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時間,沙電影
沙之尾羽
2020-12-05|閱讀時間 ‧ 約 10 分鐘
4收藏
分享

與人相處會有各種問題,不過切記,千萬別和魔鬼交易!──2020《聲命線索》

同一棟房子,同一間房間,兩個同樣28歲的女子,隱約有著同樣的鬱悶與憂愁,卻身處不同的年份。因為一支老舊的無線電話,使她們開始跨越時空的交談⋯⋯
接下來的內容包含劇透,請斟酌閱讀! 個人建議在完全沒有任何資訊的情況下觀賞最精采!

其實我覺得這部電影在Netflix上的簡介,以及可以找得到的海報資訊,都太直接地告訴觀眾這個過去的女子是連續殺人犯。因為我是在沒有接收任何資訊的前提下觀賞這部作品,某天無聊的晚上,隨意開起Netflix隨便選了一部電影就開始看起來。所以觀賞這部作品的過程中,我是非常投入與享受的。
從一開始看著一個來自過去,一個來自未來,兩個都有著家庭與生活問題的女子,彼此驚奇地分享各自所處時代的有趣小事。以及探索這個靠著無線電話跨越時空的神奇聯繫,在過去的牆上留下痕跡,未來就會出現。如此單純,如此有趣,一段簡單又令人嚮往的友誼,之後慢慢走向失衡,甚至是猜忌與懸疑。過程中開始猜想:會不會這個看似飽受虐待的女子真的有問題?到後來的緊張、刺激與驚恐,真的讓我非常地滿足與過癮。
跨越時空聯繫的題材其實並不罕見,每部作品也肯定有屬於自己的設定,同時會有許多讓人想鑽漏洞的地方,《聲命線索》也不例外。不過這篇文章不打算討論像是為什麼改變後的未來,記憶似乎不會改變?或是結局留下的可能性與懸念,而是來聊聊人與人之間的相處與關係,或者是說一段友誼的建立與發展,以及可能存在於每個人心中的「魔鬼」。
電影的開頭,女主角書妍回老家。關係也是一段需要慢慢走的路。
友誼的開始
每段友誼,每段關係幾乎都是始於共同的興趣、互相的分享,亦或者是兩個寂寞的靈魂終於找到可以說話的對象。書妍與英淑是兩個對自己母親都有心結,生活看似不是那麼順遂開心,又剛好都是28歲的女子。但她們之間卻有著20年的距離,同一個屋簷下的同一間房間的兩人,理應不該在彼此的28歲相遇的兩人,因為房子裡的一個老舊無線電話,而開始了這段原本單純美好,卻走向殘酷驚悚的毀滅關係。
書妍會語帶興奮,甚至是些微驕傲的向英淑分享以及說明未來的科技:「未來的手機可以聽歌、照相,甚至購物還有看影片!」英淑會在牆上描繪自己的手掌讓未來的書妍看了會心一笑。書妍也會播放英淑喜歡的歌手在未來唱的歌,而英淑則會錄下來,變成一捲一捲的錄音帶。她們無法分享、合吃零嘴,英淑天真的將放滿零食的鐵盒埋在樹下,書妍挖出來後只剩一陣難聞的氣味與腐敗,但卻不減分享的樂趣。
或許我們都曾經那麼單純,那麼快樂,沒有那麼多的私心,那麼多的要求,只是想要一點點的陪伴與溫暖。我們因為好奇,因為渴望去了解對方,而去研究對方的喜好,就像書妍讀著關於英淑所喜歡的歌手的書籍一樣。但關係總會發生改變,不會永遠停在一樣的狀態,總會有不同的事情以及心中的小小情緒。
友誼的發展
書妍的父親在一次因為母親出門沒關掉爐火所引發的火災中喪生,而書妍也在小腿上留下了燒燙傷的疤痕。兒時的書妍與父母來看房子,見到孩童時期的書妍,英淑有了一個想法:或許自己能救回書妍的父親。在這樣大膽的假設與實際行動之後,未來果真被英淑改變了,她阻止了火災,給了書妍一個完整的家。
書妍所處的年代,原本荒涼的家頓時明朗起來,她見到思念已久的父親,與母親的關係也不再緊張,一家三口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之後書妍和英淑依舊時不時通著電話,分享著驚奇,看似沒有改變,有的是更深入的了解與美好的友情。但一個有著完整快樂家庭的女孩,和另一個被關在房間,還會被毆打辱罵的女孩,她們終究有著天與地的差異。這樣不相仿、不對等的狀態,為日後決裂埋下了伏筆。
未來被改變,父親依然健在,滿懷感謝的書妍
得知自己真的改變未來,而略微驚訝的英淑
因為一次書妍無法立即回應英淑的電話,而讓英淑非常不開心。這句「書妍,妳在幹嘛?在忙嗎?」雖然看似充滿體貼與關心,好像妳忙沒關西,我稍後再打,實質上卻隱藏著希望對方能放下一切陪伴自己的渴望,以及對方沒有這麼做後心裡的不滿與怨懟。
是不是很熟悉?是的,這也是現實生活中經常上演的橋段。一句「在幹嘛?」、「忙嗎?」,背後是多麼寂寞與無助的求救。撇開電影設定中英淑確實精神上有嚴重的問題需要協助與治療,她也的確是一位強烈反社會的患者,但我想即使換成一般大眾認為在正常不過的「普通人」,也肯定能了解這樣的心思。
我們不該像英淑一樣,要求別人要時時刻刻、立即滿足自己的需求。我們不能在每一次的情感崩潰或有所需要時,渴望都能有人接住自己,而應該一點一點的學習與練習和自己獨處。但是同樣的,我們也不該像書妍,在得知朋友其實是在一個不正常的環境生活,卻將自己的快樂放在最優先,而是該多花一點心思在對方身上。
其實從開頭英淑總是打電話找善希,電話那頭略顯焦躁與瘋狂的語調,在得知對方不是善希後馬上轉為冷漠與不耐,大概可以推論出英淑有點情緒勒索的傾向。電影後來隱隱約約暗示英淑對善希做了過份的事情,也可以知道她的確精神上有點問題,所以後來與書妍關係的發展也可以預料。
即使因為電影情節的關係,角色的個性與狀況是比較極端的,我覺得依然值得我們去思考:我們是否會在情緒來臨時,過度地依賴他人?有沒有造成對方的困擾?知不知道界線確切的位置?而我們又會不會過度關注自己,而不夠關心朋友?身邊有沒有需要陪伴與幫助的友人?
維持一段關係十分困難與複雜,或許也會因為一些外在環境以及兩人所處位置的不對等,狀態的不相同而造成衝突。但我想只要我們能先照顧好自己,再對別人多一點關懷,不要羞於尋找專業的協助,所有情感、關係的問題與發展總有迎刃而解的一天。
英淑,兩人的結果是反目成仇
書妍,不斷改變過去,終在未來對峙的兩人
友誼的結局
英淑與書妍的結局是徹底地決裂,成為互相對抗的仇敵。英淑甚至成為極度瘋狂、可怕的連續殺人魔。但要去聊友誼的結局是非常困難的,甚至用「結局」這個詞本身就不夠適合與貼切。因為現實不像電影總會給我們一個結束,如果說要等到一段關係的結局,也只能在有一方的人生走到盡頭之時,而我們更不可能為自己的人生下註解,也不應該,沒有資格去評判別人的人生。
或許你和這個人吵架亦或是分手,但這不代表未來這個人不會再度回到你的人生。而現在與你十分友好,天天見面,天天膩在一起的人,也難保未來不會有爭執或是別離之時。所以我想關係就是個持續的進行式,何來結局可言。
心中的魔鬼
書妍是和魔鬼交易了,她多麼地渴望父親沒有離開,但我認為她並不是和英淑這個「瘋狂殺人鬼」交易,而是「自己內心的慾望與怨恨」。她的父親過世了20年,但她始終沒有放下,甚至將一切發洩在母親的身上。她認為都是母親當年忘了關掉爐火所造成的悲劇,母親該負全責,並永遠在懊悔痛苦中不能被原諒。後來英淑告訴了書妍,其實她母親出門前是有關掉爐火的,是書妍自己又去把爐火打開才會釀成悲劇,書妍或許有幻謊症
對幻謊症沒有深入了解與研究,在此就不討論。但我覺得當一個人過於執著與怨恨,往往會看不到事情的真相。再者,就算真的是母親忘了關火,我相信她一定極度後悔也一樣悲痛,實在不該如此怪罪。雖然這是人之常情,但唯有放過別人也放過自己才能讓生活前進。當然,有一個機會能改變過去,誰會拒絕?而且這樣的情節設計也是為了推進故事的發展。
英淑身上也有兩點我覺得普通人也都會有的心魔。第一是她救回書妍的父親,看似充滿善意,不求回報,卻在後面威脅書妍調查自己是如何被逮捕時說:「妳該不會已經忘了吧?我救了妳爸一命!」以及告訴書妍其實火災是她的錯時,這麼說了:「喂,妳這個撒謊的惡靈,要我告訴妳一件事嗎?我想妳應該也非常好奇,我很掙扎要不要告訴妳這件事,但總覺得還是該告訴妳才對⋯⋯」
我們總會在與別人的關係發生衝突時,把過去曾經給過對方的恩惠和對方的弱點、痛楚當作利器,以此要脅、傷害對方,這是人性,卻也是我們應該拒絕的魔鬼。
電影開頭,書妍探望生病的母親時,說了非常多刻薄的話
英淑完全瘋狂,開始威脅書妍
結語
《聲命線索》是一部充滿懸疑、驚悚,非常精采的作品。跟著電影劇情不斷反轉與猜測實在非常滿足、過癮。不得不提我覺得這部電影的音效與配樂方面也是非常精采,有時候安靜的讓人屏息,有時候又恰如其分的傳達出當下的氛圍。最喜歡的片段是兩人開心的聊天,嘗試各種事情時,背景音樂是英淑喜歡的歌手徐太志的搖滾樂,太有象徵性,太搭啦!
兩位女主角的演技也非常非常好!朴信惠飾演的書妍漂亮中帶著怨懟,有著天真、快樂,少女的一面;也有悲傷自私的時候;以及拼了命反抗的姿態。全鍾瑞飾演的英淑更不用說,前半段真的會讓人相信,她只是個被繼母虐待的不幸少女,而後半段的兇狠與瘋狂讓人背脊發涼。
這篇文章雖然著重在探討一段關係的演變,但其實這部電影還有很多其他值得討論的地方。像是總是陰森怪異的繼母,總是用驅魔的方式對待英淑,但我想英淑需要的是心理學上的幫助 ( 當然,可能和時代背景也有關係吧 )。不過繼母在碰觸英淑後看到英淑殺人的那些畫面後來也一一成真,是否這就是無可改變的命運呢?更不用說結局給人的無限推理與猜想了,快去好好欣賞這部電影,發表一下自己的想法吧!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只是自己的觀影記錄。但會努力寫出完整的文章!雖然分享總是令人尷尬,卻還是在心裡偷偷希望,有人會喜歡。
編輯精選專題

4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4留言收藏