特色之一,是獨裁者用來團結民心最常見的心理動機。
一個健全的社會,行動應該是從愛出發,當你關心這片土地,你才會去理解諸如防疫這種複雜議題;當你關心身邊的人,即使某些價值觀不同,你也會尊重他不同的發展或意見;你會產生責任感,讓你在必要的時刻放棄個人的利益,為你愛的人們做出犧牲。
尊重、理解、責任,當我們說一個人心中充滿愛時,自然就包含了這些元素
但對心中充滿恨的人來說,尊重並不重要,當陳時中強調透過關懷讓有染疫可能的人主動接受疫調時,他們只想著電子手銬腳鐐;理解也不重要,即使指揮中心早已解釋過為何普篩沒有意義,時至今日也已完全找不到重症患者,仍有人認為台灣不是沒有疫情而是沒有篩檢;當然更不用說責任,初期不顧第一線醫護,有口罩就要搶,後期即使沒受疫情影響,根本不符合紓困資格也要盡量騙。
衛福部早已在防疫百日記者會解釋過普篩為何沒有意義
因為是由恨出發而不是由愛出發,他們的重點從來不是如何對台灣好,而是盡量投機、鑽漏洞、傷害施政,所以當日籍女大生染疫的新聞一出,當台灣(在他們所恨的民進黨執政下)陷入危機,對他們而言就是一種「成功」,所以在123位接觸者都驗出陰性時,他們不是鬆一口氣,而是忿忿不平地攻擊政府造假,因為他們的利益是跟黨一致,不是跟台灣人一致,他們不在乎自己的所作所為對台灣是好是壞,只在乎是否能夠傷害到他們恨的人,這種恨意強烈到他們寧願活在充滿病毒的社區,也不願見到他們恨的對象有哪怕一丁點的防疫政績
同樣是監督政府,充滿愛的人提出善意的意見想補上漏洞,從防疫到最近的健保醫材新制、監察院人事案都是如此,但充滿恨的人,只是反覆跳針那些早已被駁斥過的謬論,消耗能量也製造衝突與亂象,如果說國民黨帶給了台灣什麼長遠影響?大概就是威權遺留的恨意吧。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大家好,我是艾德。 最近突然有感,報紙、網路媒體、新聞頻道各有立場,想靠文字評論生活就必須進入他們的體制,無形中也是接受了他們的束縛;方格子則提供了一個新的機會,看看我們能不能擺脫媒體的綁架,透過直接來自讀者的支持,得到真正獨立思考產生的文字,我想努力看看。
編輯精選專題

10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10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