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on cover

夏慕聰沙龍

49會員數
1.0K內容數
raw-image

我是夏慕聰,一個說故事的人,主要以小說形式來講故事,出版過《軍犬》、《貞男人》(基本書坊)。會要寫自我介紹,是因為跨平台計畫,平台需要,我就稍微寫一下。


我沒有打算從高中參加漫畫社,踏進同人誌圈開始,這一路太多故事,還不到該寫自傳的時候。我直接從近十年的事講起,畢竟這可能會是我的讀者好奇之處,為什麼二〇一三年黑書再版後,我就沒有再出版任何作品。經歷了生命中的「一二事変」,我是撐著破碎的身心靈將《軍犬》再版的宣傳工作完成,之後我就不太想再出版了。雖然朋友遇到我偶而會催促一下「不趕快出書的話,讀者會把你忘記」,我記得當時我好豪邁地說「那就重新開始,我是夏慕聰——」


二〇一四後,我常常感覺會不會有天我就突然不想寫小說了,就像個人誌2《Petit✖️Peitt》後我就幾乎不畫漫畫了,可能這日很快就來了,所以我寫起了以前想寫的題材,但遲遲沒動作的。像是ABDL(巨嬰褯者)關於尿布跟嬰兒扮演題材的《尿布冒險》、閹割性器的《淨男人》,還有我一直嚷嚷著我最珍惜的主人角色的《阿布先生調教書》。


二〇一七,我再度拿起了沾水筆畫起了貼圖上架,算是為一十代、二十代的少年取得漫畫家身分。同時也是這年年底,擔任編輯的友人詢問起我有沒有其他完成但沒有出版的作品,可否授權IP。所以二〇一四到二〇一七,我幾乎是沉默的作家。


接下來便是《軍犬》短片製作到面世。因為把自己搞得灰頭土臉的情況下,我從台北撤回了中壢,我的起點。不過我相信是大宇宙最好的安排。二〇一九這年,我陸續將《軍犬2》、《鳳凰會》、《dt》等寫了多年的長篇小說完結。雖然肉書(《軍犬2》暱稱,我的作品幾乎都有暱稱)最終是沒有趕在二〇二〇出版,不過我還是有按著我与我的約定,每十年,我要生出一隻新的軍犬,假書《軍犬3,》已經開始了。


二〇二〇,我做了一個實驗性寫作,性轉黑書《軍犬》,將所有角色男女互換性別寫成白書《軍犬♀》。雖然這行為被笑說幹麼搶同人誌題材。總之在黑書白書完成後,黑与白之間還有無窮無盡的灰,抓對廝殺的男主女犬《軍犬X666》我是寫了開頭。


二〇二一年底,我寫了《小湯》,算是為了被我腰斬的《尿布冒險》,重啟一個ABDL故事。而這次野心更大,我想要寫一個男孩成長,國中部、高中部已經完成,目前在大學部努力,這也是我第一部破百萬字的超長篇著作。二〇二二,為了不要讓自己被失敗籠罩,還有網路生態丕変,愈來愈少人留言之類的,我決定經營付費閱讀,我選定了Patreon當作開始,現在二〇二四我在各平台之間遊走,啟動跨平台計畫。


這個自我介紹,算是為了平台方便才寫的。我其實是一個不太講自己事情的人,主要都把生活困頓寫進了小說,約是這樣生活愈貧乏,小說愈富裕。我從男同性恋、男同志的情慾小說,寫到了BDSM、KINKY禁羈類型小說。練筆數十年,我相信還會再進化,未來還有無限可能。


寫了這麼多故事,不過就像那首歌唱著的「有些故事還沒說完那就算了吧」,在生命結束前,不會這麼輕易就算了。


最近算是弄懂了VOCUS沙龍跟房間的系統,把從舊系統轉換成沙龍,那些作品專題直接成了房間的,砍掉,以我現在走的常態、特別、狂熱、夏草連載當作房間名,重新行政工作,雖然我超討厭做行政的,寫小說真的很輕鬆,但是為了跨平台計畫,得努力一下。


自我介紹,好像也沒講什麼就這麼多字了,還真是認識一個人,需要時間。

精選內容

擁有者

1977年生。獨立發行過個人誌,出版著作有長篇小說《軍犬》、《貞男人》(基本書坊)。 以網路連載為小說創作媒介。目前希望能夠增加漫畫方面的創作。 2022開始私夏連載@Patreon,2024開始多平台試驗
追蹤最新動態, 和 49 位同樣興趣愛好的人一起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