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職考古題】16:性教育這麼辦

10
2019-02-15
|閱讀時間 ‧ 約 8 分鐘
昨天去板橋高中的讀書會。在朋友的推薦下,讀書會的老師們選讀了《懶得教,這麼辦》,我被邀請去一起參加討論,得到許多寶貴的回饋,當然也被問了一些問題。
其中一個問題是「小孩會不會因為使用3C產品,而接觸到不恰當的性知識或相關訊息?」
這位老師提到,她跟孩子一起讀了一本關於AV產業的書,這本書告訴她們,AV產業有許多物化女性的設計,裡面充斥過於誇張誇大的戲劇情節等等。她問我:「有時候會想,乾脆都不要讓他們接觸到算了。」
聽到這個感嘆,我雖然能夠理解為人父母的擔憂與操煩,但還是立刻表達我的看法:「毋通(m̄-thang)啊!!」

不清不楚的禁忌,比邀請更吸引人

耶和華神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 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世記2:7-8,15-16,和合本神版) 耶和華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對女人說:「神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 女人對蛇說:「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可以吃, 惟有園當中那棵樹上的果子,神曾說:『你們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 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 於是女人見那棵樹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悅人的眼目,且是可喜愛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來吃了,又給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創世記3:1-6,和合本神版)
亞當夏娃的故事雖然有點老,但從亞當跟夏娃最後懷孕生了小孩來看,實實在在就是個悲劇。神給了一個禁忌,但沒有說清楚禁忌的後果,只說了「你吃了就會死」這個有點像是「你敢吃我就叫警察來喔」的恐嚇。
“To eat, or not to eat? That is the question.”Lucas Cranach the Elder, Adam and Eve in the Garden of Eden
假如神當初認真而誠懇地和瓦當和夏娃說:「你們要是吃了那果實,以你們的壞運氣看來,妳大概就會懷孕生小孩。生了小孩之後,以台灣的家庭性別分工來看,亞當大概每天都要出門工作,小孩就由妳來照顧,每天不分日夜的把屎把尿、操煩教育問題、因為失去約會時間逐漸夫妻失和、家庭開銷增加、對小孩身體健康前途發展患得患失、五年內再也別想悠閒吃早午餐、走到哪裡都會有一個傢伙一直喊你媽媽媽媽媽媽煩都快煩死……等等等等等。所以我說亞當啊,要帶保險套。我說夏娃啊,即使亞當說他不要戴,妳也一定要要求亞當戴上保險套。」
如果神當時這麼說,亞當跟夏娃至少在偷吃禁果的時候,也會多了一份避孕措施,這世上可能就又少了一位小媽媽了。
不過,這一切也許正是神的旨意與安排,畢竟那個時候的少子化問題是史上最嚴重的(編:不,是根本還沒開始生吧……)。要增加生育率,不做性教育也許是一個很好的對策。

曾經滄海難為水

今年寒假我們辦了一個「戀愛營」,裡面有兩個國中女孩,還有一群三四年級的小毛頭。這兩個群體在「對戀愛的興趣」以及「對性知識的瞭解」這兩個指標上,呈現截然不同的狀態,表列的話,大概是下面這樣:
在我的經驗裡,大多數小孩們在聽到或看到跟性有關的畫面或資訊時,比方說內衣廣告時,會發出一種「矮額」的嫌惡聲。
如果說牽手就會懷孕的都市傳說、一起泡澡會不會懷孕的擔憂、戴兩層保險套會比較保險的生活小智慧(大誤)、外射就不會懷孕的自作小聰明……是性教育缺席的空洞裡成人版本的腦補推理結果,那小孩在看到內衣廣告的「矮額」,可能也經過了小孩版本的腦補。
我曾經去追究那個「矮額」到底是什麼意思,小孩會說「噁心欸」、「那樣不好」、「變態」、「不要講這個噁心的啦」等等。我鍥而不捨地去追問這些描述,發現裡面其實什麼也沒有。小孩雖然回答出一些前後沒什麼邏輯的、破碎的句子,但並不真的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發出那樣的聲音。
你會想到什麼色色的事嗎?
我認為這是許多大人們避諱去談論性的結果,使得小孩一方面少見多怪,而另一方面又在那些不清不楚的部分,做了許多奇奇怪怪的腦補跟推理。
在我身邊許多擁有性知識(至少知道性行為的完整過程)的小孩,就不太會有這樣的反應。
以我們家小孩為例吧,我們曾經帶他去看過一個非常奇妙的展覽。
前一天,我們跟小孩預告我們隔天要去看一個跟恐龍有關的展覽,小孩沒有多問就答應了。當天我們起個大早,搭上火車,找到了FB活動頁上的地址,是一間在小巷子裡的小店。可是當我們準備要拉開門把手的時候,小孩發現門上貼了一張紙:
「未滿十八歲謝絕參觀。」
「什麼!我們大老遠跑來欸!」當時還不太認識字的我們家小孩,搞懂紙上寫的字之後,立刻這樣哀嚎起來。
我們不太甘心,於是在門口鬼鬼祟祟地張望,終於老闆開門出來:「請問你們要幹嘛?」
我跟我家小孩立刻異口同聲說:「我們想要看展覽!!」
老闆(一臉為難):「可是……可是未滿十八歲……。」
他話還沒說完,我立刻強烈表達我們的求知慾,指著我們家小孩說:「他什麼都知道!關於做愛的事情他通通都知道!」
老闆微微笑:「這樣啊,那好啊,我們也是擔心家長的反應啦。」
於是我們就進去了!這個展覽就是「恐龍春宮文物展」。
進到裡面,看著那些藝術品,我們三個人像是見到一個全新的創意世界:怎麼會有人想到這種東西!!
我們家小孩指著一隻劍龍笑哈哈地跟我說:「爸爸爸爸你看!牠在吃這個人的雞雞欸!」
我也哈哈哈地跟他說:「對啊,這個叫做口交。一般來說是不會有恐龍跟人做啦。哈哈哈哈哈。」
小孩:「為什麼要口交啦,好好笑喔。」
我:「其實還蠻舒服的啦,有一天你搞不好會喜歡。」
小孩:「我現在還好,沒有想要。」
像這樣,我們在店裡繞來繞去,看了各種恐龍跟人類、恐龍跟恐龍用各種體位做愛,真是大開眼界。走的時候,我們家小孩帶了一張有各種圖案的泡棉貼紙(對就是那種玩具店用來騙小孩的那種)回家。
看過這麼了不起的東西之後,各種突然出現到我們家小孩眼前的情色廣告根本就「不算個事兒」,他完全沒有去點開的慾望。而穿著內衣的女人,不就是個穿著內衣的女人嗎?有什麼好「矮額」的呢?

明著總比瞞著好

除了我們家小孩之外,我身邊許多接收許多性知識的大小孩子,也都沒有對性行為產生想要嘗試的好奇。
也就是說,性教育未必會讓小孩更想要嘗試性行為,反而可能會因為坦率地討論而沒有讓性變成神秘而誘人嘗試的事情,而讓小孩在還沒有強烈的生理衝動之前,不會因為好奇而去盲目地嘗試。
阿神就沒跟他們討論啊。Hans Memling, Adam and Eve.
而且如果小孩從小就知道性可以是這樣那樣的,對性有廣泛而真實的瞭解,也知道哪些大人是可以談論這些事情的,當小孩接觸到一些他覺得奇怪的、誇張的訊息時,或者他有進一步瞭解的需求時,他就比較可能來找我們商量和討論,讓我們有機會去協助他們取得正確知識。
前一陣子,我問我們家小孩想不想要跟別人做愛,他說:
「不要啊,做愛就有可能會生小孩吧?生小孩就會花我賺的錢欸,還要照顧他,還要陪他玩。我才沒這麼笨。」
嗯,讓小孩取得充分的知識,他們大概就會做出比我們更明智的選擇。(泣)


懶得教》台北國際書展惜惜布道暨簽書大會

2/17 下午4:00 - 4:45;市貿一館D527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盧駿逸
盧駿逸
從2008年開始,我持續待在光合人文/教育工作室的合作式教育場域裡,這是一個師生比大約1:4的教育現場,我陪小孩一起工作的主題包括社會議題、科學、歷史、創作、自助旅行等等。除了陪伴小孩之外,我也和父母一起面對教育上的各種難題,像是自主學習、親子關係、兒童發展困境。
本文發佈於
我和朋友共同分享、推動「合作式教育」的概念,試著建立由父母、小孩與教育者共同合作、建構的教育場域。在這個寫作計畫中,我想要寫下我在教育現場的記錄及相關問題的思考,希望能讓讀者和我一樣,在繁雜的教育/教養現場得到些微的救贖,且保有討論和省思的空間。


10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